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谨以此文,献给动画大师高畑勋!

日本设计小站 2021-11-30 12:50:37

后台回复「设计说

日站君会为您推送一条设计物语

365天,365句经典,每天只更新一次哦




生命的记忆

是东映画出品高畑勋执导的

日本动画电影《辉夜姬物语》的主题曲

二阶堂和美作词、作曲并演唱


据日本媒体报道,2018年4月5日(清明节),高畑勋病逝于东京都内的医院,享年82岁。昨天日站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悲痛万分,因为这位大师影响了太多太多的人,经过他之手的动画作品,或直抵心灵、或揭露人性、或平淡如初、或粗茶淡饭。


这位百年一遇的动画大师终究还是离我们而去了,谨以此文缅怀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先生的良师益友,高畑勋。


再见了萤火虫!



高畑勋

(Takahata Isao)


1935年10月29日,高畑勋先生出生于日本三重县伊势市,是日本国宝级动画导演、编剧,和宫崎骏先生齐名。



他毕业于东京大学的法国文学专业,对欧洲电影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他的作品平凡自然地讲述人们的日常生活,而不同于宫崎骏作品那种奇幻绚丽的表达。



相信看过《我的邻居山田君》的朋友们,都能记得,他带给我们的欢乐,是那么质朴,那么纯真。好像就是发生在自己家里一样,主人公是个中年发福小领导,和岳母生活在一起,有两个天真可爱的儿子和女儿,时而和老婆耍贫嘴,抢遥控器,偷偷藏没洗的衣服...生病了也要去工作,为了这个家,加班辛苦,咬咬牙自己抗过去...



高畑勋先生一生留下了太多的经典作品,他总能找到属于自己淳纯自然的风格。2013年,高畑勋用自己一部历时八年的《辉夜姬物语》宣布了自己的归隐。在当时已经78岁高龄的他对媒体表示:“这一次的《辉夜姬物语》耗费了我很多年的精力和时间,我觉得我很难再去完成一部动画作品的创作了,尽管我还有很多创意想去完成。”



在《辉夜姬物语》中,辉夜姬在被来自月宫的云舟接走前,留给了人世最后一句话:这人世并不污秽,它有生有死,循环往复。



还有一部日站君至今不敢再多看一遍的《萤火虫之墓》,有人曾说,动画的表现形式在这部作品中被看成了一种缓冲剂: “如果不是通过手绘动画的形式来缓冲,这对兄妹的悲惨命运简直让人目不忍睹。即便如此,这部影片的致郁效果仍然会让人连续数日难以摆脱。”



虽然《萤火虫之墓》情节过于悲惨和饱受争议,但我还是希望能介绍给大家,推荐这部豆瓣8.7高分的佳作!



“昭和 20 年 9 月 21 日的夜晚,我死了。”



这是电影《萤火虫之墓》的第一句台词,来自主人公“清太”,一位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年。他是已故海军军官的儿子,也是家里的长子,妹妹节子的哥哥。


高畑勋是一名反战斗士,透过《萤火虫之墓》来抒发自己对于残酷战争的悲愤和唾弃,主人公清太和妹妹节子的命运也牵动着每一位观者的心。


日站君看第一遍的时候,是流着眼泪看完的。尽管故事背景发生在二战,离我们有了一定的年代感,但时至今日,世界并不太平,战火连绵不断,仍然有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



在这部电影于1988年上映之后,还发生过这样一个小插曲:导演黑泽明先生看完电影后,感慨万千,写信给宫崎骏,以示鼓励。

宫崎骏收到信后一脸茫然。原来黑泽明先生错以为这部动画电影是吉卜力工作室宫崎骏导演的,其实真正的导演是:高畑勋!


清太和妹妹节子在萤火虫环绕下的经典场景。


影片的背景是二战中的日本。



故事从破旧的车站开场,主人公清太衣衫褴褛,人之将死,嘴里喊着妈妈和妹妹节子的名字,着实听得让人心碎。一个本该过着无忧无虑生活的青少年,却饱尝人间的世态炎凉和战乱带来的无尽恶果。



《萤火虫之墓》是倒叙手法,让我们随着清太的回忆,一起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二战后期,美军对日本本土开始了狂轰滥炸,神户也未能幸免于难。

无数架战机向神户投下了燃烧弹,所有人都不得已弃家逃到防空洞,以求生存。




他背着妹妹,和妈妈兵分两路去防空洞。此一别,没想到竟是最后一别。



再次见到妈妈时,竟是在医院里。

此时妈妈已经奄奄一息,被燃烧弹烧得面目全非,说不出一句话。



为了不让妹妹看到这惨目忍睹的情景,清太决定独自一人陪伴着。



不久,他们的妈妈在闷热的环境下腐烂生蛆,不治身亡,离开了他俩。清太不敢告诉妹妹,只能默默地扛起照顾妹妹的重任。


一个十四岁的青涩男孩带着一个只有六岁的妹妹,开始了亡命之旅。无家可归的他们,不知道未来迎接他们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困难。


然而坚强勇敢的活下去,是目前他们唯一念头。



清太带着小妹去投靠了亲戚阿姨,阿姨介于清太爸爸是海军军官,家境还算可以,勉为其难地收留了他俩,然而她不知道此刻这两位已经变成了孤儿。



一切都重新开始,开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洗衣做饭、打扫家务,无所不用。



六岁的妹妹,正时需要陪伴、需要关怀的年纪。小哥哥穷尽一切办法,陪伴妹妹身边,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度过童年。



清太带妹妹去海边,触景生情,想起了小时候,妈妈带他俩来海边玩的情景,可是往事难以回味,辛酸自知。



好景不长,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毕竟是两个失去双亲没有劳动能力的小孩子,阿姨从一开始的被动接受到最后的鄙视嫌弃。导演让人看到人性真实而丑陋的一面,冷漠的亲情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被渲染的一文不值。



阿姨指使清太去把妈妈过去的衣物变卖,换取大米。



看到那些衣物,清太想起全家合影的场景,让人唏嘘不已。



半夜节子总是哭闹,想妈妈。

可是清太也束手无策,只能默默哄着妹妹,阿姨对小妹夜里的哭闹早已厌倦,不愿与他俩同住,言语中总是百般刁难。


不忍日夜备受侮辱的清太迫不得已,带着妹妹离开了阿姨,搬到了林间山洞里。



带妹妹捕捉萤火虫,想尽办法逗六岁的妹妹开心。



兄妹二人在萤火虫微弱的光照下显得更加亲密而童真。



偶然一日,清太看见妹妹在给死去的萤火虫埋葬。就问她为什么?妹妹回答说是在为妈妈造一座坟墓,因为妈妈没有睡在坟墓里。


原来小妹节子早已经从阿姨那里知道了真相,只不过没有说出来。哥哥清太看到懂事的妹妹,泪水竟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他们每天的食物是比咸稀饭还难以下咽的碎大豆大麦、青蛙干,但兄妹俩依然苦中作乐,制作秋千、捕捉萤火虫...



兄妹二人就这样相依为命,但是战火连绵,食物又十分匮乏,妹妹营养不良,病倒在地,不能像以前一样活泼的玩耍了。



清太只好丢下尊严和信誉,为了弄到吃的,不惜去偷取老农的番茄、马铃薯等,换取妹妹的生命。他还趁人们躲避空军袭击逃离防空洞的间隙,潜入别人家内,盗取衣物和食物。



正当清太再一次偷取食物的时候,被抓了正着,痛打一顿,扭送到派出所,幸好值班的警察宅心仁厚,了解详情后,放了未成年的清太。



羞愧的清太见到懂事的妹妹,鼻头一酸,忍不住再一次流泪。



妹妹节子后来饿到出现幻觉,把弹珠和石头当作食物食用,没有抗住,离开了哥哥。



清太火化了妹妹,把妹妹的骨灰装到了糖果盒里随身携带,开始了孤身一人四处流浪乞讨的生活。

也有了片头那一幕,最终饿死在车站...


还记得节子妹妹在片中说:天上的轰炸机好像萤火虫啊!萤火虫之墓,既是萤火虫的坟墓,也是孩子和希望的坟墓。


战争带走了一切,也毁灭了所有。任何一场战争都没有最终的胜利者,只有无辜的平民百姓。


希望高畑勋先生留下的传世之作,能警醒人们,远离战争,回想二战后,世界并没有太平,战火烽烟四起,越战、朝鲜战争、海湾战争、恐怖袭击、叙利亚内战、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埃及内乱等等...



太多太多值得我们反思和警醒的案例了,也呼吁大家能珍惜这来自不及的安宁与幸福。


30年前他创作了《萤火虫之墓》,30年后他带着萤火虫离开了我们。30年时光飞逝,光阴如梭。不变的是他这对动画的执着和热情,不变的是他反战的决心,不变的是上善若水,大爱无疆!


图注:2015年9月3日,欧洲各大报纸头条都刊载了一幅照片:一名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面朝下趴在沙滩上,仿佛睡着了。男孩名叫艾兰·库尔迪,头一天因偷渡船只超载翻沉而溺亡,尸体随后漂到土耳其海滩。照片拍摄者是29岁的土耳其记者、女摄影师尼吕费·德米尔,多年来她一直在报道难民危机,也拍摄了不少死去的难民。她说,她用艾兰的沉默身体,表达无声的呐喊。这一揪心的画面、人间的悲剧,立刻引发国际社会巨大的震惊。


高畑勋先生,一路走好。




日本设计 驻足细节

喜欢我们的文章就随手转发到您的朋友圈吧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