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你是“怪兽家长”吗?香港媒体主编变身全职妈妈后的沉痛反思

钢琴小屋连锁 2019-04-20 10:47:14

她曾是一家媒体的副主编,当上三个孩子的妈妈后,成为全职妈妈。当了妈妈才发现,养育孩子比出一本杂志要难得多。

  她曾希望给孩子快乐的童年,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也变成了怪兽妈妈,督促孩子学习成了唯一的任务,亲子关系也变得极为糟糕……

看起来是不是好熟悉?这就像是我、是你,是我们身边爸爸妈妈们正在经历的一切。而这一切,让我们不敢相信的是,正发生在我们以为会是孩子的天堂的——香港。

从幼儿园就开始背乘法口诀,为了孩子不惜花千万买学区房,以往我们都认为这是内地应试教育制度下的产物,你一定没想到,原来对岸的香港孩子处于比大陆孩子更加水深火热的环境当中。

  为了孩子不落后于他人,在《怪兽家长》作者屈颖妍眼里,香港妈妈一夜间都成了头上长角的怪兽妈妈,督促孩子学习成了他们唯一的任务。再一次忍无可忍将女儿的书包从三楼扔下去之后,她开始了反省。


就让我们跟随这位妈妈,去看看香港的教育现实,也跟她一起反思我们是不是也变成了怪兽家长

  自从有了孩子,屈颖妍就辞掉香港《壹周刊》副总编的职务,当了全职妈妈。她怎么也没想到,对付3个孩子,比办好一本杂志要难得多。

  她说,一到下午4点放学,她就和全香港的母亲一起,变成了怪兽家长,不过有的是大恐龙,有的是小恐龙罢了。

  她眼里,香港的教育就是一场人肉宴,人人都想避席,却人人都要出席;人肉没人想吃,但人人都要吃,一口一口,由苦舌涩脸吃到成为习惯。屈颖妍说,觉得自己就是鲁迅笔下那个吃孩子的女人,伤口在冒血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们。

  于是,她花半年时间写了《怪兽家长》一书。谁知数月就在香港再版了6次。如今这个对付三囡囡的超人师奶成了大名人,在全港各学校举办了几十场讲座。

  香港也掀起一股反思怪兽家长的热潮。很多家长拿着这本书,照镜子般对照自己的行为,问我今天是怪兽吗?

妈妈,为什么你不笑?

  屈颖妍说自己并不是一夜间头上长角成怪兽的。

  在大女儿上幼儿园阶段,她一直很快乐。她帮女儿选的是一家放羊式教育的幼儿园,母女都满意。当时有朋友警告她:你惨了,这家幼儿园的孩子出来,是不识字的。而朋友的5岁小孩已经会写警察了。

  大女儿上小学一年级,她才意识到问题很严重。一年级的课堂,老师不讲乘法口诀,直接布置乘法作业。老师问:谁不会背乘法口诀表?只有她女儿和一个男孩举手。原来绝大多数同学都已经在幼儿园或者课外补习班学过口诀表了。

  在香港,补习班非常普遍,几乎每个孩子都在上。曾有机构做过调查,香港孩子放学后最高补习记录为5个小时。现在连幼儿园的3岁娃娃都上补习班。因为香港的幼儿园只上半天课,很多家长就报两个幼儿园,早上一所,下午一所,一所学普通话,另一所学英文。前一所幼儿园12点才放学,后一所下午1点就上学了。一些家长天天接送,小孩在车里换校服,吃东西。

香港家长最害怕的不是孩子去援交,去吸毒,而是孩子有空闲。有家长说。

  港人把这种现象称作催谷,催着稻谷早早成熟的意思。


  屈颖妍还惊讶地发现,身边的港妈港爹,在港孩上小学前,就打响了持久战货币战。香港的很多小学是名牌中学的直属小学。有的家长不惜斥资数百万港元在名校附近置业;有的家长作好两手准备,报读多所小学,作为孩子未能电脑派位入心仪学校时最后的安全网。还有很多人为了孩子上名校,帮孩子报假地址,做假材料,他们一边教孩子要诚实,一边教孩子说谎应付学校的核查。现在香港很流行这个,为了择校,不择手段。

  上小学如此,小升初更如此。甚至有的家长动了苦肉计、苦情戏。

  一个父亲想女儿进某所名校,但女儿考不上。他四处打听,发现早几年有一个办法是行得通的,就是每天早上家长带着小孩站在学校门口,像秋菊打官司一样。他听说之前有家长连续这样站了两个礼拜,校长就忍不住站出来说,好吧好吧,收你了!

  这家人就商量到底是爸爸还是妈妈带着孩子去好,最后觉得男人带着女儿场面更可怜,决定让爸爸去。他还跟屈颖妍说:你不要把我的故事写出来,不然人人都学我,这招就没用了。这个男人是一家报社的高管,统领一干人马,可他还是要带着女儿站在那里。

  浸在催谷的潮流中,屈颖妍发现自己也慢慢变成了疯婆子。她感慨,带孩子,你的付出和收获是不成正比的。你很努力地叫她,把作业做好啦,她还是鬼画符;你努力了半小时,她还是只写出一个字——真的比上班还惨。直到有一天,她忍无可忍把大女儿的书包从三楼扔下去。

  为了学业,亲子关系越来越差。有一次大女儿问:妈妈,为什么你不笑的?屈颖妍突然醒悟,原来自己真的不会笑了。

  她成了怪兽家长

  她这才开始有系统地做研究,听很多讲座,看很多书,探讨为什么香港的小朋友没了童年,为什么只要你做了家长,就一定变怪兽。她还打算去读教育学位,她发现家长教育其实是一门课,还是硕士课程。

  在不久前的一次讲座上,她问家长们:你最经常对孩子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台下很多家长说:快点快点!快点吃饭,快点做作业!

  美国《读者文摘》曾做过一次调查,访问了亚洲8个地区,30001418岁的孩子,对父母的评价。结果香港父母的得分排名倒数第二,失分的最重要原因是父母没有时间与孩子沟通

  屈颖妍说,香港家长常常只会这样与孩子对话。女儿说:乌龟死了……”家长说:你做作业了吗?一位中学校长无奈地说,其实少当几分钟的怪兽没那么难,至少你可以把孩子的话有耐心地重复一遍:哦,乌龟死了……你做作业了吗?

  当今最难教的,是家长,不是学生

  在调查中,屈颖妍发现老师越来越难当了。很多老师感慨:当今最难教的,是家长,不是学生。家长认为只要付了钱,全世界都要迁就自己。

  有个体育老师称,现在的孩子都不愿意坐在地上,球场也好,礼堂也好,户外大草坪也好,你一声令下原地坐下,十有八九都没反应,孩子们慢慢腾腾、不情不愿,有的找废纸,有的分纸巾,小心翼翼地垫着屁股,勉勉强强地坐下来,就像怕沾狗屎一样。

都是少爷和小公主,当妈的教他们,地上脏,千万坐不得!老师没好气地说。

  跟动物接触完要洗手,固然是应有的清洁态度,但凡事都在第一时间想到干不干净这个问题上去,也是香港家长的普遍育儿准则。摸完一只狗或是一只兔子,父母总是在耳边洗手、洗手地呢喃催促,只会混淆孩子的视听:我刚才是不是摸了一堆粪?还是一团细菌?

  在老师们眼里,自己的职责越来越像保姆。有孩子绊倒了,流血了,家长可能会在第一时间找个律师告学校:学校没有做好保护措施,墙体没有包软垫,要赔偿!

  有一次,屈颖妍到幼儿园接孩子,老师煞有介事地说,孩子大腿上被蚊子叮了两口,怕孩子药物过敏,没有涂药,但手上这个蚊肿,是早上来校之前就有的。屈颖妍惊讶极了,3个蚊子包,都要分清责任,显然,此类问题以前有家长投诉过。屈颖妍感慨,原来老师在教学以外,还要替每个孩子看好每一寸肌肤。


  一个学生没有完成作业,放学后老师把他留在学校里做作业,结果家长却跑去教育管理局,投诉那个老师对小孩进行人身禁锢


现在的家长给孩子营造的成长氛围,太多漂白水了,无论是身体还是思想。屈颖妍叹气。

  她还指出香港出现非典一代的教育问题。在非典时期,一些婴幼儿因为成长在家长过度保护的环境里,沙滩没去过,到公园能免则免,没消过毒的东西不能碰,家长只差替孩子们呼吸了……于是,孩子对世界的感觉近乎于零。

  磕磕绊绊的学步日子里不易察觉出端倪,随着年龄渐长,问题开始显现。不会走平衡木,不能攀爬,荡不了秋千……父母一直认为是娇生惯养下的相关行为而已,直至幼儿园老师提议他们带孩子看医生,才惊觉孩子患上了感觉统合失调症,是中枢神经系统的障碍。后来发现,原来非典这年出生的很多香港孩子都患此症,有不同程度的行为病征。

  屈颖妍说,瘟疫时期对初生婴孩的过度保护,竟诱发出另一种行为瘟疫来,这该是大家在喷洒消毒药水时始料不及的。

  在她眼里,家长过度保护孩子的例子比比皆是。大街上,有的是5个大人带一个孩子出游,这样的盛况像古代皇帝出巡,就差一辆马车几头象了

  她还发现,家长们带孩子出门,总伴着超大的背包,各种准备一应俱全。甚至会有一把小剪刀,专用来剪肉剪菜。在妈妈们眼里,菜太长哽喉,肉太大窒息。小孩的乳牙,于是成了多余的,像盲肠。9岁的女孩还在吃剪碎的食物,这样的孩子,到了乳牙甩掉的年龄,牙还没发挥作用。

  近年医生发现,这股剪食物潮的后遗症,就是港孩的颚骨发育比外国孩子慢,大牙的牙床比同龄外国孩子细小。


  屈颖妍说,对于孩子,我们从来都是舍不得的,舍不得他们跌倒,舍不得他们受伤,舍不得他们失败,事事为孩子强出头。每一步,我们都功利地计算周详。金钟罩下,我们圈养出了一个个没痂没疤的完璧孩子,也孕育出了一群群张牙舞爪的怪兽家长

  如今,香港社会已发现港孩问题越来越严重,大伙又一窝蜂地去找出路。民间办起各种自理能力班,花1000元学扣钮扣、穿衣服、绑鞋带、洗碗……甚至有人嘲笑,如果上课环境许可,还要教冲凉洗头,七八岁不会洗澡的孩子大有人在。

  家长戏称,香港的孩子,吃苦是要给钱的!

  最近,香港又兴起一些兴趣班200元港币一堂课,帮着教孩子用简单电器,如电饭煲、电磁炉、微波炉、榨汁机之类的,还加送教授最基本的淘米煮饭和烧水。总之,孩子的一切都可以在各种补习班里学会

  有人形容港孩的特征为:自理能力低、EQ低、抗逆能力低。

热门美剧《迷失(LOST)》如果放到香港来拍,两集就拍完了。做讲座时,屈颖妍说,第一集大家掉下飞机;第二集人人死光光。现场一群小学家长,大多笑不出来。

  一屋子证书,却没有一张是学做人的 。在香港,对一个初来乍到者而言,寻找没有任何外形特征的怪兽家长并不难,只要下午4点准时出现在各学校门口,就能一网打尽了。

  在屈颖妍眼里,校门前是个是非地,一切流言蜚语都在那里展开、蔓延。10来分钟里,等待孩子放学不是重点,互相打探成绩才是关键。

你女儿这次考了第几?

12名。

不是吧?你没有同她温习吗?你怎么做人家妈妈的……”

你女儿星期六有没有学剑桥英语?

没有。

语法班呢?

没有。

奥数?

都没有,那她都学什么了?你怎么做人家妈妈的……”

  在校门前等放学,屈颖妍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评语:你怎么做人家妈妈的!

  正是在这样的怪兽角斗场,屈颖妍渐渐明白家长过度保护孩子的背后,其实是在保护证书,保护分数,保护孩子的所谓竞争力

  她断言,如果大学学位能用子女童年的眼泪换回来,香港家长绝对趋之若鹜。就像导演张坚庭所说:香港一幢大厦,大抵有八成家长是虎妈。

  香港有整套法律来对抗虐待儿童的行为,打打手板也要被拉去坐牢是许多家长挂在嘴边的话。但在屈颖妍看来,香港的孩子从背起书包去学习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承受精神虐待。小学生像棵圣诞树一样,身上挂满各种培训课的书包,每天超过10个小时地不停学习。

  香港教育评议会副主席、香港风采中学副校长何汉权曾说,在香港,大学本科(政府资助的大学)的入学率只有18%,精英教育一直是香港教育的主导。精英教育一天不死,怪兽家长一日不灭。天下父母心,个个都有怪兽的脚印。

  在专家眼里,这些虎妈栽培孩子的铁人计划,培养了孩子的争胜心、必胜心,有时渐渐忘了一些胜负以外的心灵教导。接受铁人计划培训的孩子,看似样样懂,但原本最基本的生活和快乐的能力反而不懂。

  在屈颖妍这个老记者看来,家长们该保护的不保护,不需要保护的却护得严严实实。

  她举例子:一个老师强调上课一定要带琴谱,讲了许多次,仍有人当耳边风,于是老师规定,以后没带琴谱的不用上课,会立刻被赶走。有学生继续如是,老师唯有信守诺言,把他赶走。谁知道学生家长却跑来理论、投诉、大发脾气:我付足了学费,你有什么权力赶我的孩子走?

  这个老师说,其实,那些父母应该多谢我才对,我们教琴之外也帮你教孩子啊,可惜他们都不领情

  屈颖妍感叹,这一代的孩子,懂得的技能很多,琴、棋、书、画、跆拳道、游泳……样样皆能,一屋子证书,却没有一张是学做人的。

  孩子小的时候,做家长的最关心的是干不干净;等孩子长大了,父母的关注便迅速转移到有什么用上面去。比如,参加童子军,有什么用?学跳舞,有没有份去比赛?卖旗(香港慈善机构募集善款的一个重要渠道),会不会有人给记优点?入校队,升中学时会不会加分?参加交流团,有没有证书拿?在学校做义工,有什么好处吗?

  家长帮孩子算计每一步,每一分。一次期末考试中途,有学生发现试卷的题目有错,于是监考老师决定找全班唯一一个已经完成试卷的学生A,到同年级的教室里向其他几个班的老师通报。

A拒绝了,原因是他打算再检查一遍试卷。老师坚持让他去,他再搪塞,如此往返,A向老师拒绝了3次,结果还是悻悻然跑到各个教室去通报。

  回来再检查试卷时,他发现了一个错误,却没有时间改了。回家后,A为那丢掉的几分闷闷不乐,妈妈问了原因,立即向学校投诉。家长的理据是:为什么是我儿子,为什么不是B或者C

  在家长的一贯想法里,吃亏的事谁都不想做。但家长认识不到,孩子少了那几分,又多了些什么。

  屈颖妍说,这些年,孩子们走得都比前人快,3岁已经学会上网,5岁便学会3种语言、4种乐器,7岁便懂得制作PowerPoint……但待人处事应有的态度却被遗忘了,或者应该说,是被牺牲掉了。

  在她看来,许多家长为了保护孩子,而蒙蔽了是非与心灵。

  不久前新闻说,香港康文署举办了一个阅读比赛,胜出的是一名小女孩,才5岁,一个暑假读了4277本书。屈颖妍说,大家其实都知道,这大概是家长帮孩子作假的结果,家长自己去图书馆借书,然后盖章签名,证明孩子都看过了。

  屈颖妍还举例,有一次她女儿参加一个徽章设计大赛,女儿自己在一张纸上画,但另外一个胜出的小孩,居然把徽章设计图做成了Flash,用动画解释设计。后来那个小孩承认,Flash是他爸爸帮他做的。

这怎么会是一个公平的比赛呢?但小孩子从小就习惯了这个。屈颖妍说,现在很多家长,只要牵涉到比赛,因为要拿奖状、证书,那爸爸妈妈一定会尽力去帮忙。


  不知不觉,孩子实际上成了家长手上用来炫耀光彩与成就的大钻戒,大家都要自己的孩子闪闪发光。有一所学校要同学扮演白雪公主和7个小矮人的故事,可由于家长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演小矮人,最后校方只好改写了故事,将之变成“8个白雪公主

  这让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屈颖妍想起《病梅馆记》。千个孩子,本该有千种个性,但今日人人都被修剪成一模一样的病梅盆景,好看、值钱,却不健康。

  更让人忧心的是,一方面家长对孩子在学习上的毫不放松,另一方面却是孩子自理和生活能力的大大下降。“一屋子证书,却没有一张是学做人”,让人无奈更让人唏嘘。

你的卖点就是没有证书

  瘦弱的屈颖妍想跟香港教育抗争下去。在旁人看来,她也的确比一般人多了些资本。比如,她有3个女儿,有3块试验田。

  大女儿上小学时,这个自称很温柔的母亲变得越来越狂躁,一到下午4点,她准时变成女巫,她撕孩子的作业本,要求孩子成绩好。

  可二女儿、小女儿上学时,她放松了很多。一次放学后,二女儿突然跟她说,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屈颖妍说:为什么?孩子说,因为同学听写没得100分,回去妈妈都要打要骂的,但你却没有。

  她深深地感觉到,香港教育病入膏肓,家长变怪兽,怪兽逼港孩,大家都浮沉在教育漩涡中,半死不活。她说,如果允许,她相信百分之百的港孩都会逃学。

  菲律宾香港人质惨剧发生后,大女儿看到电视台记者访问痛失父母的孤儿时,感叹说:他们真好啊,不用上学了。屈颖妍瞪大了眼睛问:你说什么?难道你宁愿用父母双亡来换一个不上学的机会?

  这深深地刺激了屈颖妍。她一直等待着一个群组——反畸形教育。可她没等到,家长们边骂边随大流。连屈颖妍自己也暗叫,自己也不过是人群里不甘心又不敢造反的蚁民

她的朋友说:如果香港有人搞反教育制度的游行,人数肯定超过50万。

  屈颖妍答:好吧,那就由你发起吧!

  朋友问:为什么不是你?

  屈颖妍明白了,大家都是顺民,只能消极地反抗。但其实她自己非常期待香港教育来一场革命,要的不是孙明扬(香港教育局局长),是孙中山,推倒一切,重头再来。

  明知这不可能,她只能凭一个母亲微弱的力量做些无力的反抗。暑假,她四处带女儿去旅游,希望看到孩子们平时在学校里所没有的快乐。

  她尝试用3种实验方式去处理很多教育问题。

  第一个孩子摔倒的时候,她非常心疼:哎呀惨了!我背你吧!

  第二个孩子摔倒,她学会了克制:你怎么样,骨头没事吧?没事的话就试试自己能不能站起来走路?

  第三个孩子摔倒,她装作看不见,我们爱她,但不一定要帮她走那一条路。

  她还从龙应台的文章里寻找启发。她说,龙应台书里一幅画面让她记忆深刻。一个毛毛雨天,母子俩在湖边散步,龙应台想为儿子打伞,儿子一闪一缩地推开。然后是又一幕画面,漫步中的妈妈给儿子指点风景,看,那里多美……”儿子的反应竟然是把母亲的手按下来,我看到了,别指……”

  渐渐地,屈颖妍不再像紧张得张开每根刺的刺猬。她理解了,教育是一个松手的过程。

  可手放得太松,现实的问题就会马上横冲直撞过来。大女儿小升中的时候,没什么证书和奖状,别人却有很多,什么朗诵比赛、绘画比赛、阅读比赛,甚至吃水果比赛的。事实上,为了迎合这些家长的需要,现在香港任何儿童活动都会颁发证书或奖状。一个简单的手工班都有证书,如果没有,结束的时候家长会直接投诉。

  女儿当时很着急,说:惨了,我没有什么证书。屈颖妍鼓励她:你的卖点就是没有证书。

  这位作家妈妈帮女儿做了一个很小的简历,放进了一些家里和学校里的相片,开头屈颖妍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教育是一场马拉松》。她说:我的女儿现在不是跑第一,她在落后,但不等于到终点时,她不会跑第一。教育不应该放弃任何人,即使她真的跑到最后,我们也应该为她鼓掌。

  女儿自己也写了一篇,题目是《我没有证书》。她介绍了自己在小学参加排球队、参加红十字会的活动,她说尽管这些不能在分数上反映出来,但这些在我心灵里,我希望将来你们可以看到成果

  不管怎样,女儿最后真的考上了心仪的学校。但在下午4点的怪兽角斗场,有家长口气酸酸地对屈颖妍说:因为你是名人呗。


  孩子复仇

  屈颖妍四处做演讲的时候,日本也正在进行一场对抗怪兽家长的教师保卫战。事实上,这个名词正源自日本。

  东京市政府如今耗费1000万日元,出版手册,以教授老师应付怪兽家长的招数。

  美国电影明星马特达蒙也像屈颖妍一样,正努力给自己脱掉怪兽家长的帽子。他病得不轻,他对孩子的过度保护欲,连老婆都看不下去,昵称他为红色警戒。他们家的4个女儿连睡觉都不得安宁,达蒙常会去摸摸看她们有没呼吸。有一回实在管太多,还被女儿狠狠咬了一口,结果马特还骄傲地到处炫耀说:齿痕是战利品!

  准确地说,在美国,大家更愿意将这种父母戏称为直升机父母。他们在学校、操场和课外活动地点转悠,像直升机一样盘旋在孩子头顶,与孩子紧紧绑在一起。

  针对最近几年美国父母对于孩子的过度教育行为,很多人开始发动一场慢教育、简单教育和散养教育的变革。

  大家都在讨论D•H•劳伦斯在1918年讲的一句话:如何开始教育子女?第一原则是:不要管他。第二原则是:不要管他。第三原则是:不要管他。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开始。

  当然也有人不同意——劳伦斯说起来容易,因为他自己没有孩子。

  其实,就连屈颖妍也知道,自己还是个半怪兽,没有完全脱帽。

  最近的一个下午,屈颖妍在香港风采中学面向近百位家长做讲座。讲座结束后,一位父亲站起来,意味深长地问:屈小姐,你对你女儿的分数有什么要求呢?屈颖妍回答:我还是要求她们保持中等,她们的爸爸常常说,不是倒数就可以了,但我做不到。

  坐在记者身旁的风采中学校长何汉权偷笑着说:她嘴上说要求中等,实际就是中上了。

  屈颖妍做不到完全放下。事实上,不久前,《清明上河图》来香港展出,她很想带孩子们去看,可那意味着,孩子看完后回家做作业会写到夜里12点多。为此她纠结了很久。

  后来她还是带着女儿去看了,但回到家里又和女儿大吵一架,因为女儿困极了,不肯做作业。

  屈颖妍想改变,但整个环境就是这样,她像是进了一条死胡同。

  有很多人担心,为人父母者从他们的父母那儿中了毒,又把毒传给孩子,就这样一代代传下去,像高速公路上的连环撞车事故。怪兽家长的故事,会代代延续下去吗?

  如今,澳门的一家图书中心用了一整列橱窗展示这本书,引起了很多澳门怪兽家长的共鸣。在中国内地,这本书也通过微博广为传播。

  有家长给屈颖妍写信说:我们根本就把孩子当作掌上电子宠物,按一个键,要他吃就吃,要他拉就拉,我们从没想过孩子的感受。有家长称,《怪兽家长》像一剂凉茶,让家长在变身刑警狱卒快要把孩子处决的边缘,悬崖勒马。

  还有人鼓励她:出这本书本身就是对教育最大的对抗,你不是蚁民,你干了老虎干的事儿,咬破了一方铁栅栏。

  令她想不到的是,在内地,一本《斗妈大全》在网络上迅速蹿红,作者是两个北京的四年级小女孩,用漫画的形式记录了20余招斗妈招式。

  如今屈颖妍出了《怪兽家长2》。鹅黄色的封面上,画着很多小猪,它们或作沉思状,或呼呼大睡。她给这本书取了一个副标题:孩子复仇记。

其实不单是香港,西方社会早已开始反思对孩子的过度教育。D.H。劳伦斯在1918年讲过一句话,“如何开始教育子女。第一原则是:不要管他。第二原则是:不要管他。第三准则是:不要管他。这就是一个完全的开始。”

虽然劳伦斯自己没有孩子,但我仍然愿意相信他的观点。要做一个好家长,要求我们不断学习并拥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力。记得李娜曾经说“当我总是去研究对手的弱点时我老是输球,可当我专注于练好每一拍,我总能赢球”。坚持自己的节奏,才能不被打乱节奏。




《深圳钢琴小屋》主营原装进口二手钢琴批发、零售,作为二手钢琴流通领域的知名企业,每台钢琴均由专家团队海外挑选,自行进柜,省去中间商环节,保证品质与价格最优;代理的全新金斯波格钢琴,与日本生产的YAMAHA/KAWAI在《世界钢琴排名榜中并列排名,是中国唯一一个进入世界钢琴排名三A组的品牌.

服务电话:400 833 1899 0755-88859299

深圳总店:深圳市南山区白石洲沙河工业区D1栋二楼
乐器城店:福田上步南路国企大厦深圳乐器城3215

欧洲名琴:罗湖区文锦北路美景花园大厦315

【添加我们的方法】 微信号:pianoclub

①点击右上角按钮-查看官司右上角按钮-查看官司方帐号-关注

②点击右上角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