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1024·经典】经典动画《三个和尚》的“造型师”竟是位住在石家庄的酷老头……

河北音乐广播 2019-06-05 08:06:02

↑点击上图抢先认购

河北音乐广播定制"乐享大米"


对于带娃的70后、80后家长来说,动画片是“一击致胜”的大招。


《小猪佩奇》《熊熊乐园》《彼得兔》……跟着孩子把新片翻来覆看了N遍后,还是觉得自己小时候看的动画片精彩。



《天书奇谭》《大闹天宫》《哪吒闹海》《葫芦兄弟》……国产动画那时真真堪称鼎盛时期,有许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


其中,《三个和尚》绝对占据国产动画黄金时代的一席之地。虽然一句台词都没有,却还是可以凭借风趣幽默的造型和好玩的故事情节,让孩子们哈哈大笑。



《三个和尚》不愧是第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片、第一部在柏林获奖的中国电影(第32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几十年后看依旧风采依然。


三个和尚的造型

是韩羽先生设计的!


三个和尚的设计师,是大名鼎鼎的韩羽先生。



他是著名的画家、书法家,收录20世纪国内美术界顶级人物作品的《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画卷、漫画卷、书法卷、插图卷,卷卷有韩羽。

  

在名人光环的背后,韩羽先生更像一位风趣幽默的邻家大爷。



写文章,他会在一番某某曰之后,来一句“河心撒尿,顺了大溜了”。自己的展览研讨会上,他的开场白是:“老头说话,就像老头撒尿。”

  

他把“推陈出新”说成“是和死人(前人)较劲儿”;把“善于学习”,说成是会“偷”。

  

果然是“真佛只说家常话”,韩羽先生的人质朴、幽默、好玩,用方言说就是“嘎咕”;韩羽先生的绘画、书法稚拙天趣、别具一格。



四川鬼才魏明伦评价他“画如孩儿体”,他画戏、画《水浒传》、画《聊斋志异》、画《红楼梦》、画山山水水、画人生百态……


不管画什么,都线条简单,形象变形,色彩也极为夸张,像孩子涂鸦。


著名作家闻章说他的画,“不会画的人画不了,会画的人也画不了”。


韩羽说,画画就是玩儿,

但要“玩之以恭”


他的画除了表面上的诙谐幽默,细读还有一种精神上的凌厉。 


没错,韩羽先生的作品不仅要看,还要读。


除了是画家、书法家,韩羽先生的文章也写得通透,曾荣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这种通透不仅要学养深厚,还得“活明白了”。



他画画实际上是借画表达他的思想认识,意趣在画外,而且往往出人意料。


比如他画两个西门庆对坐,论“西门庆该不该杀”,一个有头,抱臂而坐、得意洋洋:“试想我上有官府下有帮闲打手,凭他一个草莽汉子怎能轻易动我一根毫毛?”


一个无头,扬臂竖指、不甘示弱:“在狮子楼上武松杀了我是顺于民情,有谁不说杀得好,杀得解气!”

  

一张白纸,韩羽画一个边框,题一行字:漫天大雾什么也瞧不见。白纸立马有了内容,“既有点现代派的意思,又有老庄的意味了”。



坊间流传,20世纪80年代初,韩羽刚调到河北美术出版社任总编辑时,一次单位组织职工看电影,韩羽抢先上了大巴车,占了个靠窗的“宝座”,专为他准备的小轿车空等了半天。


人们传他跟群众“打成一片”,韩羽却说,哪是打成一片,自己是抢座去了。

  

他没有当“领导”的自觉,对于大师、大家之类的恭称也浑不在意。


他为自己最新出版的作品集命名为“涂涂抹抹集”。并题曰:“挥毫弄墨,涂涂抹抹。忽焉兴奋若狂,忽焉嗒然若丧。不计肥瘦,但求抒发。为公乎,未敢说是,为私乎,亦不尽然。前人有言,堪可对号:屡败将军,空挣猿臂,厚颜老女,犹画蛾眉。不待人笑,我先自笑。转而又想,小车不倒照常推,余勇可贾。”



“涂涂抹抹”是韩羽先生的自谦之词,书中收录了他精选的73幅绘画作品和51幅书法作品,皆是得意之作。

 

有他最广为人知的戏画,《单刀会》《盗御马》《女起解》《白蛇传》《失街亭》《打金砖》《四郎探母》《龙凤呈祥》《打渔杀家》《贵妃醉酒》……

  

不同的是,这些戏都别人唱正调,韩羽唱反调。人家是《萧何月下追韩信》,他偏画《韩信月下追萧何》,画面中韩信托着自己的脑袋追萧何,前一追是爱才,这一追是索命,越看越觉得新奇有趣。


△《韩信月下追萧何》


一出《三岔口》,韩羽画过多次,每次都不太一样,但那种自己人和自己人暗夜里打斗的惊险感,都令人捏着一把汗。


△《三岔口》


“耙子与老猪最为默契,一见娇美的女妖精立即酥软弯曲了”,《猪八戒与女妖精》中一柄弯曲的九齿钉耙,就把猪八戒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


△猪八戒与女妖精


绘画还收录了一组红楼人物,画贾宝玉,他选了这位怡红公子祭祀晴雯的场景;画袭人,只有一个擦拭妆台的背影,但镜中那双眼睛让人联想万千。最妙的是《焦大》那幅,一个老头双手被缚于身后,醉眼惺忪,题跋却是“贾府屈原”。


△《焦大》


此外,书中还有一部分韩羽回忆农村生活的作品。


《童年看戏》画了几个小孩踩着板凳透过地板缝戳戏台上演员的鞋底,不知道韩羽先生小时候是否也这么顽皮。


还有举着篮子在牛屁股后等着接牛粪的小孩,两个围着草垛捉迷藏的小孩,以及滂沱大雨中独自在瓜棚思考人生的少年……


△《童年看戏》


让韩羽成名的《三个和尚》,书中只选了一幅。


题曰:“俗谓‘三个和尚没水吃’,又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同为三数,何抑此而扬彼耶?包蕾、阿达亦有同感,相约作美术片自开户牖,让和尚舒一口气。”


跟他后来为《三个和尚》题写的对联——由没水吃到有水吃,看假和尚成真和尚,一样的平白却有味。


△《三个和尚》


韩羽先生的书法更是自成一格,他自题对联:一贯写丑字,偶尔画美人。其实跟《钟馗》一样,也是一种“美哉奇丑”。


而且韩羽先生的书法内容多为生活感悟,文风质朴,每每读来令人赞叹作者的率真和敏锐。以下精选几幅与大家分享——



从韩羽先生的作品中,我们看到最质朴的语言与最纯真的趣味。


这样一位老艺术家住在石家庄,与有荣焉。


为这位老艺术家点赞吧~


猜你喜欢

来源丨河北青年报

编辑丨晓彤

责编丨胡红

监制丨王伟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