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讲座报道|聆听琴弦上的“丝路”;二胡提升文化自信

讲座图书馆 2018-07-11 16:59:16

讲题:丝路传奇——马晓晖二胡与世界握手

讲师:马晓晖

讲座时间:2017年12月3日

听本讲座音频

请长按并识别以下二维码

  报道之一  



聆听琴弦上的“丝路”


撰写:金瑞秋


深秋的寒风染黄了上图马路边的银杏,但是四楼的报告厅里却人头攒动,温暖如春。满场座无虚席,不少观众或坐在台阶上,或倚靠在门框上,只为了聆听马晓晖来弹奏一曲。马晓晖老师是我国著名的二胡演奏家,国际一级演员,开展了历时15年的“二胡与世界握手对话”全球音乐之旅,进行巡演、采风和讲学,让二胡与世界音乐相互碰撞融合,分享自己在演奏和创作过程中的独到见解。

开场,马晓晖以乐会友,用“瓷音二胡”为观众带来一首俄罗斯作品《远东》,作曲家从未踏足过中国,但是乐曲中悠扬的曲调和跳动的旋律,饱含着作曲家对遥远东方的向往。第二首作品是一首埃及乐曲,是马晓晖在埃及路边听到的弹奏,经过改编,旋律有点像中国传统民乐,却又透露着异域风情,显得活泼欢乐,热情无限。

二胡因盛唐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并在中国发展壮大,最终与中国传统文化融为一体。二胡传到蒙古,变成了蒙古的马头琴;传到广东,变成广东的高胡;传到北方,变成北方的板胡;传到江南,又演变成江南丝竹。也许正是二胡有“混血儿”的基因,所以成为了“与世界对话”的良好工具。

接着马晓晖拉起一首河南小调,其旋律灵活多变,与先前的外国民谣又迥然不同。正是因为这首乐曲,马晓晖开始了与其他乐器的合作,开启了与世界对话的前奏。马晓晖还演奏了“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和《听松》,道士出身的阿炳在乐曲中融入了道家的精神和风范,而二胡的结构只有两根弦,这似乎也印证着道家在天地阴阳中蕴藏的独特智慧。与阿炳同一时代的音乐家刘天华,借鉴小提琴的演奏手法和练习曲,创作了十首二胡作品,马晓晖演奏了其中一首《良宵》(又名《除夜小唱》),这首曲子表达了除夕之夜与家人相聚的温情和幸福,其悠远舒缓的曲风,一扫平素对二胡悲哀苍凉的刻板印象。

马晓晖将二胡比作“千面女郎”,弦与弦之间的碰撞能演变出千变万化的风格,但是这样精巧的演奏技能却来之不易。由于父母是大学老师且热爱文艺,马晓晖从小就能在家接触到各式乐器,因为年纪小,驾驭不了家中的小提琴和手风琴,“被逼无奈”玩起了二胡。最初由父亲教导,发展出兴趣也展现出了天赋,后经介绍,开始跟随四川音乐学院舒昭老师学习。12岁时,报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却不幸落败。而后又跟随舒昭老师学习一年,每周从峨眉山坐火车4个小时到成都学习。有趣的是,因舒昭老师不收学费,马晓晖的父母便在孩子学习二胡的同时,给舒昭老师的孩子辅导文化课,互相取长补短。第二年,马晓晖转而报考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再次经历坎坷,报考的学生有3000人,只录取1名,而且要求专业是琵琶。尽管如此,马晓晖还是在考前的45天里,每天坚持练琴16小时,最后的表现非常好,被破格录取,但是由于一门理论课没有及格,需要试读一年,以待观察。即便这样,马晓晖优秀的演奏技艺早已深得人心,尚未入学就作为学生代表参与拍摄电影,以及在新生音乐会上演出。自此,马晓晖开启了专业的学院音乐之旅。成功之路,往往是充满荆棘的,但是披荆斩棘之后,自会有光明大道,自会有机遇光顾。我想马晓晖的今天,离不开天赋,更离不开她的刻苦和勤奋。

马晓晖以《赛马》作为最后一曲,弦上拉扯出急促的滑音,仿佛草原上奔腾的马群蹄踏大地,扬起尘埃,迷离了人们的双眼。最后,讲堂里响起了一首外国乐曲,马晓晖带着友人、观众一同拍手跳起舞来,现场热情洋溢,相信此刻观众更能直观地感受到,这位优秀的音乐家心中饱含对二胡的热爱和执着,以及与世界音乐对话中不懈地追求和创新。




  报道之二  


二胡提升文化自信


撰写:曲亚男


二胡于盛唐时作为外来乐器经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如今却作为中国传统民乐的代表,其中可谓颇有些趣味。

12月3日下午,著名二胡独奏家马晓晖老师在上海图书馆进行了“丝路传奇——马晓晖二胡与世界握手”讲座。听了马晓晖老师的讲座,不由得对她说的“音乐是超越语言,跨越国界,穿越时空”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马晓晖老师讲述她儿时与二胡结缘的故事。她初时认为二胡很丑,但是当她真正的开始学习二胡后,她却发现了其中的美。而我在欣赏马晓晖老师的演奏后,也确实体味到了二胡之美。马晓晖老师的演奏不仅是听觉盛宴,更是视觉盛宴,确有一份灵气令人动容!二胡的“丑”恰如严歌苓的小说《审丑》中的曾老头,外表是平凡而丑陋的,内在是美丽而深邃的!二胡的模样看上去确实不像大提琴那样优雅,也不像钢琴那样高贵,而正是因为它来自于民间,才有其雅俗共赏的特点。它可以是俄罗斯的《远东》,那样深邃;也可以是埃及的《欢乐相聚》,那样欢乐;还可以是《河南小曲》,那样随性幽默。阳春白雪,曲高终究和寡,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而正是因为二胡的平凡,所以它并非高高在上的,它在每个人的心里,可以真正地做到雅俗共赏。

马晓晖老师深情地介绍二胡的两根弦,她形容其是天地,是你我,是逻辑,是感性,“假如一根是你,一根是我,那么弹奏二胡时,就是对生命的赞颂”。当提及瞎子阿炳时,她弹奏了阿炳的名作《二泉映月》和《听松》。她说,《二泉映月》不是凄惨,是凄美。而美,正是音乐表达所需要的。听马老师所弹奏的《听松》,能够听到,松树在风中的呼号,那会给人心灵的震颤。据说《听松》是为抗战所做的,这无疑是二胡中情怀的体现。

马老师讲起,她当年考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失败的事情。她说,人生的任何一段经历,无论当时你看它好还是不好,对将来总是有帮助的。这是真正的人生哲理,值得我们细细体会!马老师在音乐学院学习时,经常会遇到一些不屑于二胡的人,她默默希望有一天二胡因她而更有诗意,更高贵,更浪漫!事实证明她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听电影《卧虎藏龙》中二胡和大提琴完美的配合,确实是一种美的享受!二胡与大提琴不愧是音乐界的灵魂伴侣,尽管外表看上去二者并不相称,但他们的灵魂是共通的。

今日的二胡是传统民乐的代表,宣扬二胡的美,无疑对宣传传统文化有很重要的意义!经过此次讲座,我对于传统的民间乐器,有了更深的了解,同时也更加增强了对于传统文化的自信,这是一种文化自信,这种文化自信正是今日的中国所必需的。二胡与世界握手之路,任重而道远。



    经  典  语  录    



  • 二胡是最能表达心灵的乐器,是最能表达中国人心中微妙情感的乐器。

  • 音乐的力量是超越语言,跨越文化,穿越时空的。

记录:金瑞秋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