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一部《时间飞船》动画,造就一支90年代的洗脑神曲

长鼻君的怀古橱 2019-05-14 11:15:02

呜哈哈,呜哈哈,呜哈哈啰哈……

请回答,这句歌词来自哪部动画片?估计不等长鼻君问完,你都会抢答了。

遥想二十多年前的中国,播放过一部四十多年前的日本动画,它的名字就叫《时间飞船》。

电视机前的孩子们,被鹦鹉梦梦骗到历史和传说中,和时间飞船一起,寻找缺席六十集的爷爷和虚无缥缈的达不溜宝石。本来一集动画看完,倒是学到不少历史知识,可片尾曲一放,好嘛,又被带到“呜哈哈”的洗脑旋律里去了。

别哼了,先读文章吧……

时间飞船生父的搞笑之路

其实不光在中国流行,“时间飞船”系列在日本受欢迎程度更是惊人。作为日本最知名和最长寿的动画系列之一,“时间飞船”系列至今还在不断推出新作。

在日本动画界,只要提到《时间飞船》及其衍生作品,就不得不说一个人,他就是“时间飞船”系列的创造者,著名的动画导演笹川浩。在日本动画人看来,两者是一体的,笹川浩创造了《时间飞船》,《时间飞船》成就了笹川浩。

笹川浩在日本动画界有个绰号,被称为“动画界的阿钦”。阿钦,也就是荻本钦一,是日本家喻户晓的谐星,如果你看过《超级变变变》,一定会记住那个万年不变的风趣主持人。笹川浩之所以被人比作阿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长相就像是阿钦的亲兄弟似的,另一方面则因为笹川浩同样擅长搞笑。“日本搞笑动画帝王”,是笹川浩的另一个外号。

最初笹川浩完全是个动画的门外汉,他的职业是漫画家手塚治虫的助手。身为漫画之神,手塚治虫创作精力极其旺盛,绘制漫画时事无巨细,许多琐碎的细节工作也要亲力亲为。这反而使得他的助手笹川浩束手束脚,平日的工作只不过是照着大神的指示,在指定的位置涂涂黑,或者贴个网格什么的。

手塚治虫身边的就是年轻时的笹川浩

当时笹川浩居住的地方离国分寺很近。有一天,漫画杂志的编辑对笹川浩说:

“吉田龙夫就住在附近,要不咱们顺便去拜访他一下?”

要知道,吉田龙夫也是著名的大漫画家,他的风格和手塚治虫、藤子不二雄等人却截然不同。吉田龙夫没有手塚治虫那种浓厚的迪士尼卡通片痕迹,画风更加写实而富有造型感。能够见到另一个漫画大神,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笹川浩欣然答应。

吉田龙夫的绘画风格与手塚等人形成鲜明对比

在国分寺的拜访给笹川浩很大冲击,他在吉田龙夫的工作室中,看到了完全不同的分工协作方式。吉田龙夫主笔,二弟吉田健二和幺弟吉田丰治(九里一平),一个负责绘制背景,一个负责撰写故事。三兄弟各司其职,互补互助,与手塚治虫大包大揽的协作方式大相径庭。

观念被刷新的笹川浩,不久之后向手塚治虫提出了辞呈,从此走上独立漫画家的道路。与手塚治虫大多为正剧的漫画不同,笹川浩的理想却是成为搞笑漫画家,《时间飞船》的基调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确立。但当时无论是漫画还是动画,搞笑题材都算不上主流,笹川浩的漫画家之路走得并不平坦。

不久之后,当他再遇到吉田龙夫的时候,他的职业生涯又一次发生重大改变。

吉田龙夫对笹川浩的职业生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此时的吉田龙夫,已经不满足于在漫画界的成就,他想要做动画,把自己的作品让更多人能够看到,于是日本史上最重要的动画公司之一龙之子诞生了,而工作室就在吉田龙夫自己买的鹰之台地皮上。

笹川浩与吉田龙夫再会,告知手塚治虫正在搞他的《西游记》动画片,似乎并不顺利。吉田龙夫则跟笹川浩说了自己对动画片的抱负。虽然此前对动画片都知之甚少,但笹川浩还是被吉田龙夫所感染,决心开创日本动画的新时代,加入了刚成立的龙之子。

吉田兄弟三人在鹰之台建立了龙之子

当时龙之子正与东映商讨合作动画片的事宜,菜鸟笹川浩就这样被送到东映动画接受培训,学习最先进的动画制作技巧。

此前毫无动画基础的笹川浩,在东映终于知道纸上的漫画,是怎么动起来的了——原本他只用两张画就搞定的动作,在动画片里可能要画几百张。工作原理的巨大差异,差点让笹川浩放弃。但他想起这既是手塚治虫的梦想,也是吉田龙夫的梦想时,便认定将来必定是动画片的时代。于是他又拿起画笔,继续动画片的学习之旅。

和笹川浩一同接受培训的还有《小蜜蜂》的导演原征太郎

在东映的培训经历,使得笹川浩迅速成长为龙之子重要的动画人才。从一无所知到业界中流砥柱,笹川浩和龙之子只用短短几年时间,就变成了日本动画界的明星。佳作一部接一部,《赛车手》(马赫五号)、《红三四郎》(勇敢的桑希洛)、《小蜜蜂》……

就在龙之子逐渐确立自己风格的时候,《时间飞船》的出现突然打破了所有人的印象。

有一只小蜜蜂,飞到西又飞到东,嗡嗡嗡嗡……我唱不下去了

差点“凉凉”的时间飞船

1973年,龙之子迎来了公司创立后最成功的的作品《科学小飞侠》,科幻英雄从此成为龙之子动画最大的招牌。与此同时,为了讨论下一季的番剧做什么,笹川浩与吉田龙夫,还有后加入的编剧鸟海尽三,聚在一起开企划会。讨论的主题,最后落在了如何打造一部冒险动画上。

其实龙之子之前已经在《赛车手》上尝试过冒险题材,马赫五号在好几集里都会进入到世界各地的秘境之中,但笹川浩还是觉得差点感觉,想要更进一步。就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平日里钟爱科幻题材的笹川浩向众人提道:

“做个时间机器如何?”

众人一听纷纷叫好,立刻就决定下一部动画的题材就是时间旅行。这样,一个名叫《时间大混战》的企划案启动了。

《赛车手》是龙之子的第一部彩色动画片

前面说过,笹川浩最钟爱的创作题材就是搞笑,因此他所写的企划案中,一改以往龙之子动画英雄硬汉的惯例,无论主角还是反派,都一脸不正经,喜欢搞怪胡闹。

恰好在不久前,日本正流行一部名叫《疯狂大赛车》的美国喜剧片,驾驶闹剧的思路也影响了笹川浩的设计。就这样,《时间大混战》就成了一段开着汽车穿越到世界各地的神话和传说中的爆笑旅程。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科幻加赛车再加搞笑的动画片,却遇到了来自公司内部极大的阻力。原因很简单,这是一部原创动画。

自从手塚治虫将自己的漫画《铁臂阿童木》变成动画搬上电视屏幕后,日本的电视动画一直就沿着热门漫画改编这条路走着。龙之子的老版吉田龙夫本身就是知名漫画家,因此公司的作品清一色都是漫改。《时间大混战》作为不折不扣的原创动画作品,能否获得观众的认可是个极大的未知数。

为了能让自己的企划顺利立项,笹川浩带领一干人做了一段十五分钟的样片。在《时间大混战》的样片中,已经出现了丹平、淳子和三恶人的原型,还有甲虫形状的时间飞船。

这段样片最后仍有一部分被保留了在《时间飞船》中。你有没有注意过,在开场动画的部分镜头里,淳子的头发颜色的金黄色的,而正片里则是墨绿色的,这就是《时间大混战》遗留下的素材。

从金发淳子的表情来看,《时间大混战》的穿越过程极其痛苦

想不到,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样片,交上去之后就没了声音。龙之子的领导和赞助商似乎并不看好这部片子的前景,理由还是那两个——原创动画和搞笑题材。

有个销售私下对笹川浩这样说道:“搞笑动画嘛,有点难呐。”

遭遇冷处理的《时间大混战》,在资料房里凉了一年又一年,整整过了三年,都没有半点动静。

突然有一天,笹川浩接到上级通知,告诉他《时间大混战》就要立项上马了,让他赶紧准备起来,不久就要在电视播出。突如其来的好事,让笹川浩自己也惊讶不已。

原来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一个贵人兼大金主。当时有家制造商名叫高德玩具,正要推出一系列小汽车玩具,在看过《时间大混战》的样片之后,觉得里面正反派驾驶的时间飞船,正好可以助推他们的小车玩具系列。在玩具商的大力支援下,已经冷藏了三年的策划案重见天日,改名《时间飞船》就要登陆荧屏。

几年后高德玩具倒闭了……

三年啊,说短也不短,按现在的番剧产量,都快播了上百部动画,流行文化也早已今非昔比。

三年前,为了赶个时髦,让小观众更容易记住角色,笹川浩给《时间大混战》的男女主角起了个热门偶像的名字。男主角原名叫做五郎,取自当红歌手野口五郎。

而女主角的名字叫做真理,来自当时红到发烫的天地真理。七十年代初,正是日本偶像文化开始萌发的重要时刻,这期间的代表人物正是天地真理。当时天地真理火到连《哆啦A梦》漫画里都要蹭一下热度,现在的什么48、46系,都得称她一声祖师爷。

天地真理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出道即巅峰

三年后,流行的东西早已天翻地覆。因为偶像产业刚刚诞生,大家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过度榨取偶像价值,使得天地真理在短短几年间精神和体力严重透支。等《时间飞船》准备上马的时候,天地真理的人气已经一落千丈,这时候女主角再叫真理的话,恐怕小观众都不知道是谁了。

这个偶像不行,那就换一个呗,这就是偶像经济的残酷现实。龙之子果断采取行动,把女主角的名字从真理换成了淳子,这个名字来自新晋的热门偶像,和山口百惠齐名的樱田淳子。男主角的名字也从五郎换成了丹平。

动画播出结束后不到一个月,天地真理因过度劳累导致甲状腺机能不调入院,从此淡出偶像圈,如今已成为形容憔悴的老妪,孤独一人住在养老院里。龙之子应该庆幸当时没有用真理这个名字。

偶像圈从来都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为反面人物吹锣打鼓

尽管有着玩具商的撑腰,但笹川浩对于《时间飞船》能否成功还是充满怀疑。

果然有不少观众,在看到龙之子将要推出新的科幻动画后,都以为又要出一部像《科学小飞侠》或者《再造人卡辛》这样的硬派英雄作品。当这些人正襟危坐在电视机前,准备等着新英雄闪亮登场的时候,却之等来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和两个容貌丑陋的恶棍,还在那里学着猩猩叫声,大唱什么“呜哈哈”。

这什么玩意儿啊!

某些观众出离愤怒了。他们写信到电视台,义正言辞地投诉《时间飞船》,强调严肃的历史观和文艺创作观——“那样的亚历山大大帝根本就不存在!”

历史岂容恶搞!咦,这种事好想这几年还见到过?

可随着动画的播出,越来越多的观众渐渐接受动画里夸张无下限的搞笑内容,反而觉得动画妙趣横生,纷纷向身边的人推荐观看《时间机器》。

动画片的收视率节节攀升,原本只计划做半年26集,因为观众太过热情,硬是被拉长到了超过一年的61集(国内播出了60集)。公司的资源是有限的,这部片子被拉长了,必然有别的片子要惨遭腰斩,那个倒霉蛋就是《宇宙骑士铁甲人》,原定注销户口本的剧情就这样被“咔嚓”掉了。

宇宙骑士:我有句……不知当不当讲

在《时间机器》高涨的人气中,最受追捧的不是淳子或丹平哥,也不是臭嘴鹦鹉梦梦和傻缺机器人小机灵,而是三个大坏蛋。性感美女约妮大姐,头脑担当格鲁,大力出奇迹法沙,这个三人组合从此成为“时间机器”动画系列的标配。

三恶人组合的高人气,得益于两个重要原因——出色的人设和洗脑的主题曲。

再叫我妖腻大姐试试!

给《时间飞船》做人设的,是现在在游戏圈大名鼎鼎的天野喜孝,也就是《最终幻想》最初的人物设计者。在《时间飞船》做人设的时候,天野喜孝才23岁,当时他的名字还叫天野嘉孝,但从约妮大姐的眼神中,已经看出了将来死鱼眼的不良趋势。

在开始给三恶人画人设的时候,天野喜孝也没有想到过这三个不太像正常坏蛋的反派会火,因此在设计的时候故意加入了一点个人的恶趣味,自以为别人不知道。

或许你在小时候有过这样的疑惑,丹平、淳子和约妮大姐的头上,为什么会有两个奇怪的凸起物。说是帽子样子未免过于奇怪,说是防风镜可这也不是透明的啊。

几十年后,天野喜孝才终于承认,他们头上戴的其实是——女性的胸罩……

低俗,恶俗,庸俗,物化女性,应该举报!举报!

不过最终让三恶人被世人记住的助推器,还要数“呜哈哈,呜哈哈”这首洗脑歌。这首片尾曲在日本动画歌曲史上,也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因为这是日本动画片第一次为大坏蛋写主题曲。从《时间飞船》起,日本动画界掀起了一股为反派歌功颂德的翻案风,后来还相继搞出了美型恶役这种反动设定。

给这首歌作词谱曲的,正是片头曲的作者和演唱者山本正之。其实山本正之能被选中为《时间飞船》写曲也挺惊险的。在试音前一天,他还没有把主题曲想好。眼看就要丑媳妇见公婆,急得山本正之睡不着觉。忽然他听到蓝调音乐灵光一闪,刷刷刷写下了我们所听到的片头曲——等等,这音调诡异的歌哪点像布鲁斯了?

因为《时间飞船》和三恶人实在太火了,使得动画的续作《小双侠》不得不请回原班声优为其配音,里面的三恶人完全就是照搬前作设定。想不到会变身会SM的《小双侠》比《时间飞船》更火,后面又接二连三地做了五部时间机器主题的动画片,三恶人的模样不仅基本没变化,连声优也从来没有换过。

一开始在做《时间飞船》的时候,三恶人的三位配音彼此之间不过是普通的同事,工作室里相敬如宾。随着“时间飞船”系列一季又一季没完没了地做,在后面近十年时间里,每周三人都要重逢一次。冬去春来,彼此的距离感渐渐被打破,三人间的关系到后来竟变得跟老夫老妻似的,还戏称这是一种“腐缘”。

约妮大姐的声优小原乃梨子还配过野比大雄

走进动画舞台的机械设定

对于三恶人来说,还有一样东西是每集必关注的热点,那就是他们又造出了什么奇形怪状的机器,在启动时间旅行的时候,又落下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无论机器的外形怎么样,约妮大姐那张卧佛似的大沙发,总让人觉得这机器坐起来一定差不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时间飞船》也算得上是机器人动画了。独角仙等昆虫外形的主角机,还有每集一换的反派机,让高德玩具赚得盆满钵满。这些机体之所以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是因为做设计的,可是日本机器人动画界大名鼎鼎的大佬——龙之子美术部的中村光毅和大河原邦男。

七十年代的时候,因为玩具商的强力介入,日本机器人动画开始走向繁荣。但是在龙之子乃至整个日本动画业,还没有出现专门设计机体的部门。当时中村光毅领导的部门,是龙之子美术部,没多久大河原邦男也加入了进来。

所谓的美术部,其实就是负责动画片里不能动的那部分,比如道具啦,场景啦。再说白一点,把大河原邦男招进来,其实就是让他画背景。

之前中村光毅曾经接触过一些机械方面的设计任务。《赛车手》里的马赫五号,就出自他的手笔。但直到《科学小飞侠》,身为龙之子美术部部长的中村光毅,才意识到一个专职机械设计师的重要性。而大河原邦男,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中村光毅负责主角机,大河原邦男设计敌机,两人的工作就如此展开了。

著名的殖民星Side 7就出自中村光毅之手

到了《时间飞船》的时候,每集一换的三恶人机体,使得机体设计的工作更加繁重。导演笹川浩是个想象力极其丰富的人,对动画里出现的机体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设想。有一次笹川浩在跟赞助商开会的时候,一边读着企划书,一边想着机体的外形。突然间灵感迸发,这下好了会也别开了,导演脑子里除了机体什么都塞不进了。会议刚结束笹川浩就冲回来,等不及在纸上画出自己的设想。

然而笹川浩的机体设想往往天马行空,如脱缰野马无法控制,这时唯一能把他拉回来的,只有大河原邦男一个人。这不,笹川浩又突发奇想,突然对美术部的同事说:

“我们下一季动画的主角机体,就做成两手拎着外卖箱,脚下骑着独轮车的样子,你们看怎么样?”

面对导演疯狂的点子,美术部的人只能你看我,我看你,什么话也说不出。这时还得大河原邦男来解围,只听他发言道——导演,你要是加独轮车的话,做出来的玩具可就没法立起来的哦,这样赞助商爸爸会买账吗?

笹川浩从此再也不提独轮车的事了。

笹川浩与大河原邦男因为去年龙之子的纪念作《InfiniT Force》再次出现在媒体前

另一方面,中村光毅在最初设计《时间飞船》主角机的时候,却遇到了困难。画了好几稿机体,导演和自己都觉得不满意,尤其是各种动物界的畜生都试了一遍,始终找不到中意的那款。

在做《时间大混战》样片的时候,龙之子公司位于鹰之台的树林里,此刻正值盛夏,办公室里也没有装空调,酷热难耐的动画家们只得把窗门大开。那天晚上,中村光毅正在为迟迟不能定稿的主角机伤脑筋,突然从窗外飞进了一只甲虫。看到这个小昆虫的中村光毅立刻来了灵感,当下决定以虫子作为原型,画出了包括独角仙、蚱蜢、大甲虫在内的机体,又立刻搞出了猩猩头的敌方机体,从此经典造型的时间飞船就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

为了营造出时间旅行的奇妙效果,《时间飞船》还是用了当时非常罕见的电脑绘图技术。在个人电脑还没有普及的时代里,龙之子就在昂贵的工作电脑上,做出了时间飞船令人印象深刻的弯曲折叠效果。这也是日本动画史上第一次使用CG技术。

虽然《时间飞船》在中国播放时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这个CG画面还是让中国小朋友觉得太神奇了。


成功的机体设计和出色的表现效果,不仅让玩具商笑开了花,也让中村光毅和大河原邦男名声大噪。在《时间飞船》播出之后,紧接着续集的计划被排上日程。两人已经感受到机械设计作为一个独立的工种,将会在今后日本动画片的制作流程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两人于当年成立了独立的机械设计办公室,专门从事为动画片设计机体的工作。

日本动画从这一刻起走进了机设时代,大河原邦男也没心思画背景了,一心一意搞起了机器人。到后来更是艺高人胆大,玩起了尬片的伎俩。他一边给夸张搞笑的“时间飞船”系列画机体,一边给另一部硬派严谨的机器人动画做机设。同时进行两部动画的机体设计,非但没有让大河原邦男产出质量下降,反而还诞生了不朽的传奇——

这部硬派机器人动画正是《机动战士高达》。有意思的是,这部片子的美术设计,也就是画殖民星背景的,正是老领导中村光毅。

机体设计一心两用的后果

时间飞船再度起航

作为日本最长寿的动画系列之一,《时间飞船》的热度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这得益于龙之子在之后一年推出了更为成功的续作《小双侠》。这部动画片不仅沿用了前作的原班人马,连押井守这样的老害也以新人身份加入制作团队,你说质量怎能不高?

《小双侠》为“时间飞船”系列增添了不少新要素,并一直被后来的作品沿用。除了初代时间旅行、三恶人、每集换机体等设定,《小双侠》还开创了主角变身,结尾反派受酷刑的新玩法。狗头机体也成了大河原邦男又一代表作。

时间过去了四十年,2016年日本观众又迎来了“时间飞船”系列的最新作品《时间飞船24》。这次最引人注意的,是龙之子携手游戏商Level 5,一起回归系列原点,重新演绎了初代的《时间飞船》,连独角仙的机体造型也在致敬初代。

游戏玩家熟悉的制作人日野晃博,赫然出现在监制一栏里,让人十分期待擅长做小学生游戏的Level 5是不是会出一款《时间飞船》的掌机游戏——然而并没有,除了一款不是Level 5做的手游,其他什么都没有。

算起来,《时间飞船》在中国播出也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当年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初代《时间飞船》的孩子们,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却可能还端坐在电脑或电视前,看着最新的《时间飞船24 逆袭的三恶人》,依然是那么欢乐那么轻松,只不过身边却多了个和当年的自己一样大的娃娃……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