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我们这样和孩子谈论死亡

爱有方正面管教 2020-08-11 12:40:02




我们努力坚持原创和精选,符合正面教育理念及儿童发展心理学的文章我们才发。是您最值得信赖的专业亲子教育平台。 




怎样和孩子谈论死亡?这真是一个困难的问题。它好像触碰到哲学的内核,却又平常如一场游戏。

 

看看年糕妈妈、灰鸽叔叔、伊森妈妈、奇葩二宝爸这些长于分享育儿心得的自媒体人,怎么和自己的孩子聊这个。

 

有必要这么早开始说吗?

 

儿子3岁半,玩打仗游戏的时候,他拿枪对着我得意地说:你死了!过一会儿又笑嘻嘻来拉我:你又活啦!

 

有时候他也会问,“妈妈,死是什么?”

 

我带他去看过口碑爆棚的皮克斯动画《寻梦环游记》(Coco)。很多影评建议合适带6岁以上的孩子去看,我做好了大不了提前退场的准备,就去了。

 

在电影里,亡灵以骷髅人的形象出现,这是个容易吓跑小朋友的大胆设定。看电影的时候,我哭了3次,小朋友吃光了一包巧克力豆。因为小朋友全程心不在焉(不然我可能会哭更多次),我以为他没看懂,让我没想到的是,连着两个晚上,他都在睡前和我讨论关于死亡的宏大问题。

 

第一天他说:

 

“妈妈,人死了都会变成骷髅人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语重心长地嘱咐我:“妈妈,你要好好活着啊!”

 

第二天,他又说:

 

“妈妈,是不是我们都会死?”

 

再次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慌了,带着哭腔说,“妈妈,我怕死!”

 

他终于发现,死不是游戏,是一件真正残忍的事。

 

死亡教育有必要这么早开始吗?让孩子了解这件事真的有帮助吗?

 

我相信是的。孩子如何建立自己对死亡的认知、感受,这种影响,可能陪伴他终生。

 

老实说,真正残忍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安慰都是无力的,逃避只是阴影的开端,不如拿出勇气来,只是实实在在地,接受,以及感受。

 

鼓励孩子说出自己的感受,你可以哭、可以悲伤、可以困惑,但你终会因此前进。

 

同样是怀念死去的亲人,和我们肃穆的清明节不同,电影《寻梦环游记》里的墨西哥亡灵节,就像一场盛大的嘉年华派对,在迎接亡灵回家的那一夜,人们唱歌、跳舞直至天明。

 

当人们能坦然接受死亡存在之后,就会开始思考,如何更好地生活。

 

当我的孩子带着哭腔告诉我“妈妈,我怕死”的时候,我说:

 

“你还小,爸爸妈妈会爱你,保护你长大、长强壮,长到什么都不害怕。”

 

——年糕妈妈 

 

“怕死”的熊孩子

 

其实直到6岁,我都没直接跟伊森讲过死亡这个话题,但是我知道这是个“怕死”的熊孩子。

 

有一次他生病发烧,半夜4点突然醒来,小脸涨得通红,一量体温41度。他一边喝药,一边喃喃说了句:“妈妈,我是不是生命要走到尽头了?”

 

有时候,他不小心摔了一跤,小手小脚磕破了皮,出血了,他一脸惊恐,焦急地询问我:“妈妈,流血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通常情况下,我只会安慰这个杞人忧天的小孩,告诉他生命没有这么容易结束,“不然,人类早就像恐龙一样绝迹了”。但是随着他长大,我发现他渐渐理解死亡就是不再能活蹦乱跳,就是离开你所爱的和所熟悉的一切——他本能地害怕死亡,知道死亡不是好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他一些“小小的道理”。

 

比如,因为有了死,所以活着才有意义。有了终点,起点才有意义,过程才有意义。你应该确认和肯定自己唯一的一生,因为有死,活着才会显得更加郑重。

 

比如,哪怕真的马上就要死了,或者你爱的人、爱你的人真的要死了,全部的悲伤也无法改变现实,所以,你还是要快乐一点,努力让自己开心地过每一天。

 

还比如,有些危险的事情会导致真的死了,是千万不能做的呢:不能靠近深水,不能玩火,不能爬到窗口,不能乱穿马路……

 

我非常喜欢丹麦绘本作家埃克松的《爷爷变成了幽灵》,打算哪天讲给伊森听。书里描写了小男孩经历爷爷的过世,在他的梦境中,爷爷变成了幽灵,可以随便地穿墙,可以发出“呜啊啊啊啊啊啊……”的叫声,简直太好玩了!但是,爷爷对于变成幽灵这件事却一点也不觉得快乐,他们在一本关于幽灵的书里查到:“如果一个人在世的时候忘了做一件事,他死后就会变成幽灵。”原来,爷爷变成幽灵,是因为他忘记对孙子说再见了:“我忘记对你说再见了,我的小艾斯本!”爷爷对艾斯本说,你要乖一点(但也不用太乖),他们还说好了要时不时地想着对方(不过,不用一直想着)。

 

好好生活,以及学会告别,才是我们最应该教给孩子的。

 

——伊森妈妈 

 

对抗这个字眼最好的武器

 

怯怯地,总不愿提及死亡话题。

 

不忍面对,不愿想象。

 

但,终究是个躲不过的话题。

 

每每陪女儿看催泪弹动画片,小家伙和我一样多愁善感心思细腻,最见不得那些天人永隔的画面,哭得梨花带雨,说:“我不想有一天再也看不到爸爸。”

 

比如迪士尼的《飞屋环游记》,开头那快速闪回的片段简直是神作,短短几分钟,就走到了我的心里。

 

人生仿佛如一张张动图,从孩童到垂垂老矣,从无忧无虑到承受人生的痛。这种痛伴着淡淡的音乐,当失去老伴的老头,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时,我开始偷偷抹眼泪。

 

女儿哇地哭出了声:

 

“我不想再也看不到爸爸,

我不想没人接我下课,

我想要爸爸永远把我举到头顶,高高地飞在天上,

我想……

我不想……

我要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爸爸……”

 

怎么才能用最平和最温暖的方式,以最小的伤害来给一个年幼的孩子,解释死亡这件事呢?

 

我不知道,我没有答案。因为我也无法坦然地面对死亡,或者说,永别。

 

曾经,我也一直被这件事困扰。

 

从小带我的奶奶离世后,我愤懑,咆哮,痛楚,不甘。觉得上天为何如此残酷地惩罚我。无数次在睡梦里遇见奶奶,泪湿枕巾,恨不得一睡不醒,永远都停留在相逢甜蜜的梦境里。

 

我的外公,现在正和病魔做着斗争。但他比我们每一个心痛不已的小辈更坦然,“想到我也许快能去见你们的外婆了,我心里很平静,我很想她。”

 

我忍不住躲在墙角嚎啕大哭。这时我的妈妈为我递了纸巾,“你的外公比我们所有人都坚强,你也要坚强。因为他心中有爱,他很幸福。”

 

后来我终于想通了:

 

相见不如怀念,心中给至亲之人,永远保留那个位置,我们,或许就能坦然面对所有的别离,就好像我们从未分开。

 

于是我对女儿说:

 

“爸爸不会离开你,以后,我也许会换个方式生活在你的身边。有一天,我和妈妈会飞到天上,到另一个世界去生活。

 

你想我的时候,抬头仰望天空,爸爸和妈妈正在那里默默地注视你,保护你。

 

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我们永远在一起。”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抹了抹眼泪,紧紧地抱住我。

 

死亡,的确是面容可怖的字眼。《飞屋环游记》里说:“如果说去旅行去冒险是为了遇见不曾见过的美妙景色,经历不曾想过的充实人生,那么与你的相遇相守就是我能想到的最美丽的冒险。”

 

如果要对抗这个字眼,我想,最好的武器,就是让心中充满爱。

 

——奇葩二宝爸

 

 

孩子给了我一个答案

 

孩子的爷爷去世后,按照规范,我应该满怀爱意地进行一次生与死的知识普及,让孩子珍惜每一秒和家人陪伴的时光,然后指着天空说,你看,爷爷化成了星星,看着我们,保佑着我们。

 

 

如果孩子真的问爷爷去哪里了,这似乎是我唯一的行动指南。为此我还偷偷排练了一下,以免事到临头不自然。

 

然而整场排练尴尬得不得了。首先城市的夜空很难看到星星,其次那些鬼话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宁可整个世界都失去满天星光,也要我父亲活下来。我不需要任何逝去的亲人保佑我,我只愿他们能依然和我聊天、吃饭,甚至于拌嘴、吵架。


 

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事情,当然不能用于去说服孩子。我相信,他也会和我有同样的想法。

 

我想了很多说辞,都被自己一一推翻。 

 

死亡永远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任何祈福和粉饰都无法让人乐于接受它。那些善意的欺骗看起来鼓舞人心,但很可能加剧孩子的疑惑。他一定会不停追问,到底是哪颗星星,直到他发现星星并不会来到人间。

 

我并不知道怎样的回答,能绕开哀伤与思念。

 

孩子一直没有问我。到今天都没有。

 

只有一天早上,他突然说,爸爸,其实我心里很难过的。

 

这不是个问句。没有任何上下文。

 

我说,嗯。我也是。

 

这是一个极其简短的对话。从字面上看,应该完全不能确定他说的是否是父亲。但我却可以百分之百地确信。

 

忙碌与哀伤的我们,无暇陪伴他的我们,黑纱与纸钱,只言与片语,早就把结果告诉了他。

 

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当我在试图绕开哀伤与思念的时候,他也在试图绕开。他即便不完全理解死亡的含义,也能预感到自己的发问,可能会加剧我们的哀伤。

 

我觉得孩子给了我一个答案,它可能和书上说的有点不一样。

 

如果他问我,爷爷去哪里了,我会说,爷爷去世了,我们都很难过。如果你觉得难过,爸爸可以陪你一起难过。爷爷当然不希望我们一直难过,但我们还是可以难过一会儿的。反正他也不知道。

 

哀伤与思念,没有必要去回避,也没有办法去回避。时光终究会让我们一点点接受命运的安排。

 

但哀伤与思念,是我们连接逝者最重要的东西。

 

我们终究都得去触碰它。

 

我也是。孩子也是。

 

然后,再向前便是。

 

 ——灰鸽叔叔


栏目主编:刘璐文字编辑:刘璐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曹立媛

内文图:均为受访者提供



爱有方家长学校

一家专注于家庭教育的研究与教学的机构。

致力搭建家长教育学习、成长平台。

倡导“爱有方•方有爱”。

已帮助超过7000个家庭解决育儿困扰!

在全国上百所学校、幼儿园培训教师、家长上万人。

总校位于广州,在北京、深圳、上海、西安、宁波、青岛、南宁东莞、佛山、泰安、柳州设有分校。

欢迎来电获取免费学习机会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020-37653121


【爱有方教育集团】官网:aiyoufang.cn



最新课程信息

请 长按 识别 下方二维码


【广州总校】

     总校区:越秀区东风东路东峻广场3座31层

     第一分校:天河区体育西路103号维多利广场A2302

     荔湾服务中心:荔湾区花蕾路28号合兴商务大厦316

     天河服务中心:天河区天河南二路丰兴广场

     海珠服务中心:海珠区工业大道北乐峰广场L1-S50

     番禺服务中心:番禺区兴南大道348号招商城市主场3栋912

【北京分校】朝阳区珠江帝景B区201号楼2108

【深圳分校】福田区泰然六路苍松大厦北座507

【上海分校】中山南一路500弄1号丽都大厦2202

【南宁分校】厢竹大道7号TT国际A座10楼1001号

【西安分校】高新大都荟写字楼A座1110室

【青岛分校】市南区香港中路76号

【宁波分校】鄞州区宁穿路1811号金融硅谷10号楼902室

【东莞分校】新世界花园广场二楼A2031

【佛山分校】禅城区祖庙路百花广场6楼

【泰安分校】岱宗大街268号昂立教育3楼

【柳州分校】东环大道101号华林君邸商务会所2楼2-2号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20-37653121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