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红线传番外——阿里巴巴的庄园》上

作者远宁 2020-10-16 16:46:45

我们就像是一贫如洗的阿里巴巴,饥肠辘辘的为生存疲于奔命,唯一不同的是他牵着小毛驴,而我带着你。

                                                                                       ——红线

(一)

“所谓的历练,就是把我们在昏睡状态扔在荒凉的沙漠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吗?这简直就是变相的谋杀!”

四下望去,眼之所及都是无比荒凉的沙漠,风刮过留下悲凉的回声。

“要知道,我本以为他会让我们去森林中和熊搏斗或是去瀑布底下冲水。”女孩非常平静的说。

“我不和你这个动画片中毒症患者探讨这个问题!”愈加愤怒中的包子脸男孩。

忘言觉得自己悲剧的开始是从清晨的一睁眼,没有人能从昨夜还在繁华都市,今早醒来却在沙漠中央这种巨大的落差中一下子调试出来。可是这样的事情偏偏发生了,面对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沙漠,忘言悲哀的觉得,他的人生偏离了正轨。

“十一岁就这么焦虑,看来心理老龄化也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红线摇摇头,慢悠悠的打量起四周,“这里生长着草和低矮树木,说明这是半干地区的沙漠。J不是说,我们的目的地是洛杉矶么?有鉴于我们昨天还在拉斯维加斯,那么这里应该是莫哈維沙漠。如果这是沙漠中的某一点的话,向南应该是四十号联邦州际公路,而向北应该是十五号联邦州际公路。想要到洛杉矶,我们应该选择向南。”

“莫哈维沙漠面积大约是六千五百平方公里,如果我们是在沙漠的中心——不,不会这么悲惨的!”忘言摇摇头,急切的把自己脑中最为悲惨的想法驱逐出去,“瞧瞧这里啊,是多么的荒芜和匪夷所思!”他指了指沙漠中零零散散生长的植物,这种植物的外形相当奇特,远看活似一团扭曲的枝干,近看却像带刺木桩。

“这是约书亚树,属于百合科的一种丝兰植物,传说当年摩西去世后,先知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进入了迦南地,展开双臂仰望苍天向上帝祷告,而这种树的形状就好像约书亚祷告的姿势。”

“传说不重要,关键在于,它没有什么叶子,我们无法用它来辨别方向。正午的太阳就在我们头顶上,而那里没有南方,只有天堂……我们的手头只有两瓶水和你的假发,连块指南针都没有!”

“你的手腕上不是还绑了一块表么?”红线朝他的手腕努了努嘴。

“我忘了!”忘言的包子脸上堆积着不满,“把手表的时针(短针)对准太阳,时针和手表上12点形成一个夹角,夹角的角平分线所指的方向就是正南方向。事先声明,不知道我手表的时间是否准确!”

“有些误差也不要紧……”红线无所谓的摆手,向南方走去,“反正地球是圆的,只要走终究会走出去!”

“……”

低矮的荒漠灌木和杂草还有约书亚树散布在大地上,就在忘言嘀嘀咕咕的抱怨没有一棵更为高大的植物可以让他们遮阳歇脚的同时,他发现前方的红线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啊——”他筋疲力尽的爬上了红线所在的沙丘,但是随即也目瞪口呆。

花海,色彩单调的可怕的沙漠中某一处沙丘下竟然怒放着一片鲜艳的色彩,那是一片花海!

“这是上帝的花园啊!”红线轻轻叹息。

“什么?

“在南非西北部的纳马库兰,全年高温干燥,一年的降雨量只有一百到二百毫米,可是在那里,却拥有如奇迹一样突然诞生的美丽花园。”红线轻柔低语,好似害怕高声说话会让眼前的奇景消失,“随着雨水的到来,被滋润的大地上会突然诞生出美丽的花朵。而因为雨季的不定性,那样的奇景,并不是人人都能见到,也不是定时可以见到,有时甚至要等上十五年才能出现一次,而每次的奇迹甚至不超过十天。那些花拥有最短的生命,却努力开出最美丽的色彩,然后期待下一个雨季的到来。”

“你曾经见过?”

“是的,在你这么大的时候,父亲带我去了非洲,曾经见过一次。”红线露出神往的表情。

“既然是在非洲才有的花园,怎么会出现在加州的沙漠?”

“大概是种子……”红线摸了摸下巴,“应该是多年之前种下的,否则不会连成这么一大片,而且也多亏了这四周高耸的沙丘,它没有被别人发现。多么神奇,相隔万里,我们竟然在加州的沙漠见到了这生命的奇迹,这是属于我们的秘密花园!”

“是啊,而且这里连十字架都有,说它是上帝的花园也名副其实。”忘言有些无奈的附和——女人嘛,不管多大,都是喜欢花的,他指着花园旁边的一棵约书亚树,那棵树竟然十分奇妙的长成了十字架的形状。

“我还听说能看见上帝花园的人都受到了祝福,会好运连连。”

“希望如此,我们现在的确需要好运,比如说:一条公路。”

“的确如此,我们都需要。”

(二)

十五号联邦州际公路。

“我说,沙漠我们就走了几个小时……好容易到了公路……又沿着公路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又等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没有一辆车?”忘言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站在路边气喘吁吁的说。

“你要相信……面包会有的,便车也会有的。”同样的气喘吁吁。

四周一丝风也没有,空气闷热的让人发疯,在沙漠炙热的阳光下连空气都为之颤抖,透过这样的空气,柏油的路面似乎也变得有些扭曲。

“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大热天的要带这顶假发?”看着红线在阳光下挥汗如雨,那头黑色的假发如同水草一般粘连在脸上,即阻挡视线又沉重。

“你认为一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少女和一个假小子到底谁更容易骗取别人的同情?不管是搭便车或是请求住宿,嗯?”红线捧着下颚做了个可爱的姿势,红线身形不大,虽然十五岁也没有像西方的女孩那样发育的很开,看起来就是十二三岁的模样。

“你是对的。”忘言点头,“不过说实话,你现在的扮相更像是贞子——努力想做出可爱像的贞子,其实更可怕!”

就在在拳头落在忘言头上的同时,远处飘起了汽车行过产生的尘土。

“孩子们,需要帮助吗?”

从漂亮的红色法拉利的车窗里探出的头属于一个年轻人,相貌英俊,有一头暗棕色的半长发,一双温柔的褐色眼睛,看起来非常迷人。

“喔,你喜欢的型!”忘言捅了捅红线。

 “是啊,真漂亮,颜色就像涂满了番茄酱的吐司。”

“……”

“出了什么事,孩子们?呃,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这个时间段你们两个孩子会出现在这里?”吐司的主人问道。

 “爸爸去世了,我们想要去投靠在洛杉矶的叔叔,所以就雇了一辆车,可是……可是那司机竟然卷跑了我们所有的东西,把我们扔到了这里……”红线泪眼朦胧,忘言把脸别到一边,因为他不想别人看到他面部的抽搐。

 “真可怜,报警了吗?记住他的车号了吗?先上车吧!我送你们到洛杉矶,这样见鬼的天气,呆在外面你们会中暑。”他拉开车门让两个人上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杰林特,生物系的学生,来到这里的原因是我这学期的研究报告——沙漠地区的植物生长规律。”他拍拍副驾座上放着的数码相机和一些采集来的植物标本,“能帮助你们我很高兴!”

“研究沙漠植物?那你知道沙漠那边有……唉~~”

“这车是你的吗?”红线拧了忘言一把,对他做了个“那是我们的花园”的嘴形,然后摸着皮质座椅赞叹的打量着车内,“我认为它的装饰倾向于一位女士。”

“是的,这是妈妈的车,我的车坏掉了。小姐,你的感觉很敏锐。”

并不是她敏锐,因为她是怀疑你是个偷车贼!忘言一撇嘴。

“早上听说,今天会有暴风雨或是雷暴天气。不管怎么说,沙漠地区的暴风雨……真是反常!从前这里的年雨量只有25吋,这几天该不会是想要把一年的量一次都下完吧!不知道这对全球的沙漠化问题有没有好处。”杰林特嘟囔说,然后指指天边,“孩子们,暴风雨要来了。

远方飘来的阴云渐渐笼罩了四野,风刮过原野发出呼呼的响声,裹着热浪一波一波袭来,野地里传来不知名动物的呜咽声,让人感到莫名的焦躁。

“我们现在距离洛杉矶还有一半的路程。孩子们,看来今天不能送你们到洛杉矶了,只能请你们先去我家了!”

压迫、黑暗的前奏不过坚持了二十来分钟,瓢泼大雨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凶猛的落下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带着一份狂野的暴烈。此时,跑车停在了一座庄园的门外。

漫长的灰色围墙在雨的掩盖下看不到边,从那气势逼人的大门的间隙里影影绰绰可以看到内里有树木掩映而很远的地方有白色的建筑物。

“孩子们,欢迎你们来到我的家——阿里巴巴庄园。”

“啊?什么?什么名字?”忘言扑闪着大眼睛又问了一遍,就在这时大门打开了,杰林特把车子开了进去。

“少爷,你怎么才回来,我以为……”一个管家打扮的老黑人在车边撑起了雨伞,可是看到车里的两个孩子明显愣了一下。

杰林特带着红线两个人下了车,进了门房。虽然只是寻常的一个门房,但是却有普通人家的房间大,大大的监视器屏幕显示着围墙的各个角落。

“汤姆叔叔,警卫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你在这里看门?

“他们被叫到了主宅,家里出了一点事情。少爷,这两个孩子是……”

“我在沙漠路边捡到的小可怜……你说家里出事了?”

“是的,少爷,下午的时候,老爷的书房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木箱,里面有一具骸骨,好像……”老人抬眼皮看看杰林特,欲言又止,“听说好像是您父亲的……老爷很惊恐,又不知它是怎么来的,才把人都……啊,少爷!”

杰林特推开门往外跑去。

“天啊!少爷!请冷静一点!已经是晚上了,我们要开车回主宅!”老汤姆急忙摸了摸腰间,回头认真的叮嘱,“孩子们,留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然后就推开门去追情绪有些失控的杰林特。

“他带着枪,真是难以理解,在自己的家为什么要带枪?为什么到了晚上不能随便出去,这阿里巴巴庄园到底是什么地方?看你的神情好像知道些什么。”

“阿里巴巴,在业界是一夜暴富的苏曼·乔可伯的绰号——无论是在盗贼界还是在珠宝界他都是传奇人物!阿里巴巴不是无意间发现了强盗们藏财宝的山洞吗?而苏曼是在无意中在非洲发现了钻石的矿脉,第一批开采出的有四十块上品,被他命名为四十大盗,其中最大的那颗叫做阿卜杜拉(四十大盗中强盗头子的名字),足有45.52克拉。”

“哦,和噩运之钻‘希望’一样重!”

“是的,传说这颗叫做阿卜杜拉的钻石具有魔力,是名副其实的‘血钻’,能带给人厄运——发现它时引起了开采者的贪欲最后导致成了杀戮,中间转手几个人,但是持有者都不得善终。最后苏曼夺回它的时候,已经沾上了许多人的鲜血——当然,其中不乏无辜者。”

“那么苏曼没有遭受噩运吗?”

“怎么没有,因为他拥有的财富,受到许多人的觊觎,家中无数次的失窃,还有对亲人的波及,他的哥哥——就是杰林特的父亲就因此被绑架,然后被撕票,据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尸首。”红线蹙起了眉头,“而有关于这个庄园,在我们业界,就把它称为阿里巴巴庄园。关于它,有这样的传闻,传说来这个宅邸偷东西的人都有去无回——在不惊动警方的情况下。就如故事中一般,想闯入阿里巴巴宅邸的强盗都被干掉了,而且都连尸首都找不到。”

“真的?”

“嗯,至少我就知道同行失踪在这里——其中不乏好手!你知道,越巨大的财富虽然诱惑很大但是也伴随着越大的危险呐!”

“我明白了,所以这位苏曼先生才会住在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把自己的城池武装的壁垒森严。你看到了么,监视器涵盖了围墙庭院的每个地方!照理说,这样的地方想进来可不容易,只是……那骨骸是怎么出现的,你听到老汤姆说的了吗?凭空出现!而且那骨骸的身份应该是杰林特的父亲——你说的那个被绑架的可怜人。”忘言脸色慢慢变得有些白,“不会是鬼魂显灵吧!啊——”

红线吓了一跳,看见忘言如同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

狂乱的雨雾当中,看不清什么东西,唯一在视网膜留下痕迹的是不远处树丛中一闪而过的黑影。

“那、那是什么?”

“不知道……”红线望着愈加深沉狂乱的雨夜,觉得身上被雨水打湿的地方传来刺骨的寒意。

(三)

如果没有看错,这是阿拉伯的皇宫?

红线和忘言从没下车前就张大嘴呆了足有十秒钟,童话中充满异国风情哈里发的宫殿,竟然就这么出现在美国西部的荒野!不过幸好他们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因此很及时地回过神来,随着杰林特和老汤姆进入了屋内。

瓷器,银器,触感非常柔软的地毯,华丽的坐垫,香炉里释放出非常奇妙的香气。但是这充斥着金光闪闪、包金镶银的空间里泄露出的空气并不愉快,源头就是内室隐隐传来争论声。杰林特没有管仆役的问候直奔里面而去,老汤姆担心的跟了过去。

“这里欠缺的是一位哈里发。”红线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忘言的手突然收到了袭击。没有声音——厚厚的地毯吸去了所有声音,出乎意料没有感受到恶意,来人似乎只是想要抢夺他腕上的手表而已。腕上重重的一击让忘言十分疼痛,他几乎一个回旋踢就要踢了出去,可是回过头来看,却发现一张鸟脸正盯着他——腕上的手表,在灯光下,那有些扁平的鸟脸显得十分诡异。

那是一只小鸵鸟。只是眼下的问题是——这里怎么会有鸵鸟?

“哦,对不起,这淘气的小家伙,竟然还没回它的窝!”

一个中年男人跑了过来,满脸歉意。

“卡卡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你的表——大概是灯光反射到了表蒙的上,它饿的时候就会这么干!”

“哦,没关系,只是这里为什么会有鸵鸟?”忘言瞪大眼睛。

“它是老爷的宠物,当然,园子还有一些豹子鬣狗什么的。”男人回答。

“豹子还有鬣狗?!”

“老爷很喜欢非洲的动物,夜间散放,家里人进出都要乘车。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夜间到处乱跑。”男人笑吟吟的叮嘱。

忘言突然明白看到的一闪而过的黑影可能是什么了,也明白了老汤姆带枪的原因。

“豹子就不用说了,鬣狗会把骨头都嚼碎吞下,我想我们许多的前辈,最后的葬身之处大概就在……”

忘言无声的打了个冷战。

“这位阿里巴巴,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可不是!”红线朝屋中悬挂的一幅油画努了努嘴,上面画的是一个消瘦精干的男人,一头红发,表情呆滞……好吧,这是油画,你不能期待他的表情生动不是?

“他就是苏曼!他一直拒绝媒体也拒绝留下影像,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是有人拍下了他,父亲曾给我看过他的照片。”

 “姐姐,你说父亲把我们扔到这里……真的是无意的吗?”忘言若有所思。

“如今看来,难说!”红线想着那个万事精明的男人的脸叹了口气。

  “我要报警!”杰林特这时从里屋“砰”的一声撞门出来,双手抱着一只木箱,脚下却被客厅中地毯绊了一下,结果手中的木箱一下摔了出去,一时间,骨头散了满地。

“啊——”凄厉的女声响了起来。一个刚刚从内室追出来的褐发夫人恰恰和和滚动到脚步的骷髅头对上了眼,结果吓得失声大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上帝啊!”老汤姆和仆人急忙捡骨头的捡骨头,去扶夫人的去扶夫人,一时间房间里乱成一团。

“这是什么样子啊!”更暴躁的声音从众人身后响起。

内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了,从里面大步走出一个体态臃肿的男人,手中晃动着一瓶威士忌,身后还跟着一个瘦高面目阴沉的男人。

“真是乱七八糟、乱七八糟!这都是什么样子!”

“我说,老朋友,你的情绪太激动了!“

“我能不激动么?出了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这东西现在更能让我清醒一些!”

“先生,酒不利于您的健康,更何况,您的心脏不好,先吃一点药吧!”老汤姆跟在絮絮叨叨的说。

“我说老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也要先顾自己的身体,你不希望这东西早日成真是不是?”在他身后的一个高瘦的男人拍了拍手中的文件夹,然后接过了酒瓶。

苏曼难得的没有反驳,耸了耸肩,从老汤姆的手中把药接过去后就水吃了下去。

“他是苏曼?”忘言望望油画中瘦削的面孔和眼前的人有些不确定

红线也望望油画,仔细打量了眼前人后轻轻咳了一声:“我想应该是,他有些……发福,你知道我见过他的照片也是几年前的了。他这个岁数的男人难免——那是岁月的痕迹。”

忘言恍然点头,并用真诚的眼光向苏曼腰间沉甸甸的岁月痕迹表示了一下尊敬。

这时候,苏曼把目光放到了红线两人身上,“这两个孩子是什么人?”

而他身边惊魂未定的妇人这才注意到两个孩子,神情立刻紧张了起来。

“一对小可怜儿,被扔在路上又遇上了暴风雨,所以我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亲爱的,你爸爸他不喜欢外人……家里又出了事情!”妇人皱起了眉头慢慢地说。

“首先,妈妈,他并不是我的爸爸,他是我的叔叔!其次,无论如何,我不能也不会让两个孩子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间留在荒漠里!”杰林特冷冷地对他的母亲说道。

“可不是,这样显得我们家多么不近人情,不过是两个可怜的孩子而已!”一个年轻高挑的女子从房间里走出来,她有水蓝色的眼眸和栗子色的卷发,风姿绰约,她充满诱惑的向杰林特一笑,朝两个孩子伸出了手,“你们好,孩子们,我是罗斯玛丽,苏曼先生的秘书。”

“罗斯玛丽的意思是迷迭香,与您的美丽十分相称!”忘言恭维道。

没有什么比异性真诚的赞美更让人心动的——即使是这位异性只是个孩子,也许正因为是个孩子又更让人觉得话语的真实,总之,这位女秘书脸上露出十分开心的笑容。

“切,贱人!”伏在沙发上的夫人恶毒的低喃。两个女人目光一瞬间交缠,好似吱拉吱拉蹦出一串火花。

“杰林特,你先别这么急躁,我们还不能肯定那就是舒伯。不管那是不是你的爸爸,我的兄弟,我会都把他送给警方,然后查出结果,再把他好好安葬,但目前我认为查出它是如何出现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这尸骨上面的戒指是爸爸的,我永远也不会认错!”

 “上帝啊,戒指……”夫人叹息了一声,与苏曼对视一眼,颓然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苏曼没有继续戒指这个话题,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家中的保安。

“我们再一次向太太先生保证,今天我们在职期间没有任何访客,甚至没有任何入侵的生物,这可以从监视录像里得到答案。”门口的保安们诚惶诚恐的说,“主宅的监控应该问戴维。”

“先生,我不能解释。”刚刚那个带走小鸵鸟的男人回答道,“书房的监视器从下午四点后就关掉了。”

“为什么没有开?”

“老爷您应该是和罗斯玛丽小姐在会客室整理文件,最开始我以为是在书房……当然你们二位商讨的阅读的很可能是公司很机密的东西。”戴维诡笑了一下后回答,“而您也知道,那个时间也是动物们喂食的时间,饲养员托尼请了病假,所以我才不得不去喂卡卡还有非洲草原那些毛茸茸的一群,而且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做双份工作能否拿到双薪……”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考虑你的薪水。”苏曼阻止了戴维的抱怨,不再继续纠结于监视器的话题,“那时家里其他人在干什么?”

“老汤姆在屋后。”

“我正在遮盖后面的花,那时天已经开始了暴风雨……”

“夫人呢?”

“夫人嘛……应该是在哪间卧房,您知道卧房里没有监视器!”

“难道你怀疑我?!”夫人尖叫。

“我要知道每个人的行踪!”苏曼冷冷的回答,“如果那骨头是他,那么你……”

夫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鲍曼先生在二楼西侧的卧房里,直到发现箱子后才出来。而在刚刚,杰林特少爷才回来。如果您想确认,可以和大家到监控室看一下录像。”

“不必了!”苏曼一挥手,大声的抱怨:“不管怎么样,我要更换书房的保全系统。我需要更严密的防范!最近的麻烦出的太多了,从上次暴风雨破坏了电路我就知道,家里又要不太平了!”

 “对不起,孩子们,今天可能不能请你们到餐厅吃晚饭了,我让人带你们去客房,晚些时候给你们送吃的来。”杰林特走到红线和忘言跟前满怀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你去忙吧!”红线乖巧的说。

    “好奇害死猫,我的小客人们,小孩子在夜晚应该早点上床睡觉,不要到处乱跑!玛丽,请把他们带到‘那间’客房。”离开前的苏曼补充了一句。

    “好的,先生。”

“他在警告我们吗?”忘言用眼神传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信息。

“这显而易见。”

(四)

大雨夹杂着狂风,庄园四周高大的树木几乎都被狂风暴雨拔起,在风雨中左右摇晃。红线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豪华的客房,眼光挑剔的就如同刻薄的婆婆。

    “姐姐,打雷,好可怕!!”

忘言闪动着楚楚可怜的眼神靠近了红线,然后红线手中的抱枕就飞了出去,他倒在沙发上,后脑勺直接撞上沙发扶手。

“装什么小可怜?正太魂突然发作了吗?”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房间里装了监视器,真是有够变态,他们竟然在客房里安装监视器!”忘言揉着后脑勺压低声音说道。

“这屋子是给特殊客人的——那些不受信任的客人的,比如说来历不明的我们。”红线把手指掰的嘎嘎响。“很显然,这个家庭并不友好!但是入宝山空手而归,也不是我们的作风,入侵监视系统要多长时间?”

“哦,这种程度的嘛,大概需要……等等,我们现在手头没有电脑。”

“这个客房里配备着呢!”

“鉴于这客房的诡异程度,我怀疑那电脑也不会那么单纯,闹不好会也是有问题的。”

“电脑嘛,这东西虽然高科技,但是呢?它也很容易受到病毒的感染,如果家中有一个喜欢网络游戏或是动影像的青春期少年,感染病毒的机率就更大了,如果它不幸被感染了,那么也许就会闹闹罢工什么的……然后就会连带着连累那台负责监视它的主机。”红线在沙发上悠闲的晃着脚说。

“好……好……我去干,但是首先声明,我并不喜欢动影像……我才多大……”忘言嘟嘟囔囔的坐到了电脑前,“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急切或者说不顾危险的想要看到那录像?”

“刚刚的对话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首先,知道大家行踪的最好办法就是看监视录像,可是却苏曼不让大家去看,而是听戴维的口述,不得不让我怀疑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其次,就是戴维的口述。他说到夫人的时候,用了‘哪间卧房’这个说法,一般来说,一个家的女主人不是就应该呆在主卧房中吗?你看他那诡异的笑容,还有他在说到那位律师先生——鲍曼是位律师,你看出来了吗?”

“你怎么知道他是律师?”

“他手上的文件袋印有律师事务所的名字——虽然字体很小。我猜,他手上的文件夹是遗嘱。”

“我羡慕你那堪比鹰隼的眼睛,我记得,他说不希望文件夹中的事情早日成真,而苏曼有心脏病。”

“是的,戴维在说到这位律师先生的时候就明确的指出他在二楼西侧的卧房。更有趣的是,他说到苏曼和女秘书的时候用了‘应该是在会客室’这个说法,所以我猜……”红线暧昧的笑了笑,“夫人应该是在律师先生的房间里,而苏曼和女秘书不知道在哪里做些什么好事!”

“因为这样,苏曼才不愿意让大家去看录像……如果看了,那就是把丑闻暴露给所有人。”

“也许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丑闻,也许是毫无价值,因为即使这些人在某些有监视器的地方一时‘情不自禁’,他们也一定会要求监控室关掉监视器吧,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在别人面前上演艳情戏!所以戴维说他以为是在书房,所以监视器很可能是关掉了。这也能解释戴维的待遇显然要比其他仆人好——一个保安,竟然要一家之主考虑他的薪水,这种无所顾忌的态度不很说明问题吗?”

“只怕给他好处的不止苏曼一个,只要想掩盖丑闻的……大概都会给他好处吧!”

“大家都带着面具隐藏着自己的龌龊!”红线冷笑,走到窗前,支在窗台上从上向下望去,窗子面对的是庄园的后院,栽种着许多树木和花草,苏曼在沙漠里人为的造出一片绿洲,其中还有热带的树木,让人一瞬间想到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

红线在心中盘算着养护这些植物需要多少水的时候,突然发现楼下的花坛中有一个身影。是老汤姆,正在扶着被狂风暴雨掀去遮盖物的花朵。

这个家里不会没有园丁,为什么他会这么执着于那些花朵呢?

 “我切入了,但是……我目前还不能替换这个房间的画面——我们是两个活动的人,不可能长时间保持静止。所以你最好往这边一点,可以挡一挡着监视器的镜头。”

“做得好,看看下午的录像。”

“五点十一分的画面,你看,在这里,前一秒钟地上还没有箱子,可是后一秒中就出现了箱子。但是,你要注意,在箱子出现前和箱子出现后的中间这里画面跳了一下,也就是说在此之前,所有的录像都是假的。”

“那么往前追溯一下,看看从哪里开始是可信的。”

“嗯,四点半的时候吧。你看走廊的这个,是夫人……她要去哪里,感觉偷偷摸摸的,还花枝招展的……这个时间段……啊,你说中了,她去了律师的房间!”

“除了偷情之外,也许是遗嘱出现了什么问题啊!”红线摸着下巴说。

“为什么这样说?”

“正常来说,遗产都是留给配偶和自己的子女,然后才是其他亲戚朋友什么的。苏曼没有自己的孩子,那么他的遗产应该是留给杰林特母子。可是显而易见,那位大婶的对手是罗丝玛丽小姐。你看……”红线敲敲屏幕,画面上,打扮的风情万种的迷迭香小姐进了她老板的门。

“我明白了,那位大婶跑到律师先生的房间就是想知道玛丽小姐能否分一杯羹,而让律师忘记他的职业道德的,色诱也许是不错的一招。不过我惊讶于那位律师先生的审美观,那位大婶恨不得把十只手指头都带满亮晶晶石头的炫耀财富,身上喷满刺鼻的香水,虽然风韵犹存,但她确实已经是人老珠黄的年纪了!”

“那位大婶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是个美人啊!是个有名的模特,喜欢珠宝首饰名牌,她以前的老公,也就是杰林特的父亲苏曼的哥哥,是个摄影师。显然他满足不了太太的欲望,据说,夫妻两人常常为此而争吵。当年他被绑架时,警方也怀疑过他的太太,但是实在没有证据他的太太与此有关,所以最后作罢了。”红线抻了抻懒腰,突然叫起来,“啊——”

“怎么了,怎么了?”忘言跟着吓了一跳。

“我才想起来,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吃饭,饿死了!”

(五)

忘言坐在厨房洗手池边上,面带忧愁的看着红线在往锅里放菜和调料。那碗速食面……好吧,让红线如此兴师动众做的只是一碗速食面,理论上也不过是放到水里煮一煮,为了营养的均衡加一些别的菜料,可是看着红线的背影有一刹那间他突而有种错觉,他看到的不是红线,而是一个披着黑斗篷的巫婆,正向她的黑魔术汤剂里添加鼠须、曼陀罗和蟾蜍液。

忘言打了个冷战,在家里的时候,J就从来不肯让红线接近厨房。其实这并不正常,因为以先生的教育方针来说,希望他们十八般武艺都齐全,所谓“上的厅堂,下得厨房”,可是即使红线对于庖厨之事非常有热情,但是这种热情在家里的人试吃了几次她的菜和家中的短毛猫误食了一次她的可乐鸡翅膀后——真是某种黑色的回忆,她的厨艺修炼在全家人的合作下不留情的被扼杀了。

从监视器里搞清楚了厨房在哪儿——厨房里按监视器,是怕下毒么?两个人决定下来解决早已经被人遗忘的肚子问题。红线一看到了厨房便两眼放光,但是与忘言争执的结果是——她只可以煮速食面。

只是速食面,应该……没有问题吧?

“呃——”只是喝下一口汤后,忘言就热泪盈眶——这是复方汤剂么?

“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怎么在这里?”厨房的门打开了,杰林特探进了头,马上恍然大悟,“啊,真是抱歉,事情太多,忘记给你们拿吃的了!”

“不管怎么说,能看见你真是太好了!”忘言心急火燎的扔下速食面,冲向杰林特,热切的如同看见久别的亲人。

“怎么了,小家伙?”

怎么能表达出自己急于摆脱那碗可怕不明物体的渴望呢?

“我和姐姐一直想……想让你带我参观一下这里,这里——是波斯的风格,给人的感觉是多么奇妙啊!可是这里岔路很多……我害怕迷路。”忘言攥着衣角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谎言。

“啊,有关这一点,我很乐意带路,孩子们。”

所谓的奢华建筑,其实放到世界的哪个角落都一样,唯一不同不过是风格。在这条寂静而古老的走廊,仿佛是一条连接现在和过去的长廊。异国风情与现代元素的结合,透露出一种蛊惑人心的风情,而红线感兴趣的是墙上的那些用来装饰的精美照片。

“这是非洲吗?抓住的不仅有非洲大草原的那种苍凉,还有那些荒茫之中偶尔鲜亮的颜色,充满了艺术感和灵气。真是……可以打动人心的作品。摄影师真的很有才华,令人钦佩!”

“谢谢你的赞美,父亲听到一定会高兴的!”

“这是您父亲的作品?”红线感兴趣的问。

“是的。”

“说到这个,杰林特,你还好么?那个……真的是你的父亲?”

“那应该是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我一定要找出他离世的真相。”林特的声音变得低沉,“你们不是喜欢他的照片吗?我的房间里还有很多,当然还有糕点和饮料,要不要来看!“

“当然!”

仿古的留声机里,黑胶碟缓缓地转动着。悠扬的男声低低地吟唱着不知名的乡村歌曲,述说着淡淡的忧伤。茶几前,忘言忙着向牛奶和小甜饼进攻,而书桌旁,红线则在看那些精美的照片。在她左手边上,放着一只木箱,那里面,放置的应该是一名成年男性的遗骨。

“这张拍摄的是……上帝的花园?”

“是的,还有那些沙漠的照片,那是爸爸拍摄的……人间难得一见的奇景。”

“那这张溪水的照片,也是在非洲拍摄的吗?”

“啊,是的,那是十三年前的作品。非洲缺少水,所以在那里出现的小溪更加可爱和具有生命的气息。这些照片是爸爸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想他的魂灵应该继续徜徉在那片广袤的大地上寻找着这世间最美丽的风景吧!”林特坐在沙发上手捂着额头,叹息着,陷入了痛苦中。

“我很抱歉……”红线微微低下头,话语中透露出歉意,“只是,你怎样断定那……”她看了看木箱,“是你的父亲?”

“是戒指……尸骨上有我父母的结婚戒指。”杰林特叹了口气,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枚装在塑料袋中的戒指。

白金的质地,上面有颗漂亮的钻石和精美的花纹。

他望着它叹着气,随即目光飘得很远。

“相信你们也发现了,我的家庭构成很复杂,我的继父其实是我的叔叔。我的父亲是摄影协会的摄影师,他安于现状,并不奢求优越富贵的生活。他为了工作去了非洲,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母亲再婚的时候我只有十岁,虽然小,但是记得一切。在父亲还没有出事前,母亲日复一日的在抱怨,父亲不能像叔叔那样拥有无数的财富,她不能拥有什么珠宝或是什么名牌不能够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想当然的,争吵开始发生,然后日复一日,父亲渐渐不喜欢回家,终日呆在自己的工作室,然后母亲又开始疑神疑鬼,怀疑父亲有外遇。但是父亲很爱母亲,他从来都没有脱下这枚用自己稿费赚来的结婚戒指,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他脱下了这枚戒指,就说明爱情已经走到了尽头。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这场婚姻是会以他的死亡来终结……”

“我很抱歉……”红线刚刚想安慰他几句,四周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停电了。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