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80后导演拍剧 想要00后上瘾 中国人的一天

中国人的一天 2019-05-14 13:01:34

第2382期

摄影:大燕网 陈虫儿  编辑:西西

腾讯新闻出品

“我拍的东西不是给80后看的。我们要抓住90后、00后,探索他们的世界,想想他们要看什么。”这是80后导演希龙的口头禅。

80后导演希龙从小在电视台里长大,上大学期间就开始创业办传媒公司,如今他正在拍摄一部迷你都市怪谈网剧,主流观众为90后甚至00后。他的目标是,以惊悚开头,以烧脑为目的,细思极恐的3分钟,做中国最短的网剧。

希龙1983年6月出生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这里也是蒙语的发源地。希龙在蒙语里是正直与豪爽的意思,他也继承了蒙古汉子的热情和奔放。图为希龙珍藏的工作生活照。

希龙说,小时候的锡林郭勒大草原,一米高的草地,犹如麦浪,就像《狮子王》里的场景。老鹰在头顶上盘旋,夕阳西下,一半红的一半黑的。父亲驾驶着红色的吉普在草原上飞驰,长长的影子随车移动。夜晚,和父亲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满天的星星,一颗一颗,感觉天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可惜现在这样的美景已经看不到了,这些都深深地印在了希龙的脑海里,他要把这些美景通过电影的形式拍下来。

身为蒙古人的他,每天都会饮酒,喜欢在小酌中舒缓一下紧张的状态。“奶茶,炒米,奶豆腐,还有隔夜的煮羊肉……吃上几口肉,你自己就想找酒喝。”希龙说。

希龙的父母都在内蒙古电视台工作。父亲喜爱书法,制作文化类节目——把电影翻译成蒙文,再播发出去。这让年少时代的希龙接触了大量的国外电影。别的小孩在看《鼹鼠的故事》,年幼的他自己在看《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图为希龙在街头拍照。

元朝时期的蒙古扩张到荷兰,在东归的时候,欧洲留下了很多蒙古后裔,类似于唐人街。后裔们需要接触信息,国内只有两家对外电视台,一家是CCTV4,另一家则是内蒙古卫视。希龙的父亲就是在电视台负责编译这些节目。图为希龙在自己的工作室楼下。

从小受家庭影响耳濡目染,希龙了解电视台整个体制的运作模式。希龙说,中国的电视台经历了制播分离,从传统的电视信号、到机顶盒、再到现在的互联网数字变化。如果按时间来算,自己已经有15年的资历。

常在母亲那里听到“电视台拨了多少钱买了多少片子”,在父亲那里学到“做什么内容是市场需要的”。别人还在上学学习,希龙自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2004年到山西传媒学院上学,希龙学的是影视动画制作专业。中国的动画产业发展空间很大,但学习中,希龙发现中国的动画片和国外的差100年,是整个工业化的问题。希龙决定自己转型。

21岁的希龙在上学期间开始创业。用希龙的话讲,“别人在找工作,我给别人安排工作。”他的定位是做内容的提供商。

创业时,他先后做过电视节目、动漫、电商,之后就成立传媒公司和影像广告。

化妆品火的时候拍化妆品,玩具火的时候拍玩具,游戏火的时候拍游戏。希龙说,“我们没变,只是客户变了。就像同样的汽车广告,在电视上和网络上是不同的,要让客户感受我们的气质。” 

“大家都拍喜剧片,我们不拍,笑得太多了。我们要抓住90后、00后,探索他们的世界,想想他们要看什么。现在喜剧片是80后的段子,90后不看这个,还要等90后的导演来拍这个吗?那就断片啦!”希龙说。

前些年,希龙更像是制片人的角色,找投资,导演、剧本到组团。整个作品让别人来拍摄,总会觉得很遗憾。重回导演岗位后,他也努力不让个人情绪影响整个团队。

希龙说,培养制片人是公司的方向。他所在的剧组目前一共有六七位副导演,正拍摄的《慎点》第三季从题材和类型上看,其实日本和欧美已经做了20多年,但国内却少有人做。图为希龙给演员讲戏,让他们找到自己的真实感觉,而不是在表演。

片场很累,有点时间就抓紧休息一会儿。

在希龙看来,这部剧是一部耐人寻味的探索作品,人物表现仍是基础,画面标准,但惊悚搞笑另类,“我们要的是‘没想到’、‘会上瘾’,让《慎点》恶作剧成为一种现象。”而剧集也不负众望,两年,240集,目前总播放量已经突破1亿。“我们要做伟大的公司,而不是大公司。”希龙说。(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加入微社区,分享你的故事,你也将有机会成为中国人的一天主人公。)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