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这部年度最佳动画,反派竟然是从《星战》借的!

Mtime时光网 2018-12-05 16:54:43


  顶着“耐克创始人之子”的家族光环,“富二代”出身的塔拉维斯·奈特拒绝“啃老”,走上了定格动画这条艰苦的匠人之路。最近,这位莱卡工作室掌门人带着自己的导演处女作《魔弦传说》来到中国(影片正在内地热映中),在与我们的对谈中透露了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猛料。


1.大反派从《星球大战》“借脸”


  《星球大战》是奈特小时候在影院里看的第一部电影,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魔弦传说》里的大反派月亮王在设计的时藏这导演迷影情怀的彩蛋。


  月亮王的脸型酷似《星球大战》里帝国军的首领塔金,由已逝影星彼得·库欣扮演。不仅长得像塔金,月亮王胸口的盔甲标志也是奈特参照《星球大战》中死星的形状设计的。



  渔村市集上村民的样子,则是直接从电影的幕后团队中“借脸”,奈特表示“这也是对大家辛勤工作的致敬”。


2.《一代宗师》颠覆影片的打斗设计


  《魔弦传说》在故事风格上参考了《哈利·波特》与《魔戒》等魔幻经典的套路,而视觉风格上则深受东方电影大师的启发。奈特导演说影片在色彩运用上会参考张艺谋的《英雄》,宫崎骏在动画风格方面的影响极大,塑造武士作为主角的时候大量参考过黑泽明的电影。


  制作《魔弦传说》耗费了五年时间,期间刚巧《一代宗师》在美国上映。王家卫对武学的诗意表达让奈特大吃一惊,看完《一代宗师》之后,奈特回到工作室把《魔弦传说》打斗场景的动作设计彻底推翻重做了。

  可以说没有这些亚洲电影大师的作品,《魔弦传说》根本不会存在。


3.三秒镜头耗时一周才能完成


  定格动画中,少有作品会像《魔弦传说》这样频频出现繁杂的动作打斗镜头。 据奈特介绍,拍摄定格动画拍打斗戏的难点在于必须要让动作流畅具有连贯性,设计的动态效果特别多,摄影机要跟着角色“跳芭蕾”。



  “拍打斗镜头几乎成了数学问题,我们得精确计算出每个镜头拍摄的角度和人偶的位置,才能让角色的动作看上去是一气呵成、充满爆发力的。三秒的镜头要拍摄整整一周。”


4.所有场景都源自定格动画


  影片中我们看到的所有场景,都是定格动画做的,有些是人偶、有些是微缩布景,但每个镜头里的东西都是做出来的真实模型。



  《魔弦传说》最特别之处在于把多种艺术手法融为一体,有定格动画,有CG渲染,有手绘动画,相辅相成。通常一个镜头里,你可能会看到定格动画做的部分,同时还有手绘的背景比如烟雾效果啊、云彩啊,最后加上CG效果的增强。


5.角色表情包全靠3D打印


  《魔弦传说》是莱卡公司第一次大规模使用时下很潮的3D打印技术参与制作,“3D打印主要是用在制作角色面部表情动态的时候。我们在电脑上模拟出理想的面部效果,然后通过3D打印机做出上千个这样的小面具”。




  奈特在采访中随手拆下了带来中国的久保模型,久保的头发、面孔、眼罩均为可拆卸的部件,头颅内的眼球也能够人为调整位置来传递不同的眼神,极为传神。“这些面孔背面都做过标记,这样模型师就知道那个镜头那个场景应该给久保拼装什么表情的面孔。3D打印没有让电影制作更简单或者跟省钱,它只是让人物的情绪动态更真实了。”


6.九个月解决海水难题


  如何处理水的元素,这对CG动画来说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更别提要在定格动画中表现海水,甚至还要角色频频与水互动了。《魔弦传说》的团队偏偏不信邪,花了9个月的功夫高低这件定格动画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有跟海水有关的镜头,我们都有先做实景实物测试效果,还制造了海浪机器,在上面铺上垃圾袋来模拟海水波动的定格动画效果。”

  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呢?奈特解释说:“即使有CG辅助,我们依然想先试试如果实拍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会把实拍出来的海水效果交给CG团队,让他们尽量去模拟定格实拍的效果,这样跟影片整体视觉元素才能形成统一,不然单纯做CG会很出戏的。”


7.一个场景包罗当下所有动画技术


  影片中布景数量之多,风格区别之大,也是定格动画里很少见的。做定格动画从节省人力物力的角度来说,制作方会希望循环使用大环境布景,但是《魔弦传说》就像一部公路电影,每到一个地方都是新的场景和环境,直到最后才回到了开场的地方。




  每个场景都给制作团队带来了新的挑战,比如雪地的部分,角色每次移动都要跟着在雪地上印一个完全对称的脚印。其中最复杂的一个布景是久保被外祖父引诱的梦境,那是一个折纸做出的世界,“我们用了微缩模型,用过数字模拟,用了实物人偶,还由CG渲染,所有你能想到的技术都在那一个场景里派上用场了。”


8.片尾曲“弦之泣”是导演与母亲的专属歌



  奈特是半路出家的定格动画师,年轻的时候他曾经做过说唱歌手,对音乐的热爱来自母亲的影响,奈特的妈妈是披头士乐迷,而‘弦之泣’就是奈特与母亲最爱的歌曲。

  这首歌不仅是母子情感纽带的寄托,歌词中传递的感情几乎与影片的情绪一致。“在录歌的时候,我们把原曲进行调整,融入了东西方音乐元素,新乐器和传统乐器一起用,就像制作这部电影的感觉一样。最后加上完美的人声,听上去好似一位母亲在向孩子吟唱,这就是影片想要表达的情绪。”


9.“我们想得奖,但更关键的是坚持做有意义的动画”




  莱卡这些年为观众带来了很多优质的作品,遗憾的是在颁奖季中的运气不佳,频频斩获提名却很少获得大奖赏识。

  对于奖运不济的现实,奈特看的很透彻“我觉得颁奖季这种事,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让大家注意到这部电影。毕竟我们是个独立的小工作室,没有大公司那种宣传投入级别。当然,我还是希望能赢的......但对我们来说最关键的还是要做有意义的动画。”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