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一个好莱坞动画编剧的自白:中国动画水准不落后,但喜欢催进度丨河豚专栏

娱乐资本论 2019-07-06 02:05:19

    

- 河豚专栏 -


不一样的特约记者

不一样的新鲜内容

如果你也有独到的见解,欢迎投稿

也许下一个专栏作者,就是你

邮箱:lmx@ylzbl.com

专栏作者/达伦糕 沈思予


2016年至今,中国动漫行业不仅自身通过资本不断走强,其与海外的合作也在不断增多。

 

一方面,中国动漫企业自身“走出去”能力逐渐加强,国际交流日益频繁,推动开展了一系列合作项目;另一方面,中国市场越发成为海外企业机构关注的重点,国际动漫品牌在华合作投资项目明显增加。

 

好莱坞的动画无疑是世界最高水准,不仅因为其先进的特效,卓越的美术,更是因为其对于故事内容的把握以及编剧的高度流程化,因此中国动画在“走出去”和“请进来”的过程中无疑与好莱坞是走得最近的。

 

小娱在好莱坞无意中结识了一位谙熟好莱坞动画编剧同时与中国动画制作打过10年交道的编剧Dan Wicksman。 他是牛津大学毕业的学霸,但是却已经投入动画剧本创作十余年。除了参与过BBC,环球,迪士尼等动画公司的作品外,还曾经参与过包括《潜艇总动员》,《彩虹宝宝》,《怪奇的虫洞》,《毛毛镇》等大型国产动画,以及与包括韩国,加拿大,墨西哥等15个国家在内合作的动画作品,可谓是一个标准的熟知中国动画制作流程的“好莱坞动画老兵”。


 

惊叹于他丰富的国际经历与中国经验,河豚君特地约他来了一个深度访问,了解他独特背景背后的故事以及一个身处好莱坞的英国编剧与中国同行合作的故事和心得体会。

 

中国动画制作水准并不落后,

但是喜欢催进度,赶时间

 

一个好莱坞编剧是如何与中国动画界产生交集,是通过什么样的机缘?与中国做动画的专业人士合作究竟有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吐槽”的地方,抱着这些问题我们开始了解起Dan的经历。

 

Dan其实很早就开始参与中国的动画片,不仅有中国,还有各个国家包括加拿大,韩国等国的作品,但是他第一次亲身去中国是2017年4月参加在杭州举行的中国国际动漫节,在展会上认识了包括中娱文化以及君舍传媒在内的电视动画制作企业的人,沟通进展顺理,然后Dan就开始参与包括《怪奇的虫洞》以及《毛毛镇》这两部作品。这两部作品都是面向低幼的电视动画长片,预计要等到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与观众见面。


 

“最早的时候我在2008年就开始参与了一部叫《潜艇总动员》的电影,我记得合作方是在中国深圳的一家公司”。Dan向我们讲述了他与中国合作的起点。

 

“当时我还在一家洛杉矶的动画公司工作,是那家公司和中国的公司(深圳环球数码影视)在合作,当时我是美方团队的一员,我当时的上司和我曾经在其他项目上有过合作,所以是她把我拉进那家公司的。这样的现象在好莱坞很普遍,有过合作关系的人或者团队,在其他项目上也会继续合作,甚至还会互相推荐工作机会等等”。

 

Dan向我们确认了一个我们一直以来就有的假设,那就是中国动画与国际的合作时间其实并不短,但是主要集中在电视动画的合作上,而且以往主要是由一些比较大型的国企背景的公司,例如央视和金鹰卫视等来主导,当然也会有一些比较大的民企参与其中。

 

中国动画公司在国际合作中是“常客”,而且为了配合“文化走出去的”的指导原则,一些大型动画始终是朝着国际化的市场目标在运作。

 

Dan告诉河豚君:“我来好莱坞定居已经十几年了,对于动画来说,多国合作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我现在在做的这两个君舍文化的项目明年就会在除了中国,美国之外的许多其他国家,像韩国,法国,墨西哥,加拿大等地方一起播出。中国有不少动画公司经常来找好莱坞的编剧一起写故事,修改剧本等等,因为他们的作品拍出来,配上音之后是需要销往世界各地的”。

 

“中国动画公司大概在十几年前就来找好莱坞的公司或者Studio合作动画,我理解他们在项目策划的时候就是以多国观众为目标;当然,这样的现象也不仅仅是在中国,韩国的许多公司也是以国际化作为他们的目标。”

 

在2017年的时候,曾经盛传一条新闻:央视主导,中美准备合拍《哪吒与变形金刚》。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网友纷纷吐槽这样一个“不中不洋”的题材,为何央视这样的国企还要去找好莱坞来合作?

 

虽然哪吒与变形金刚似乎确实不那么搭调,但是中美的动画合作却始终是一个常态。包括《魔笛奇遇记》,《熊猫与小鼹鼠》,《鸭子侦探》等在内的诸多在中国荧屏上播放的动画电视都有好莱坞的参与,只不过这样的项目因为是针对6-10岁的低幼群体,所以大家并不太熟悉。


童年阴影《鸭子侦探》

 

当然,在国际化的道路上,最大的困难是来自于多国合作下的文化差异以及不同国别之间的团队在磨合上的挑战。

 

“文化差异肯定是有的,但这也恰恰是我们有价值的地方。打个比方,在中国的文化中龙是吉祥的象征,但是在西方语境中就是恶魔,是要被英雄杀死的,所以我记得有一部动画片(Dan向我们展示了一部他曾经参与编剧的动画的海报)有两个反派角色,一开始设计是两条恶龙,但是我建议如果要拍给中国观众的话,最好把他们设计成类似“饕餮”这样的怪物形象,用两条龙并不合适”。

 

没错,Dan准确地发音了饕餮两字。对于他这样来自好莱坞却参与到国际合作动画项目的编剧来说,很大程度上是起到辅助的作用。动画项目的主出品方如果是中方公司,一般都会有自己固定的策划方案和人物情节设计,但是这样的设计却不见得都是符合国际观众口味的。

 

“因为动画的初始概念,就是你们说的IP都是属于出品方的,比如中国的动画,那些原始概念和故事主线都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我的工作往往就是帮助他们把一些动画人物形象,包括情节发展,对话内容等做一个‘国际化’的提升,因为有许多他们的原始概念是不具备国际化的可能的,那我就要来主动增加一些情节或者人物来让作品更有国际化的风格。比如在英文世界中,故事的冲突矛盾更多一些,有的时候情节的高潮部分来得更早,中国的动画剧本就不是这样设计的;那既然作品要面向英语世界的观众,我就会建议将故事的框架设计做出调整。包括我前面说到的通过一些细微的动画片背景设置上的形象调整,也可以起到适应全球观众欣赏口味的作用”。

 

对于国际化中好莱坞编剧的具体职能,Dan彻底打开了话匣子,向我们娓娓道来国际合作中的关键要素。

 

“比如有些设计的搞笑情节和笑话有太强的语言环境的话我也建议可以删掉或者调整,这在中国和美国的动画中都有,一些笑料必须是母语人群才能理解的,我会设法修改那些笑料段子,把他们巧妙地设计成可以让所有不同背景的人群都可以理解的形式;归根结底,还是多靠视觉形象和视觉语言来搞笑或者推动情节,少用话语本身。我之前参与了一部作品我不知道你们熟悉吗,叫《彩虹宝宝》,是一家叫中娱文化的中国公司主导的,然后还有韩国,加拿大的合作方一起参与,那部作品中我的主要工作就是集中在怎么把作品打造得更国际化,让不同国家的儿童看起来都没有障碍”。


 

“还有包括动画片中大街上的商店,可以用英语的招牌,也可以用中文的,但是我一般都会建议用卡通形象来取代文字,比如饭店就放一个汉堡在招牌上,医院就放一个红十字,类似这样,这样就能避免文化差异,毕竟幼儿看动画对于视觉形象是最敏感的,所以用图像取代文字是一个很好的克服语言文化差异的方式。当然,最后出来的不同国家版本都是要配音的”。

 

无论是国产动画,或者是国际动画合作,最关键的因素是“人”,是创作者本身,Dan也并没有回避这一点。我们试图探究中国动画人员和团队在国际合作的大背景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得到的答案总体是正面的。

 

“我们做动画的都喜欢看到事物的积极面,我觉得中国动画团队都很认真,很有才华,毕竟大家都是专业做这行的。无论是给7-10岁的儿童创作故事,还是给8-11岁,很多作品的元素都需要相同的素质,我觉得中国同行的基本素质是过硬的。当然,如果是我参与的那些中国动画作品,很多都是中国主创在把控,主要还是针对中国市场,所以我起到的只是辅助的作用,许多方面的原始概念设计我也没有发言权”。

 

当然,Dan也向我们含蓄地暗示了一些存在的问题。

 

“中国和美国的动画人员区别并不大,毕竟大家都是专业人士,有很多地方都是共通的。要说到真的有区别的话,第一就是中国合作方比较‘急’,比较喜欢赶时间,有一些环节可能在美国会花更多时间来处理,但是中方可能会催我,比如一周之内,一个月之内尽快完成,有时候这在美国可能得花更多的时间才能做好,但是中方就有一种尽快完工的需求”。

 

“这方面的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觉得已经习惯了,而且增加效率缩短时间也不见得总是坏事,有的时候也是因为双方沟通磨合起来比较费时间,毕竟是两个国家的人嘛,所以我也希望他们可以理解,对于剧本打磨上的沟通是必须的,有时候花时间也是难免的”。

 

无关国界:做动画的必备素养是抱有童心,

理解儿童观众以及家长的需求

 

如果说有哪一种影视形式是可以跨越国界的,那么动漫无疑是其中一项。国内动画要运用先进的国际动漫语言讲好中国故事,做到中国故事国际语言,让中国动画被海内外更广泛的受众接受,就必须要从观众的角度来着力打磨优秀的内容。

 

编剧在这个环节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通常动画人容易在创作时觉得让孩子觉得故事好看就行了,忽视了家长们的想法,特别是6岁以下低幼年龄段的少儿观众,家里的电视遥控器掌握在父母手中,所以动画片既要让孩子自己喜欢,也让家长也满意。所以作为一个儿童片的编剧,不仅要有一颗童心,也要有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三观和传播普世价值的信念。


 

Dan最早是在牛津大学学英语专业的,而且是First Class Honor (排名顶尖),但是大学毕业后却坚定地选择了动画编剧这个行业。

 

“没错,我大学毕业之后就选择走上编剧这条路,因为写作没问题,同时本身就是个很有童心很喜欢讲故事的人,所以就选择了这个领域。动画是一种世界语言,只要是孩子,无论是出生在什么样的语言环境,都很快能看懂,因为表达出来的是视觉语言,视觉语言是没有国界的”。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一种表达方式,可以让我始终像一个孩子那样思考;我也曾有机会写成人电影那种剧本,但是写不了,没那个灵感。对我来说儿童编剧是最适合的角色”。

 

不见得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好编剧,而成为优秀的动画编剧似乎需要更多的条件,这样的情况无论在中国还是欧美国家都是一样的。

 

“我在牛津学的是英语,毕业之后也写过不同类型的文学作品,其中剧本是写出来之后最受欢迎的,尤其是动画的编剧,这也算给我指了一条出路,很快我就选择在英国找电影学院继续深造了;编剧之间的竞争还是非常激烈的,我的职业生涯已经见识过太多有才华的编剧因为没有办法一直有好的项目去做而选择转行的“。

 

好莱坞动画编剧的生态:

成熟,合规,但是也得靠人脉

 

好莱坞的动画编剧与中国相比,具有更为合规的特点,各种法律规范,包括版权法,产业管理规定,甚至是工会组织的条例,都深刻影响着好莱坞动画编剧们的职业发展。


 

Dan告诉了我们他与中方项目合作的一些合规条件:“一开始主要是中国和美国的公司合作,然后我作为美方公司的一员参与项目,协议主要是公司层面在签。这几年来我已经开始独立工作,所以很多情况下都是和中方公司签单独合同“。

 

“我在好莱坞有经纪人,主要由他和中方签合同,合同基本都是项目制的,我知道中国有很多的编剧并没有单独的经纪人,这一点在好莱坞是难以想象的“。

 

除了合规性之外,编剧的工资报酬也是影响其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外界可能会认为美国的编剧接中国的“活儿”主要是金钱的原因,就像好莱坞来华的一些大导演和制片人一样,但是真相似乎并非如此。

 

“其实中国动画编剧的报酬还是要比好莱坞这里低不少,但是我并不介意,一来金钱并不是我最在意的部分,二来因为我一直在从事国际动画的编剧,所以在这个行当里有许多了解我水平的朋友,所以我很容易找到项目,比如中国的一些动画片就是他们主动找我或者我朋友推荐的。而且还有一点,中国动画工作其实比较省心,虽然是国际合作,但是进度比较快,比较赶,所以同样的薪酬我花的时间相比在美国要少很多”。

 

“我觉得报酬从来不是我最大的顾虑,主要还是要保持一份童心,做这份工作真的需要能有一个孩子的视角。另外作为国际动画来说,文化之间的差异是必须要注意的,尤其是在编剧环节,好在动画还比较好办,就像我说的,孩子们的差异在那个年纪还是不大的,有许多共通的东西他们都可以接受”。

 

世界一流的特效人员,世界一流的艺术人员,这是好莱坞动画制作给人的印象,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样的印象或许有些片面,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好莱坞的动画行业的生存环境水也颇深,有一些看不到的“内部因素”。

 

“中国的动画行业生态我其实并不是很了解,我一般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参与的作品上,至于好莱坞的话,它的行业生态我还是知道的。好莱坞的生态是比较私密和圈子型的,很多工作和机会都是朋友介绍或者推荐,所以个人的关系以及之前工作经验中积累的人脉非常重要”。Dan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了“关系”两字,这样的环境与中国行业可谓殊途同归。

 

“从大环境来看,因为现在好莱坞有非常多成功的高票房动画片,比如《疯狂动物城》《小黄人》这些,所以整个行业的前景非常好,另外还有越来越多的视频流媒体在涌现,比如Netflix, Amazon这些,他们对于动画内容也有很大需求,这也导致有更多的人在寻找动画相关的工作,所以我们现在的工作竞争挺厉害,做动画编剧的人越来越多了”。


 

“另外在好莱坞的话,工会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编剧工会和动画行业工会是两个组织,有一些编剧两边都参加,但其实所属工会不同,你所获得的报酬比例也不一样,编剧工会的报酬更高一些。比如我曾经参与一部环球的项目,因为我是工会的,所以他们支付给我的薪酬就要按照工会的标准来,但如果我不是工会的,那么他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定价,我是没有太多话语权的,基本只能接受”。

 

作为中国观众,恐怕最熟悉的就是类似迪士尼,梦工厂或者皮克斯这样的厂牌,似乎他们就代表着美国乃至世界的最高水准。作为一名动画编剧来说,是否参与六大的项目,比如迪士尼,梦工厂这样的大片就一定是最佳选择呢?

 

Dan给了我们不一样的答案。

 

“并不是这样,你知道美国报酬最高的动画编剧是哪些人吗?是《辛普森一家》的那些编剧,他们待遇是最好的,因为《辛普森》一直在滚动播出。那些编剧都是编剧工会的,所以他们的条件待遇最好,不仅有工资最低的保障,而且合同规定剧集每播出一次,编剧就会收到相应的分成,那么只要《辛普森一家》一直在不同的电视网和平台上播出,那么编剧就会收到更多的分成。但假设编剧们不是编剧工会的,只是动画行业工会的,那么他们就拿不到那些分成了。所以在好莱坞,工会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存在”。


 

“对我个人来说,我两个工会都参加了,所以问题不大。那么回答你的问题,我个人其实不是太在乎是否有机会参与一部超级大制作,我更在乎的是能否从工作中找到乐趣,从现阶段来说,我很满意我的工作:每天在家穿着睡衣就能写作,就能工作,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的乐趣”。

 

乐趣和童心是Dan在采访中提到最多的词,虽然好莱坞编剧的竞争异常激烈,但是似乎每个人都抱有一份匠心。Dan Wicksman似乎并不满足于他个人现在的成就:“我之前大部分的项目很多都是有中方参与的国际型项目,接下来我希望可以参与到一些100%中国元素的动画项目中,看看是不是会有一些不一样。我很喜欢中国的经验,现在也在学中文,从中国动画现在发展的速度来看,我相信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机会”。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