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产业观察 | 漫漫求索之中国动画产业

文化月刊杂志 2019-04-22 08:11:54

点击上方“文化月刊杂志” 关注我们





“国漫崛起”的老调初弹于21世纪初,当时各大电视台开始禁止在黄金时段播放境外动画片,以儿童为目标用户的国产动画随之密集出现,虽然收视率及票房居高,但是也逐渐暴露出国产动画产业的不足。十余年过去了,国漫正在崛起或者已经崛起的论调每年都可以成为新闻的热点,但在曾经发誓要为“国漫之崛起而画画”的动画人心中,中国现代动画本为荒土,虽然如今来拓荒的人越来越多,但严格来说仍然尚未发展为成熟而独立的产业。


《大鱼海棠》剧照


国产动画电影“全年龄化”初尝试


“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海里的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他们从海的此岸出发……他们的生命就像横越大海,有时相遇,有时分开……死的时候,他们便到了岸,各去各的世界。”这段玄妙之言来自2016年上线的国产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的开篇,交代的是电影主题和背后的世界观。《大鱼海棠》灵感来源于导演梁璇还是清华大学学生时的一个梦,故事讲述的是掌管海棠花生长的少女椿、本是天神的少年湫和人类男孩鲲彼此间的命运纠葛。这部动画历经12年曲折才得以进入院线,梁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12年里最大的问题还是经费,前期团队几番为创作找钱,进入中期后还无奈得选择过众筹。上映后的《大鱼海棠》,情怀一度成为话题风暴的核心,有人为之欣赏、感动,也有不少人是失望和质疑的。


时隔一年,议论的热度已经不再,有关动画情怀的真假并无定论,但梁璇曾说:“在椿做那些选择前,没有人告诉她代价有多大;在选择做《大鱼海棠》时,也没有人告诉我们这个片子要花12年。”的确,12年光阴,从青年到中年这么久,坚持做一件对国产动画具有开拓意味的事情,假情怀大概并不能支撑他们走完全程。


动画的最后一段独白,“人生是一场旅程。我们经历了几次轮回,才换来这个旅程。而这个旅程很短,因此不妨大胆一些,不妨大胆一些去爱一个人,去攀一座山,去追一个梦……有很多事我都不明白。但我相信一件事。上天让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让我们创造奇迹。”这段话讲的是椿、湫、鲲为爱执着的一生,现在再看何尝不可以是主创回顾12年追逐国产动画之梦的心声呢?若论奇迹,对《大鱼海棠》来说过于言重,前有现象级的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迈出了对国内全年龄化动画电影的尝试性一步,在这之后上映的《大鱼海棠》是对“全年龄化”的又一实践。这一次实践呈现得更加全面,除了在人物造型上的成熟,整部动画中的100多个角色均来自《逍遥游》《山海经》《搜神记》《列仙传》等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志怪古籍;与人物性格各自对应的对联和牌匾均出自佛教心经或古文诗词;人物情感早已经脱离了低幼趣味,极富《逍遥游》中通篇的忘我之境和追求自由的人生观。


《女生宿舍日常》与“She's Girl”品牌进行授权合作


始于梦想成于现实


随着《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的相继出现,国产动画的全年龄化生态正在逐渐形成。对此,相较于动画电影,动画网剧或许更有发言权。因为虽然成人童话正在不断修正曾被低龄化动画霸屏的院线,但是能通过大荧幕与观众见面的动画毕竟太少,网络成为更多国产动画作品面世的首选渠道。


今年10月17日,北京鱼肚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鱼肚白”)出品的《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了发布会,动画人物小斌斌的原型王斌是“鱼肚白”的CEO(首席执行官)和《女生宿舍日常》的主创之一,她在发布会现场分享了制作动画的心路历程,也讲述了为支撑动画创作而进行的种种努力。


“鱼肚白”工作室是一幢三层别墅,面积对一个动画公司来说不算大,其中每个房间被不同的部门使用,王斌甚至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但是这个89年出生的女孩儿对此并不在意,她乐意向记者一一介绍她的团队,最后在一个小房间内坐下接受采访,身后还有团队里的一个主创在电脑前埋头创作。清华大学毕业的王斌是梁璇的师妹,王斌笑说:“我上学的时候老师就给我们看过《大鱼海棠》最初的短片,没想到梁璇一下做了这么多年,我跟他吃过一次饭,但那时候他已经是成功人士了。”王斌和梁璇一样,选择了自主创业做国产动画这条路,《女生宿舍日常》也经历着《大鱼海棠》曾经遭遇的困境。


王斌在2014年创立了“鱼肚白”,合伙人还有一位发小负责宣传以及发行,一位学弟做导演,三个人没想太多,动画公司就这样运营了起来。起初他们也想过做动画电影,因为自认缺乏各方面的积淀,王斌还是决定从动画网剧开始做起,题材就从刚刚离开的校园信手拈来,甚至人物原型都是她本人和朋友,剧名就叫做《女生宿舍日常》。起初的一切都是因为兴趣,创业到一年半时“鱼肚白”的创作团队愈加完善,王斌接到一位学姐的3D商业动画的定制工作,她意识到学姐通过融资的方式养活了看起来单枪匹马的原创工作,想到同样拥有团队、剧本和前期设定的《女生宿舍日常》未尝不能选择融资。于是在2015年12月,“鱼肚白”拿到了天使投资人270万元的投资,自此全面进入原创时期。


第一次融资成功对“鱼肚白”来说无疑是件备受鼓舞的事,但是事实上也只能解决燃眉之急。王斌告诉记者,现在国产动画每分钟的成本高达5至10万,为了兼顾人工成本和宣传发行等,能留给制作的费用十分稀少。所以“鱼肚白”把《女生宿舍日常》的制作成本压每分钟2.3万,若不是恰巧动画选择了偏简约的风格,这个成本控制将难以实现。2016年夏天,“鱼肚白”争取到了第二笔投资,共400万元,《女生宿舍日常》从第一季到第二季主要就是依靠着这两次融资运作。细算下来,670万元对于没有背景的原创动画团队来说仍是杯水车薪,王斌不想再坐以待毙。虽然团队想专心做原创的国产动画,不断自我造血,凭实力获得投资,但是既然进入市场便无法逃避市场的游戏规则,王斌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做了妥协。2017年春天,“鱼肚白”开始自主接收外包工作,以此养活原创动画。


《女生宿舍日常》与“盐津铺子”品牌进行授权合作


成人童话怎样变现


王斌坦言3年多来,资金之于国产动画的问题一直是也是“鱼肚白”最大的问题。2017年5月,《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处在备播阶段,王斌用了大部分精力为“鱼肚白”争取A轮投资,共1300万元。起初一切都很顺利,但是两个半月后因为投资人的条款和投资结构发生改变,这笔款项最终没有谈成,直接导致“鱼肚白”接下来所有的项目计划都被打乱,这其中就包括《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和第三季。当时已值9月,《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定档于10月初上线,王斌尽管难过和受挫,但她只能暂时把融资的事情放下,集中精力投入到《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的盯片、宣传、发行、授权和百家校园巡讲等一系列工作中去。


虽然没能拿到1300万投资对“鱼肚白”而言是不小的打击,但是所幸在《女生宿舍日常》从2016年1月至今近两年的创作时间内,“鱼肚白”形成了一套较成熟的外包路径,既能对接到高校中的后辈,也能与其他专业的动画公司形成紧密的合作关系,“鱼肚白”并不需要耗费过多的人力、物力对外包工作亲力亲为,大部分时间只需要在这个合作链条中做到严格的质量把控即可。这个自给自足的形式“鱼肚白”已经很熟悉,王斌将这套互惠互利的工作方式称为“制作者联盟”,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天真得不愿考虑任何资金问题的动画人了。


面对记者的采访,王斌的态度一直是积极乐观的,但当谈到除了资金以外是否还有其他波折时,她的表情有些暗淡:“其实我们现在正在经历波折,甚至这才是最困难的时候。”王斌坦言,从创业之初到2016年底,虽然做国产动画创作总是要为了生存奔波,但至少创作的环境是自由的。可是在《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相继出现后,一些实力雄厚的在线视频媒体开始关注动画产业,买下了大量的原著版权并公布了动画上线计划。国产动画市场一下子变得前所未有的热闹,但这些热闹却不属于更早进入市场的小型动画公司,比如“鱼肚白”。


所有上线的动画剧集都势必会考虑能否取得的播出平台和流量,这也是剧集是否成功的前提与衡量标准。可是当“鱼肚白”无法保证正在筹划上线的《女生宿舍日常》能够在最佳的播出平台获得入口,又怎么能在与一些大型在线视频媒体竞争中确保流量呢?更何况想要争取的平台本来就属于竞争对手。王斌很无奈,她表示《女生宿舍日常》起初是想要全网播出的,可是如果选择不合作,视频媒体平台也完全有理由不提供好的播出窗口。反之,如果把独家版权卖给某一家视频媒体,也许会获得一个不错的平台位置,但是流量又会比全网播出差。当动画网剧的平台和流量整合一时难以实现“鱼肚白”的利益最大化,王斌放弃了“硬碰硬”的生存方式,她想到打通商业变现路径。王斌和两个合伙人摸索找到了适合《女生宿舍日常》的变现方式——做商品授权,正因为“女生宿舍”是个长久存在的社会现象,丰富的话题性令各类女生用品生产商愿意与相关动画形象合作。授权进行得很顺利,“鱼肚白”终于找到了做原创动画至今最有效的生存之道。正好应验了王斌的那句话:“钱总是要自己赚,我们必须知道如何突围。”


《大圣归来》先导海报


独立动画缘何“孤独”


如果说“鱼肚白”30余人的创作团队在日益充盈的国产动画产业中略显势单力薄,那么另一类更小众的人群大概可以被称为“孤独”,他们是独立动画艺术家,大部分时间他们一个人完成动画创作的全部工序,使作品呈现出极强的个人风格和个人意向。独立动画更像是一种实验,它更多情况下需要独立的思考和审美。


四川美术学院影视动画学院副教授王茜濡就是这孤独群体中的一员,2003年硕士毕业后,她选择留校任教并开始进行独立动画创作。就在王茜濡毕业的前一年,3D动画技术流入我国,在短暂惊叹于新鲜技术的感官刺激后,她开始关注3D动画本身,即动画的语言。在王茜濡看来,动画语言就是创作者想要对观众讲的话,表达了创作者对社会的感悟、期待等多种情绪,“说话”的方式、腔调和途径很关键。这对选择从事独立动画的人来说也是创作的美妙之处。


有关独立动画的定义至今仍有分歧,但在王茜濡的脑海中,如何将动画类型进行划分并不重要,她只是倾向于选择最适合表达个人思想的动画艺术语言而已。如果一定要讨论独立动画的概念,她更愿意将其放在学术的层面来看待,“动画的学术创作往往与主流创作保持一种沉默的疏离,它更苦,但快乐;它更漫长,但永恒;它更低调,但闪亮。”独立动画同样会面临资金缺乏的困境,加之创作工序繁多而创作人员单薄,使之较于所谓的商业动画会耗费更多的相对时间。有时王茜濡也会带领团队共同完成一部动画创作,但助手通常最多只有8人,一般只负责绘制动画中间帧和上色,动画内容与风格还是由她独立把控。以入围第22届德国斯图加特国际动画节的作品《蜕》为例,动画讲述了一个向往都市生活和美好爱情的女孩在无力抗拒的时代洪流面前,遭遇着荒诞和无奈,最终坚守内心深处的美好,摆脱外物纠葛重新找回自我的故事。在王茜濡的创作中,有着两个灵魂的女孩作为故事主角,并不作为女性的能指(声音,形象)而存在,而是一个反映父权社会的符号。全长5分28秒的动画中,表达了拥挤的交通、不安的工作、负面的营销、不忠的爱情等话题,借用女性化的父权体系符号,演绎了一部分被男性价值观主导的城市生活和工作现状。动画中尽是充满指代性的画面,所以在观看影片中的所有物项时,需要观众不仅是欣赏现实存在的对应物,更要通过意识形态分析符号的引申义与其对应的文化层面,从而理解这部独立动画的剧情内涵和创作者的思考。


王茜濡认为独立动画在中国动画产业中具有先锋实验作用,虽然至今独立动画尚未拥有完全的定义,但是这个观点大概与大部分独立动画人不谋而合。独立动画的创作者既需要用极强的专业功底驾驭这种先锋艺术丰富的表现手法,同时与观者的对话研究也成为独立动画新的命题需要。实验与先锋的动画作品往往与大众的审美有一定的距离,正因为如此,它探究真谛的使命感尤为显著,大概这也是有专家将独立动画与商业动画相对看待的原因。


曾经一直出现在电视上的动画片,后来流行于网络的动画剧集,以及越来越多出现在大荧幕上的动画电影,或许在大众心里,商业动画就是动画产业的全部。但必须要承认,游离于动画产业的独立动画是有孤独存在的必要的,它不必为市场做些什么,它本身代表的是产业包容性的体现,也是创作自由的象征。


《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海报


破局有何不可


世界上的第一部动画诞生于1906年的美国,仅20年后中国的万氏兄弟就制作了中国的第一部动画《大闹画室》,与世界动画史上绕不开的迪士尼创作米老鼠的时间几乎同步,可见国产动画起步其实非常早。万氏兄弟后来制作的动画《铁扇公主》甚至还是现代日式漫画的鼻祖手冢治虫入行的原因。国产动画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荣光,只是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因为缺乏市场化操作导致动画创作出现没落趋势,与此同时,大量拥有生动人设、有趣情节和精良制作的国外商业动画进入中国市场,对国产动画产业带来了严重冲击,在动画中曾占据核心地位的传统文化逐渐被忽视,自此动画在国人意识中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低幼、无趣的形象,国产动画自此进一步走向沉寂。到了2010年前后,动画电影愈发盛行,动画产业的发展在中国迎来新时代的发展热情。


纵观国产动画的现代历程,低龄化、制作粗糙、内涵匮乏等是制约其发展的症结所在。破局,是唯一的选择。首先要做的是找回自己的动画语言,提升文化内涵,摆脱中国动画不会讲故事的形象。在2015年8月4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举办的《大圣归来》研讨会上,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景福海已经明确表示,要改变动画片低幼的定位,以新的技术制作出多年龄段,甚至全年龄段的动画片。国产动画电影的全年龄化生态正在形成,动画剧集的多年龄化也是必行之路。


此外,动画产业发达的日本、美国当下进入了行业发展的疲态,部分日本动画导演,如《新世纪福音战士》导演庵野秀明早已开始做独立动画企划,虽然因为独立动画的特质前景不甚明朗,但业界一直在坚持。美国则更为深谋远虑,商业动画王国迪士尼直接创立了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动画专业开设了实验动画和角色动画两科,前者与独立动画非常接近。日本、美国的动画产业因持续发展太久而出现了僵局,通过培养所谓“学院派”的独立动画,以在不同时期寻求到变革方式的经验对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应当存在全新的借鉴意义。商业动画与独立动画之间本就界限不明,未尝不能挖掘更多的可能性,毕竟早到UPA的有限动画,皮克斯的电脑动画,它们前身无一不是独立动画。


《蜕》中充满意向化的一幕







【版面编辑:谯娇】

【微信编辑:田野】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文化月刊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主管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主办

微信名称:文化月刊杂志

微信号:wenhuayuekan1980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