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久违了,《银河英雄传说》

澎湃新闻 2019-06-13 18:29:05

郭晔旻丨文


2018年4月伊始,作为日本动漫新番的《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第一季《邂逅》闪亮登场。这一时刻,距离上一部《银河英雄传说》的动画开始放映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年。毫无疑问,就一个“IP”而言,一代人的时间足以令其带上“怀旧”的印记了。



实际上,在日本数不胜数的动漫作品里,《银河英雄传说》的出现颇有几分另类色彩。通常的日本动漫的来源,往往以漫画改编居多。譬如成为中国80后一代人回忆的《圣斗士星矢》,就是来源于车田正美在《周刊少年Jump》上的连载漫画《女神的圣斗士》。另一部知名度极高且长盛不衰的动漫《名侦探柯南》同样也是改编自漫画大师青山刚昌在《少年周日漫画》杂志上的连载。


而《银河英雄传说》虽然也有漫画版本,但动画从根本上说却是直接来自田中芳树的同名长篇架空历史小说。此书共10卷,200多万字,正传的故事开始于“宇宙历”796 年(书中的宇宙历元年即公元2801年),在叙述正传之前,田中写了一个长达两万字的序章进行背景的铺垫,以编年史的形式,叙述了自公元2129年开始的这1500余年中,人类历史的发展变迁,以及两大对立势力———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的成立和衰败。小说跨越1500年的时间段,前后出现的有故事情节的人物超过 200 位。这样大的篇幅下,作者把全书的结构控制得很好,大部分章节都可以独立成篇,又可以和其他章节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全书的创作时间长达6年(1982-1987年),却能始终保持在同一水准上,殊为不易。


《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第一季剧照,莱因哈特


值得一提的是,与其他一些架空历史小说的主角光环截然不同的是,田中芳树有一个吓人的外号——“杀死所有人的田中”,这是指此公的作品中,主要人物多数以死亡收场,这是田中著作的一大特点。他的作品中始终弥漫一种悲剧气氛,《银河英雄传说》连载10年,崇拜者众多,田中却丝毫不顾读者的要求,把中心人物莱因哈特和杨威利全部“杀死”。他以后世历史学家的口吻提醒读者们“历史规律不可改变”,因为真实是残酷的,让英雄人物走向死亡也是为了将真实感带入读者的阅读体验中这一目的。他最喜欢的就是以一个后世历史学家的口吻,冷冷地描述当前正在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本书堪称叫好又叫座,在1987年首次出版完结后的翌年就获得星云奖日本部门长篇作品奖;截至2005年,日文版《银河英雄传说》的小说销量已经超过1512万册,相当于每8个日本人就拥有一册。


也是在《银河英雄传说》出版完结的第二年,小说就被改编成了动画作品。1988年2月6日,改编自小说外传《击碎星辰之人》的剧场版作品《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长60分钟)便成为《银河英雄传说》动画版系列作中最早制作的作品。


这部动画的导演石黑升(1938-2012年)创作过《超时空要塞Macross可曾记得爱》《铁臂阿童木》这样经典作品,对宏大场面的刻画一直非常到位——这一特点仿佛是为《银河英雄传说》的宏大史诗度身定造的。从1988年12月开始,由石黑升担任总监督的《银河英雄传说》动画版OVA分六期(本传四期110话,外传两期52话)播出,持续播放到12年后的2000年7月21日才告结束,使《银河英雄传说》成为一部空前的长篇巨制动画。其中,本传的剧情与小说基本一致,绝大部分台词完全相同。两期外传动画中有些依原著或改编原著外传制作,有些则为原创故事及剧场版。


《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第一季剧照,杨威利


无论是《银河英雄传说》的小说,还是动漫,乃至是个人电脑上的游戏,在世纪之交都曾在中国风靡一时,甚至反战的田中芳树借小说人物之口说出的一些政论,也曾在各种中文论坛风行一时,譬如“我最讨厌的是把自己藏在安全的地方,然后赞美战争,强调爱国心,把别人推到战场上去,而自己在后方过着安乐生活的人”这样闪烁着智慧的警句。


但话说回来,如今毕竟是21世纪也已过去将近五分之一的年代了。大约从十年前开始,《银河英雄传说》在中文网络上的大潮逐渐退去,“银河帝国”也好、“自由行星同盟”也罢,在中国的90后、00后中的知名度每况愈下也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小说主人公之一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对整个银河系的征伐刚刚开始的时候所说的那句“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或许是个例外。这句话里包蕴的万丈雄心,着实很容易点燃人的热血,不过现在的人们在激动之余,也不见得会想起这句话的原始出处来自《银河英雄传说》。


在这种情况下,《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的横空出世实在是令人久等!早在2015年,日本动画公司“Production I.G”就宣布将重新制作《银河英雄传说》动画。暌违三载后,如今面世的《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实际上是“Production I.G”方面与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松竹株式会社共同制作的(其中动画部分由“Production I.G”实际制作)。按现有计划,第一季《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 邂逅》共计12话,于2018年4月开始播放;第二季《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 星乱》则准备于2019年在日本全国电影院以上映活动形式公开。共12话,分3回(3章)上映。以此总计24话的规模,在今日完全市场经济化运行的日本动漫市场,已是一个颇带有几分冒险意味的大手笔。要知道同样是间隔多年后的著名老“IP”重(续)拍,2002-2003年的《圣斗士星矢OVA 冥王十二宫篇》不过只有13集而已。



相隔三十年之后,新的《银河英雄传说Die Neue These》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尽管在制作上与上世纪80年代石黑升导演的动画版并无关联,但新动画仍然可以与老版本比较一番。


《邂逅》的第一集与老版动画的第一集同样名叫《在永远的黑夜中》,这无疑是对石黑升导演的经典作品的致敬之举。毋庸讳言,过去三十年的时代进步首先反映在了画面质量的提升上:精彩的CG特效,有高达即视感的酷炫战斗画面令人眼前一亮,更能体现星际战争的宏大和未来宇宙战舰的科技感。与此同时,新版本摒弃了老版本的歌剧式开头,其利弊得失,倒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除了视听效果之外,两个版本的动画在剧情设定上也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变化。新版动画的开场是把时间轴调回十年前左右,少年莱茵哈特在湖边观景,正好看见舰队起飞的场景,小莱茵哈特一脸憧憬的眼神……随后就与老版本一样,故事直奔主题,径直从《银河英雄传说》小说所写的“银河帝国”与“自由行星同盟”的第一次会战(“亚斯提星域会战”)展开。至于故事发生背景的“银河帝国”“自由行星同盟”以及“费沙自由市”三方势力的来龙去脉则只能用寥寥几句旁白一带而过,个中原因自然是由于田中芳树写作小说时用了类似于后世历史学家的口吻,记叙多于人物对白,还穿插着大量背景介绍,对于动画化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所以尽管间隔了三十年,动画制作方大概还是没有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还是只能通过旁白的形式尽量将故事交代清楚而已——虽然其实也不是说得很清楚,比如“银河帝国”的来历,仍旧令不谙《银河英雄传说》原著的观众感觉一头雾水。


《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第一季剧照


总的来看,新版本动画显然比老版本来得简洁,虽然一集的时长都是25分钟左右,但《邂逅》第一集《在永远的黑夜中》结尾处的剧情,实际已经发展到老版《银河英雄传说》动画第二集《阿斯塔特会战》的近三分之一处——这就意味着在情节选择上势必有所取舍。


老版动画中一些虽有趣味但无关大局的细节自然因为时间限制的原因失去了出场机会。譬如,田中芳树在小说里对未来的星际战争一个有趣想象是“密舱床具就是在轻型塑胶制的密闭水槽内放约三十公分满的浓盐水,水温保持在32℃。躺在里面,与外界的色彩、光热、音响完全隔离,静谥舒适。据说,在里面泡上一个小时,可以恢复身心疲劳,效果相当于熟睡八小时”。这个体现未来“黑科技”的细节在老版动画里通过画面与对话有所反映,但令人印象不深,所以在新版本里干脆就彻底不见了踪迹。与之类似的是老版本里提到了小说中的“加上电子机器人技术的发展,直至现在,凡是送到军医手上的生命,都有九成存活的机率”在新版本的《邂逅》里同样付之阙如了。


《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第一季剧照


更重要的是,尽管《银河英雄传说》称得上是一部“银河帝国”与“自由行星同盟”双主线的作品,但从《邂逅》的第一集看,制作者明显只选择了剧情从“银河帝国”或者说是“银河帝国”一级上将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视角单边展开,至于老版动画第一集中颇有些戏份的“自由行星同盟”灵魂人物杨威利准将,只在新版动画片的结尾给了一个背身的全像,虽然老版动画里杨威利戴帽子的经典动作依旧保留,但毕竟是在新版中的登场连“犹抱琵琶半遮面”都没轮上……这样做的好处,不外乎令剧情的节奏变得更加洗练。与此同时,缺点当然也很明显,对于“自由行星同盟”第一智将的杨威利是如何走上前台的交代并实施扭转乾坤的指挥,新版动画里的交代几乎没有,而前半段“亚斯提星域会战”这场在小说描述中堪与历史上的萨尔浒之战相比的以集中兵力破解敌方“分进合击”战术的精彩战例也给人一种强烈的“遇见开打,打完掉头,再遇再打再掉头”的流水账感觉,足见播映时间的限制还是带来了一些遗憾。


无论如何,距离《银河英雄传说 Die Neue These 邂逅》盖棺定论的时间尚早。或许,在已经播出的第一集中最应该受到好评的是片头的那句旁白:“这里讲述的故事就算与你所知相近,人物似曾相识,那都是历史的偶然或必然”。此句堪称一语双关(既指原著的“架空历史”,也指多年前的老版动画):三十年后在荧幕上与《银河英雄传说》的难得“邂逅”,已经足以令怀旧而又梦幻的感觉油然而生……




本期编辑 郦晓君


推荐阅读


“没人能阻止中国统一,我们拭目以待”,中国驻美大使的这番话太提气!

武汉理工研究生坠楼身亡!疑遭导师精神压迫,甚至被要求喊“爸爸”

滴滴迎来新“对手”!又一巨头高调入场,关键它还使出这招

一名网络水军的日常

少女挥刀杀父:内向的尖子生和背后的家暴疑云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