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2016年法国昂西动画节片头动画幕后大揭秘!

wuhu动画人空间 2018-10-03 11:54:03



1910年,在蒙马特尔的一个酒吧,发生了一段神奇的故事!



狡兔酒吧


这部昂西动画节的片头,其实不是只是随随便便的打打闹闹,整部动画作品有非常多的细节点:



  1. 狡兔酒吧的故事!


狡兔酒吧(Lapin Agile)是法国巴黎蒙马特著名的酒吧,在陡峭的鹅卵石路Saules街22号,这里是20世纪初巴黎的艺术心脏,是一群正在打拼的艺术家和作家最喜欢的地方,这里进行过无数关于艺术的高谈阔论,他们当中的常客有毕加索,莫迪利阿尼,阿波利奈尔等。



动画中对这一块还真是神还原!




不但连外景需要有事实依据,连内景的细节都还原的非常严谨!



2.打斗中所迸发出来的颜色构成都是从绘画作品中提取出来的!




3.再比如到打斗位置的分析:




4.玻璃杯被打翻自由落体的破碎感!




5.在动画片里出现的每一位角色都有迹可循!



比如动画里对峙的两位主角,一位是毕加索,一位是马蒂斯。



毕加索和马蒂斯


6.酒店老板和毕加索的关系是?



    毕加索1905年的这件油画《在狡兔酒吧》(At the Lapin Agile)使他扬名世界,画中人是扮成丑角的毕加索和他当时的情人热尔梅娜·皮乔特,画作背景中弹吉它的人是狡兔酒吧的老板弗莱德·吉哈德。


那个很有特色的胡子还是保留了!



来看看完整版幕后花絮吧!




拓展阅读



毕加索与马蒂斯的故事


参考资料:艺社会《毕加索与马蒂斯那点事》


毕加索和马蒂斯无疑是20世纪世界美术的两座高峰,他们有着半个世纪的友谊,当然,也有些“小摩擦”。

 

毕加索前期设定


马蒂斯前期设定


出生于1869年的马蒂斯比毕加索大12岁。他们的认识是因为格特鲁德·斯坦因女士,斯坦因是位文学家,就连海明威也曾深受其影响。同时,她也是位收藏家,收藏有大量的塞尚、马蒂斯等大师的作品。

 

在斯坦因撮合他们认识的时候,马蒂斯早已是功成名就了,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宠儿。而毕加索还只是在“洗衣坊”过着波希米亚生活的穷画家。初次见面,马蒂斯滔滔不绝,毕加索却说不上什么话,这让要强的毕加索一直耿耿于怀。

 



年长一轮的马蒂斯对毕加索有着父亲般深深的爱。他对毕加索开创立体主义不无影响。据马蒂斯回忆:“在雷恩街,我常常经过佩尔·索瓦热的商店,窗上常有小巧玲珑的黑人雕刻。我被他们的特征,尤其是线条的纯真打动了,因为这简直和埃及艺术一样好!于是我买了一个给斯坦因。


不久,毕加索来了,他立刻喜欢上这个小雕塑。第二天早晨,我走进他的画室,看到地上扔满画布,每张画布上都画着同样的内容——一副女人的面孔,上面只有一只眼睛,长长的鼻子一直伸进嘴里,肩上 披散着一蓬头发。立体派就这样诞生了。”

   

话虽如此,但马蒂斯对毕加索立体主义的开山之作《亚威农少女》却完全不屑,大骂这是对现代艺术的嘲弄与亵渎,甚至扬言要“搞垮”毕加索。


《亚威农少女》


毕加索也年少气盛,同时又对这位比自己早成名的长辈心怀嫉妒,把他看作自己艺术上的劲敌,他曾说:“与我相比,马蒂斯不过是个少妇。”而马蒂斯也曾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和毕加索一起展出,就像和一名癫痫病人走在一起。”

 

虽然暗地里可能在用力较劲,但面上两人还是表示出相互欣赏的。据说有记者问毕加索:如果你重新开始画画,你会怎么画?毕加索说:我会像马蒂斯那样画!记者说:天哪,马蒂斯的回答是像毕加索那样画!

 

为了证明他们的相互欣赏,两人经常互换作品。毕加索收藏有马蒂斯画他女儿的《玛格丽特肖像》,马蒂斯则收藏了毕加索的《水壶、碗和柠檬》,两幅作品的 大小竟是一样的。


不过据说在挑选作品时,双方不选自己觉得好的作品,而是选择对方最乏味的作品,以证明对方的平庸。甚至据说毕加索还在马蒂斯的画上练飞镖。

 

马蒂斯与毕加索还真确确实实的作过联展:1918年,两人曾在巴黎一家画廊举行一次联展。1945年,两人又在伦敦维多利亚和阿伯特博物馆举行第二次联展。不过因为他们都有同一位收藏家斯坦因,两人也会时常争风吃醋。

 

其实,在内心深处,毕加索对马蒂斯还是充满敬畏的。他说:“没有人比我更仔细地研读马蒂斯的作品,也没有人比马蒂斯更深地了解我的作品。”他们俩的画确实多有相同。

 


马蒂斯设定


马蒂斯后来定居尼斯,那时,毕加索只要来南方,总会去看望马蒂斯。甚至为了让老友高兴,他特意让情人弗朗索瓦穿上马蒂斯喜爱的紫色和绿色的衣服。这一下勾起了马蒂斯绘画的欲望,提出为弗朗索瓦画像。但却让毕加索醋意大发:“真是的,太过分了,我给莉迪娅(马蒂斯秘书兼情人)画像了吗?”

 

马蒂斯相当看重与毕加索的友谊,每当毕加索要离开时,他总在喃喃自语:“希望你常来,我们应该在一起多聊聊。如果我们俩有一个死了,有些话,另一个跟谁说去啊!”

 

马蒂斯去世,毕加索没有出席葬礼,甚至连马蒂斯女儿的电话也没接。不过数月后,毕加索以马蒂斯的色彩风格改画了德拉克洛瓦的《阿尔及尔的女人》。不知他是否在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悼念马蒂斯,以纪念彼此近半个世纪的友谊。

 


《阿尔及尔的女人》


康定斯基说: “马蒂斯:色彩;毕加索:形式。两个伟大的流派,一个伟大的目标。”这两位大师,不仅给我们留下了精彩的画作,还留下动人的故事。



新加入的小伙伴们请注意!往期精彩内容在平台里的wuhu主页上,可别错过哦!


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欢迎留言和wuhu三侠互动!


动画人都是爱点赞的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