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幕后故事 | 潘粤明:《白夜追凶》的日与夜

我穿墙进去 2021-09-10 10:42:08


真相也许会暂时被掩盖,

正能量也许会被压制,

但是永远不会消散。

——潘粤明





前几天,潘粤明上了微博热搜,话题叫#潘粤明好像在烤串#,他晒出两张照片,说“好喜欢这图,但有一瞬间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在烤串儿呢!一想到吃画风就变了。”


随后各路P图高手纷纷上阵,为他扮出各种造型,欢乐多多。





看到火,有人想到烤串,有人想到《白夜追凶》播放量25亿的热度、豆瓣9.1分的好评,有人想到潘粤明的浴火重生……都好,大家开心就好。


也有人在火光之后见到了人的精神,《白夜追凶》的制片人袁玉梅说:“喜欢这身造型,与这个与峰宇都不同的和煦的目光。”





这两张照片是我们拍的,烧报纸的主意是我出的。重点不在烧,而在报纸,或者说叫舆论,外界的声音;还有,舆论大热之后,当事人的态度。


五年前此时,潘粤明也像当下一样拥有“热度”,却不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家庭。一场不测的变故,顿生种种谣言,让他深陷重围;媒体高举着镜头,路人伸长了脖子,随之而来的是无端的责难、非议、嘲讽、揶揄,最终法律还他以公道,而舆论却没有因此而止熄,继续将无可查证的消息四处传播,使得凡有井水处,皆笑潘粤明。直到今天,《白夜追凶》的弹幕或评论里,仍然零星可见关于当年事件的热讽和冷嘲。


在一条漫长而黑暗的隧道里,他带着手铐向不远处的光明踉踉跄跄地疯跑,却在跑出隧道之后仍然被几双大手按在地上,喊着“黑!太黑了!”


《白夜追凶》最后一集的这一幕,我总觉得,不是戏。






那一天,我们采访他,拍摄这组照片,我想看看“大火”之后他的态度,听听“大火”之后他的声音。


话题从他最爱的动漫开始。《龙珠》《灌篮高手》《千与千寻》,一部部奇思妙想的动漫,曾经给予他少年时代无限的纯真与热血;近年最爱的电影则是《神偷奶爸》,“生生把小黄人做成了IP”——他依然坚持自己所爱,同时更多思考一些商业层面的东西,想着他山之石如何为我所用。


“成熟是回避不了的最好的选择,每个人都在变老。成熟开始是被动的,但是由量变到质变,当你活明白了,被动就变为主动了。”潘粤明说。


采访时,我始终记得经纪人叮嘱切忌对他谈起的话题:离婚、孩子、董洁。知道问了也没有答案。


好吧,我们就多聊聊受尽冤枉却依然对世界保有善意的关宏宇。




采访、撰文/杜峥

图片版权/《UniStyle格调》

摄影师/史宏伟(幸福影像·宽地摄影)

后期制作/石徐涵

化妆师/巴特

服装师/高莹、陈晨

品牌/Max(西装),Kiton(鞋)





潘粤明:《白夜追凶》的日与夜





《白夜追凶》大结局,很多观众感觉意犹未尽。说一说我们没看到的、剪掉的精彩段落吧。


潘粤明:泡妞的戏,剪掉了50%吧。比如第6集,关宏宇藏到音素酒吧里,刘音从背后一棍子给他打晕了捆起来,后来他自己又挣脱了,网上就播到他把棍子交回刘音就走了。我们拍的时候,我离开以后又回来了,摸着脑袋跟她说“小丫头下手怎么那么狠,你看你给我打这大包,你要是给我打傻了,以后可得养我”,等于是来了个“二撩”。



这些后来都剪掉了,但是你说加的对不对呢?其实是可以的,我把绳索解脱了,又拿住了她,可是我不伤害她,已经取得了她的信任;走了之后又回来,观众会以为又有什么变故,但是我说的这话和危险毫无关系,一紧一松,很好玩。


哥俩在音素酒吧里换衣服的戏,绝大多数是剧本上没有,我们演员现场加出来的。





对自己哪些二度创作比较满意?


潘粤明:第一个故事结束,哥俩天台上的戏,剧本上没有,但是我说必须加这么一场戏,让观众明白,弟弟为什么要放那个送外卖的进屋,为什么能打得过他还让他拿枪指着。弟弟说,“我要不放他进来,咱俩这事让他捅出去,你考虑过后果吗?”后来哥哥让弟弟往脑袋上拍砖,为了让哥俩的伤情表里如一,这点很有喜剧效果。



一人分饰两角,也演出了两个角色的两面性。你是怎么为不同的角色画像的呢?


潘粤明:我是一个有动漫情结的人,在塑造人物的时候也借鉴了动漫的方法。所以我演这对双胞胎兄弟,就分别设计成动画片《猫和老鼠》里面的丧狗和疯猫那样,猫在疯狂追老鼠的过程中,一见到那只满脸赘肉的大狗就害怕,你看剧里不管弟弟在别人面前多嚣张,一看见哥哥气势立刻就矮了三分,让干嘛就干嘛。


为人物画像是根据剧情需要,哥俩有时要互换身份,哥哥扮弟弟的时候就要浮夸一点,但是这种浮夸和弟弟是完全不一样的,哥哥的内在气质是坚如磐石的。




说到兄弟关系,关宏宇有句经典的台词“我拿你当亲哥,你拿我当表弟”。最后发现是哥哥把弟弟的指纹印在凶器上的,哥哥关宏峰还对弟弟说“你想怎么样”,“你能怎么样”。感觉哥哥对于弟弟太苛刻甚至太残忍了。


潘粤明:我特别理解兄弟俩这种有时温暖有时冷酷的状态,我的家庭就是这样。看到哥哥关宏峰这个形象,我会想起我父亲。


我父亲生于广东的一个农村,六十年代以全村第一名的成绩考到北京对外贸易学院,就是今天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后来留了下来,我母亲是北京人。在我印象里,父亲是一个很传统的知识分子,职业是法语翻译,大学毕业之后分在了北京市公安局。可能是成长环境的原因,他的情商不是很高,比较呆板,现在退休了也没什么社交活动,就是关在屋子里咔咔咔写毛笔字,还是写隶书,这个进步起来很难的,但是非常适合他的性格。



我父亲对我非常严格、严厉,有时候觉得自己不像是亲生的。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发烧,难受得站不住,要去医院打点滴,他都没有问说疼不疼,想吃点什么,哪儿难受我帮你揉揉,没有,没有我想象中的父亲该有的那种关爱。


我第一次高考,因为报错志愿落榜了,他那天的第一反应是跑到厨房去做饭,没有什么安慰的话,也不会说为了我去跑关系、走后门。我知道其实他心里是很难受的,可是不会表达,他就觉得我的儿子跌倒了要自己爬起来,不需要什么安慰。


我犯了错误他会追着打我;他高兴了会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往我碗里夹一块红绕肉,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好的表现,取得了什么好成绩,就是因为我是他儿子。



慢慢我理解了他对家人的那份爱,像我母亲生病的时候,还有我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他自己一个人扛的那种压力。他就是凡事要强,在家做好丈夫、好父亲,在单位做好干部,从来没有什么私心,不会争名夺利,不会和恶势力同流合污,欲望很低,而且我父母都是那种说个谎话耳根子都会红的人,特别简单特别朴实。这类人现在应该快绝迹了,因为产生他们的那个年代过去了。


说回来,戏里哥哥对弟弟的那种感情,我是百分之一万的理解,可能表面上看很残忍,甚至有时候像敌人一样阴险,但是我知道初衷是什么,我就能绕得回来。你看最后墓地那场戏,弟弟已经知道哥哥那么让自己背锅,曾经那么愤怒地痛打过哥哥,可是冷静下来依然会对他说“我是决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这也是生活对于我表演的一种启迪吧,从双关的身上看到了我和父亲的影子,弟弟淘气、耍赖,哥哥冷面、享有绝对的话语权,都说长兄如父,他俩有时感觉就像父子一样。




关宏宇这个角色很有意思,他被冤枉杀了吴征一家五口,又在家里藏了半年,可是他出来之后还是那么放松,对别人还是抱有极大的善意。


潘粤明:对,弟弟这个角色是自带阳光的,他知道人不是自己杀的,问心无愧,所以等他真正回归大自然,还是保有着正能量,还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善意,而且压抑之后的反弹特别大,越发热爱生活,又蹦迪又泡妞的,这个人物的底色就是如此。你要说这人压抑之后出来就成恶魔了,也跟那个送外卖的高远似的杀人分尸,反而立不住了。



其实我看弟弟那么阳光那么健康的形象也会很感慨,真相也许会暂时被掩盖,正能量也许会被压制,但是永远不会消散。



之前想得到《白夜追凶》能这么火吗? 你怎么总结这次的成功经验?


潘粤明:没想到。我觉得它能火,因为有扎实的剧本,因为有导演、演员、各个部门走心的工作,你要让我说再有什么原因,那就是运气了。


运气好,首先它过审了,上线了,你要知道去年有很多网剧下架,包括《余罪》《灭罪师》《心理罪》这3部罪案剧,剧组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开机的。我们连能不能过审都不确定,都没敢想它能不能火。



这部戏的主题曲《白天不懂夜的黑》,也是我唱的。当时拍了一半,我们想什么歌能符合这个主题,很偶然的想到了它,观众又有二十多年的感情积淀,就把版权买过来了。我又找到《跨界歌王》合作过的谷粟老师,帮忙编曲,因为他了解我的音域、特点,播出来反响挺好。要是戏没播呢,我们这番心血、这十几万的版权费,不全都竹篮打水了吗?


再有,原定《白夜追凶》要在7月份上线,因为种种原因推迟到8月30日。如果按照原计划进行,会在那个时间撞上《春风十里不如你》,它也是优酷制作的一部好戏,真要那样的话两部剧的观众就会分流,因为都在一个平台上,资源就这么多。你说这不是运气吗?


说实话,之前很忐忑,演完之后想,万一播不了赶紧找下一个活儿,演员也要吃饭嘛。一部戏观众喜欢,可能大家愿意聊一聊表演艺术啊,人生高度啊,我觉得那都有点扯远了。作为演员来说,演戏就是吃饭的家伙儿,实打实的就这么回事。




结束这轮宣传之后,会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享受生活吗?


潘粤明:我呀?我继承了我父亲那种生活方式,不太会享受生活,有时间就拿一摞纸关在屋子里写写画画。(不会去旅行吗?)什么是旅行?我到现在也不理解,为什么有的人放假换个地方会那么happy。


我还是愿意找个安静的地方写写书法,冒昧地说,我的书法水平比我父亲进步要快。因为他写隶书,我写行书。隶书是书法里最难的,如果说书法是一片森林的话,隶书就是植物里的苔藓,几十年才长几毫米,但是这个适合我父亲的性格;行书只要你用心,再找书法界的朋友多指点指点,一年就可以长十几公分。




你曾经说之前不太会经营自己,现在有变化吗?


潘粤明:可能是出道那几年走得太顺了,让我很任性,又是出名又是拿奖,感觉好机会永远都在等着自己,有朋友拿着好剧本来找我也是放弃、放弃、放弃,也不太注意去梳理资源。当年我对于职业,对于市场,对于人生,欠缺的常识太多太多了,所以才会有那么长一段时间低潮。


现在,老天爷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重新回到大众视野,就得好好珍惜,把失去的东西找回来。


 

所以你这一次被媒体和大众热捧,你会有得失心吗,有没有担心失去这个好久才来的热度?


潘粤明:没有,没有,没有。演员自己就是IP,走好走坏都要靠自己,当然,我不是小孩子了,不会像以前那么任性,要珍惜现在这个成绩。而且在演艺圈,演员的走势就像心电图一样,都是起起伏伏的,可能今天站在峰顶的是你,明天是我,后天是他,这个太正常了。不能说就许你自己火,不许别人火,一直是自己站在最高的位置,这也不可能。再说,如果真是那样,那你得多累啊?



人应该有平常心。你再好,也是七老八十,不会说做出什么成绩来老天爷就多赏你几年活头儿。珍惜当下,珍惜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的时间,别太拘谨,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开开心心的挺好。


真的应该感谢这个时代,没有让你生活在一个战乱、饥荒的国家;也应该感谢命运,没有让你得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像《白夜追凶》第一个案子里那个杀人犯那样。人呐,很渺小,像灰尘一样,所以更应该懂得珍惜,珍惜自己的每一个选择,珍惜每一个瞬间的乐趣,这就够了。



有时候媒体问我有什么座右铭,说实话真没有,如果硬要我说那就是四个字:踏踏实实。


咳,我这发着烧呢,刚吃完药,也不知道和你都胡说了些什么(笑)。






福利




在留言区写下一句

你对潘粤明或是对《白夜追凶》的寄语

不少于15字

点赞数最高的前三位

可获得潘粤明签名照片一张




往期推荐:


金士杰:爱!爱是唯一理智的行为


站在吴刚梦想的起点,我们和他话一话当年


重返狼群 | 李微漪:哪里人来得多,哪里的物种就活不下去


猜,我下期写谁?





我不是新闻工作者

但是我见得太多了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