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读者观点|从王微“三部曲”看国产动画电影投资的“情怀与商业”

东西文娱 2021-02-18 15:09:36

本文东西文娱读者来稿观点分享转载请联系东西文(微信号:EW-Entertainment


关键词:追光动画|王微|合家欢|动画电影


导读


今天发布的内容是一篇读者投稿。


这篇投稿探讨的直接起点是4月初,追光电影上映的第三部动画电影《猫与桃花源》,作者是一名从业多年的动画电影从业者,应其要求,署名为其笔名。


我们在4月4日,《猫与桃花源》上映前一天,发布了与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的对话实录(追光“第三子”《猫与桃花源》: 王微的细腻、耿直、自觉|EW问答实录(点击回顾))这是这部电影上映期间最为翔实的一篇对话。在这次访谈中,王微谈到了对《猫与桃花源》的期待,对合家欢动画电影的理解以及追光动画的后续项目储备等等。


不得不说,在两部前作的基础上,王微对《猫与桃花源》是有期待的,他希望追光能做出一部足以让普通观众记住的电影,他希望《猫与桃花源》就是“那一部”。当然他也表示,如果《猫与桃花源》做不到,就等下一部。而随着《猫与桃花源》4月5日上映以及当下的档期形势,票房基本已经定格。


正如我们所预料的,在过去的一周中,关于这部电影本身的讨论,以及由此衍生开来的关于王微、关于追光的讨论,以及关于国产动画电影的困境等话题,再掀尘嚣。今天的这篇投稿正是写于作者在影院观看完《猫与桃花源》之后。作为一位同样正打造自己的原创动画电影的动画人,作者提到了“合家欢动画电影”的商业模式问题、中国合家欢动画电影的可能解决方案、国内青年向动画电影的市场空间等,同时作者身处行业亦表达了当下国产动画电影融资环境的担忧。


事实上,当下追光动画的尝试以及遇到的挑战,在国产电影中并非孤例,比如近期上映的原力动画制作的首部原创动画电影《妈妈咪鸭》投资2亿,最终票房3700余万,令人唏嘘。这也使得对中国动画电影出路的探讨不绝于耳。关于其中暴露的问题,常被说起的编剧、导演缺失等等,王微此前也在我们的对话中提及,如今看来恰似一种回应。



在王微的“合家欢动画电影“连续三部尝试之后,追光的第四部作品将是青年向的动画电影。神话IP可以弥补追光前三部作品没有IP基础、故事和受众面的弱点。这被外界视为,一向致力于合家欢动画电影的追光在作出调整。


回顾追光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在创立以来的五年里,追光的产量并不低,5年出了3部动画电影,近三年保证一年一部上映,技术趋于稳定,动画风格日渐形成。在与我们的对话中,王微表示,追光并非在对标皮克斯,“中国皮克斯”一直是外界的一种误读。对于现在的追光动画而言,或许已经有了一种自觉,回归自我走出自己特色的动画之路。


中国动画电影在成长的过程中,从来不缺问题提出者、批判者,而我们更希望提供理性分析的视角,希望这篇来自业内的投稿能为行业发展带来启迪。以下投稿主要阐述了三个核心观点:


第一个观点指出高水准动画电影要赢得市场只有合家欢一条路可以走,受众足够广匹配高成本制作;


第二个观点指出合家欢动画电影的海外发行可以进一步分摊成本,这或许可以成为当下中国合家欢动画电影的一个阶段性解决方案;


第三个观点指出中国市场青年向动画电影的路并不好走,也许爱情向的电影更有机会。


下为投稿原文,欢迎留言探讨。



前言


作为动画人,也许不该在这个时候给王微和他的追光动画雪上加霜。但也因为同是动画人,更不能在此刻束手旁观。

 

虽然《猫与桃花源》从制作上来说是一部非常良心的作品,制作精良,从画面上已经不亚于“小黄人”系列电影。仅仅用7500万人民币就做出好莱坞至少要8000万美金的效果,相信追光在制作技术上确实是用了心的。但是真正的动画电影只有良好的画面表现是远远不够的。而更可怕的是王微因为经历三次“合家欢”电影失败后,要转做所谓的青年向动画电影。听闻追光要做青年向动画电影,而如果转向青年向制作动画电影,死亡的几率可能更大,国产动画电影真的经不起这样折腾了。

 

在目前中国动画电影发展初级阶段,可以说在这个市场每一次风吹草动都可能会影响整个行业的命运,王微动画电影的失败,已经不是他个人承受一点损失而已,而是涉及到整个资本市场对国产动画电影信心问题。


毕竟绝大多数心怀梦想的中国动画电影公司不是都像追光一样幸运,可以在诞生之初就带着光环快速融资几千万美金,而是要辛辛苦苦磨破嘴皮找资本爸爸们弄一点制作经费。但是资本爸爸们也是要为投资者负责的,每一部国产动画电影的失败都是整个行业的失败,会极大打击资本对国产动画电影的信心,如果继续这样失败下去,谁还敢在动画电影上投资呢?恐怕从此以后都不会有人再敢投资中国动画电影了。


高水准动画电影要赢得市场只有合家欢一条路可以走


好莱坞把高水准动画电影都定位在“合家欢”模式上是有着深层次原因的,甚至可以说高水准动画电影要赢得市场只有合家欢一条路可以走,除此之外都是死路一条。

 

“合家欢”动画电影的概念是皮克斯的创始人之一约翰拉塞特提出来的,那就是让从2岁到92岁人人都喜欢看。这对于总想找精准定位的营销人来说无疑是非常颠覆性的理念,一件产品怎么可以没有特定的受众人群?这简直就是营销界的大忌。但是皮克斯却顶着一片质疑声做到了,在1995年推出了《玩具总动员》一炮而红,收获全球票房3.62亿美元,创造了动画电影全新纪元。制定了新的行业标准,让世界迎来了动画电影新时代。



在动画电影迎来“合家欢”这一风格的时候,作为老牌动画电影公司迪士尼都倍感压力,迪士尼过去的传统动画电影主要受众群还是孩子,冲击之下,迪士尼甚至大量地裁员解散动画电影制作部门。所幸,迪士尼最后在2006年用74亿美元收购了皮克斯,有了皮克斯的班底才算再次扎稳了脚跟,没有被时代抛弃,在动画电影上重现了辉煌。

 

为什么只有合家欢才是高水准动画电影的唯一出路?因为动画电影就是一部全程特效的电影,如果想要获得良好的视觉效果,巨额投入是难以避免的,梦工场、迪士尼一部动画电影的投资都在1.5亿至2亿美金左右,完全媲美《钢铁侠》、《复仇者联盟》这样的超级特效大片。哪怕是成本控制出色的照明娱乐所制作的“小黄人”系列,投资也要8000万美元左右。

 

而重金制作的电影,如果仅仅针对儿童市场或某一小众特定人群,都很难回本。如果不能让更多的观众走进电影院,是不可能盈利的。只有观众定位在无论是小孩还是成年人,不管是带着自己的孩子,还是男女朋友,或者自己的父母,都可以看,并且都喜欢看的合家欢,才能拥有足够大的市场。所以合家欢式的电影是唯一出路,否则就算是好莱坞做的动画电影也是死路一条。

 

比如大名鼎鼎的特效公司工业光魔2011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兰戈》,耗资1.35亿美元,制作水准可以说在当时登峰造极,画面效果无可挑剔。可《兰戈》制作虽好,却是一部彻底的炫技作品,因为这种另类、黑暗、西部朋克风格的动画电影只能满足小部分观众的需求,哪怕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奖项,全球票房仅有2.45亿美元而已。



《神偷奶爸3》仅投资8000万美元,全球票房则超过10亿美元,所以即使是强大的好莱坞公司,如果不按照正确的模式出牌,也很难获得好的回报。

 

如果说有些特别的动画电影也能获得比较好的收入的话,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香肠派对》,是一部彻底成人向的R级电影,但由于投资很低,仅有1900万美元,那么就算只有1亿美元的票房已经算大赚了。但对于真正想做出高水准作品的公司来说,动辄1、2亿美元投入的动画电影如果只收入1亿美元,那真的是欲哭无泪。

 

海外发行可以分摊高成本

 

在一次采访中王微说做动画电影比做土豆网难十倍,这不是谦虚之言,而是事实。可遗憾的是,王微虽然意识到了动画电影的难度,却似乎并不知道如何解决。


对于中国动画电影来说,高达8000万人民币的投入,如果能走向海外,成本不算高。但如果市场仅仅针对国内,可能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了。所以很多国内动画电影团队,都力求做一部全世界人都喜欢看、具备海外发行基础的作品。

 

《猫与桃花源》因为人物设定很像《爱宠大机密》,还算是有一定的国际范,但故事设定则是连中国人自己都不喜欢的所谓“中国风”,目前为止追光三部片子都是解读中国传统文化、中国元素,但这些演绎连中国观众自己都无法接受,不知是否有打动完全没有敬门神、养茶宠、读诗等等这些生活传统的全球观众?



动画电影的生命线就是要搞笑,而且是高级的搞笑,但就我观影的场次看到《猫与桃花源》观众并没有这种反应,观影全场几乎听不到笑声。归根结底,拍这部电影还是一个真人电影思维在作怪,如果里面的故事情节发生在真人电影的世界里还不算过分,但发生在动画电影里,那样的玩深沉真的好吗?


  

青年向动画电影中爱情故事更有机会

 

看电影在今时今日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休闲活动,而是具备一定仪式感的社交活动。在休息日呼朋唤友,化好妆,穿着漂亮的衣服,来到购物中心,还要花上几十块的门票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欣赏一部电影,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休闲活动,而是社交活动,在社交时,看电影就不再是一个人的事情,选择电影就必须满足所有参与人的共同需求,如果一个团队中只有一个人想看一部电影是很难成行的,所以合家欢电影具有很大的市场。

 

如果追光真的想转做青年向作品,那么给个建议,就是投资最好不要超过2000万,因为此类动画电影的市场也就那么大。君不见有十多二十年粉丝积累的《圣斗士》、《火影忍者》之类的青年向动画电影在国内也就是几千万票房的号召力。



如果非要做青年向的动画电影,不如再明确一些,就是做爱情、情侣向的电影,一定要有优美的画面和让人痛不欲生的爱情故事,要能骗眼泪的爱情故事才是好的爱情故事。比如《大鱼海棠》走的就是这个路子,得女性者得天下,不知道追光团队有没有这种做爱情故事的基因呢?


结语

 

中国动画电影刚刚起步,还处于特别脆弱的时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让其夭折。做好一部真正好的动画电影确实非常难,但和技术相比,方向更加重要。中国的动画电影和世界的差距早已不再是制作水平了,毕竟只要肯花钱,这些硬性的技术解决方案总是有的。

 

真正的故事差距,可能只是差一个人罢了。文化产业是个靠一个人就能改变行业的神奇产业。比如刘慈欣凭一己之力将中国的科幻小说水平拔高到了世界顶级,印度的阿米尔汗也是凭一己之力就把印度电影抬到了世界水准。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和技术能力都已经完成了足够的积累,缺的也许只是那个能改变这一切的人罢了。

 

一个忧国忧民的动画电影人S

2018 4.6于上海



前期相关阅读

(点击链接阅读)

追光“第三子”《猫与桃花源》: 王微的细腻、耿直、自觉|EW问答实录

从被唱衰到再被追捧,皮克斯用《寻梦环游记》给想卖身的动画公司们上了一堂重要的课

片库|《大世界》们的价值:Cult、成人动画

七创社创始人曲晓丹问答实录|原创二次元爆款《凹凸世界》衍生品成功变现背后:仅靠IP立足违背动画盈利逻辑


关于东西文娱


文娱研究机构

Glocal视角的文娱观察,“价值”导向的文娱分析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