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这个瞬间,感觉中国动画有救了!

毒舌说八卦 2019-05-26 06:56:09



这位名叫宋彩月的河北籍“北漂”,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对动画行业的憧憬。她的语言简单质朴,并没有将自己的过往工作经验吹得天花乱坠,只是坦诚地叙述着自己当年在小公司里当助理冗杂繁复的工作内容,小到订水、收发快递,大到算工资,她都一直任劳任怨的做着。 



整场面试中,这位女孩所具备的专业能力已经超出了节目人工智能的系统预设。而且,在这里她降低了薪资要求,只为得到一个学习动画专业知识的机会,因为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动画,从她的眼中你能看到对这个行业的热忱。这个瞬间,突然感觉中国动画有救了! 











你可能会很困惑,不就是求职个动画宣传么,至于让这么多高高在上的知名企业BOSS如此喜欢,甚至失态到泣不成声么?但是,如果告诉你中国动画产业的现状,或许你就能理解,当这个质朴的姑娘说着:“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动画为什么要借别人的势来宣传”时,这些在传媒业坚守了这么多年的面试官和主持人有多动容。 






一直以来,对于中国动画,很多中国人自己都不看好。在本土的影视领域,动画片,尤其是动画长片,可能是最有情怀却又最难守住情怀的一个子集。纵观全球的动画市场,从新海诚《秒速五厘米》《你的名字》这样的十年磨一剑之作,到《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的好莱坞鸿篇巨制,动画片早就不是孩子们的专属,完全可以说是,绝大多数成年人的一份执念,不管是创作者还是观众。 




整体上来看中国动画市场,制作成本从最初的小一两千万,到现在动辄六千万,八千万,直到破亿的投资,已经逐步赶上了好莱坞的动画成本。2015年的《大圣归来》是行业的分水岭,一直到《大圣》之前,中国的动画片只有《喜羊羊》《熊出没》这样的低幼作品主宰着市场,没有人敢于掏钱砸向动辄几千万,制作周期(意味着回报周期)超长的动画电影。 


好在当初需要众筹才能拍摄完成的《大圣》终于爆红,导致了投资人重新燃起了对于动画片的信心,《大鱼海棠》的出现似乎更加刺激了投资方的“赌性”,一时之间似乎动画长片的春天终于来了。 





只可惜,对于创作者来说,能否得到市场的青睐竟然如同玄学。更为普遍的残酷现实是,“二八定律”在动画片的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团队成员没日没夜地加班,结果心血凝结而成的作品却票房扑街,一切都成为泡影。在《大圣归来》之后的2016年,无数作品用自己的实例无情打击着投资人的信心:


《小门神》投资1.3亿,票房仅为7867万;《昆塔盒子总动员》投资1亿元,票房仅为1483万;《藏獒多吉》投资6000万,票房148万;《魔比斯环》投资1.3亿,票房92万;《摇滚藏獒》投入了3.3亿,最后仅有3947万的票房……. 





中国的动画产业要想获得成功实在是一个“实力+偶然+背景“的因素,光有实力可能完全不够,缺乏”偶然性的运气“外加能够在方方面面照应上的“背景”,做得再有诚意恐怕还是无济于事。故事讲不好,观众难讨好,资本等不了。


但是很庆幸,在中国动画产业领域还有着像宋彩月这样的年轻人,没有困惑在行业环境的阵痛中,也没有迷失在自我价值短期实现的虚荣里,而是以一个更为谦逊、更为踏实的心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在了“成为自己”的路上。 


我相信,只要有更多彩月一样的人出现,中国的动画产业就一定会走出低谷! 


这样踏实努力的一个女孩,一下子就在节目里俘获了众多老板爸爸们的欢心,就连根本不涉及动画业务的知名律师岳屾山,也放话到会为她留灯到最后。但她最心仪的工作还是光线传媒的动画公司光线彩条屋工作,我们来看看光线传媒代表刘同痛苦流涕的模样,就能知道他有多鸡冻了!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