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每日一思一画(日本动画大师高畑勋去世)

插画与品牌设计 2021-10-31 16:32:03



何大大推荐| 总 第 1853


来源:wuhu动画人空间

ID:wuhu1768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尊重原作者的版权




据外媒报道,吉卜力工作室创始人之一,日本动画大师高畑勋去世,享年82岁。wuhu一大早得到消息,惊的从床上跳起来了,这......太突然了!


前辈的《我的邻居山田君》、《百变狸猫》、《萤火虫之墓》《辉夜姬物语》等作品深深的影响了一代动画人。




高畑勋动画的题材大都来自于文学、历史或现实生活,相对于宫崎骏的神奇瑰丽,押守井的尖锐晦涩,今敏的诡异神秘,高畑勋动画平实而又生活化。


他的动画更多是面向琐细的生活涓流,或是童话化表现,或如实再现,更多温馨与感伤。他的作品洞悉人性冷暖、笔调深邃、关注社会现实、哲学意蕴浓厚。他用超现实化的童话手法与现实化的散文式叙事手段编织了一曲平凡而感伤的岁月之歌。



高畑勋出生于1953年是著名导演、编剧和制作人,1959年高畑勋加入了东映动画,开始接触动画事业,1963年担任动画电影《小王子与八头龙》的副导演,1964年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动画电影《狼少年》获得了好评。


1968年,与宫崎骏、大冢康生等合作执导冒险动画电影《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之后的1971年高畑勋离开了东映动画,与宫崎骏、小田部羊一等人一起进入“A-Pro”工作,这也为高畑勋和宫崎骏日后合作创立吉卜力工作室奠定了基础。


与宫崎骏一起工作之后,两人一起完成了很多经典的动画,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悉,高畑勋是宫崎骏动画《风之谷》的制片人,也是《天空之城》的制片人,同时还担任奇幻动画《魔女宅急便》的音乐制作,同时也是《红海龟》的艺术指导。


除了这些之外,高畑勋自己也曾创作出过很多经典的作品,包括《红发少女安妮》、《我的邻居是山田君》、《小麻烦千惠》、《岁月的童话》以及让人看一次哭一次的《萤火虫之墓》和讲述人生哲理的《辉夜姬物语》等等,是动画界的大师。


高畑勋也因为在动画界的突出表现而获得了无数的奖项,包括第15届日本电影学院奖话题奖-最具话题影片奖、第3届文部省文化厅媒体艺术祭动画部门优秀奖、第62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金豹奖、第42届安妮奖最佳动画电影导演奖、第43届安妮奖温瑟·麦凯奖等等。




前辈的动画一生

撰文 | Sherlock3003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  奇遇电影 (ID:cinematik)

编辑:wuhu君
文章有删减

 早年岁月


高畑勋在家中七子女中排行老幺,于1935年生于三重县伊势市,与市川崑同乡,还是岩井俊二的姑父。


1943年因为其父工作的原因,他们一家人搬到冈山市。在那里,他们亲历了1945年冈山大空袭的他,把那段经历称为“我人生中最可怕的噩梦”。这一亲身经历后来被用在了《萤火虫之墓》(1988)一片中。



1945年冈山市被盟军大空袭

这个幼年经历的历史事件被搬进了《萤火虫之墓》,能看得出在动画里的空袭的刻画和情绪的渲染是多么的深入人心。


说到前辈为什么开始的动画之路,在他学生时代的时候,高畑前辈观看《邪眼暴君》(又译《通烟囱工人与牧羊女》,1952)一片后大受触动,决心从事动画事业。在东京大学法文科毕业后,他便加入了东映动画。



《通烟囱工人与牧羊女》,1952


《国王与小鸟》,1979

《通烟囱工人与牧羊女》是法国最伟大的动画片导演保罗•古里莫和编剧雅克•普莱维尔于1948年根据安徒生完成的剧本,但制片人漠视它的价值,所以两人退出了,《通》于1953年上映。到了1967年他们拿回了版权,花了近十年时间重新制作成《国王与小鸟》。


而《国王与小鸟》对高畑勋与宫崎骏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作品,宫崎骏曾说过(这部动画)“好比我在动画电影圈里的亲生父母一般。”高畑勋也认为,该片是给自己影响最大的一部经典作品,他说,“如果不是这部影片,我根本就不会想到要进入动画片的圈子。”

 

高畑勋与太田光对谈

高畑勋还在2007年日本上映的版本中亲自翻译了日文字幕,并和太田光进行了对谈。在修复版的海报上,有这么一句宣传语:“吉卜力的原点”。这部法国动画对于他们的意义,非同寻常。


1967年,高畑勋(上)与宫崎骏(下)在创作《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时的珍贵留影,一个30(高)、一个25(宫)



如今都步入老年的宫崎骏和高畑勋

说到这两位的前辈相识,那还真是一段故事,在东映,高畑勋与宫崎骏相识,并在制作其处女长片《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1968)时提拔后者为场面设计和美术设计。以越战为背景、反应制作人员工会斗争诉求的《太阳王子》公映后饱受好评,高畑勋也因此一举成名。


在当时几乎全部作品都以儿童为目标观众的动画界,如此现实而成人的一片显得异类。



《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1968



 重度拖延症患者高畑勋


原计划一年完成的《太阳王子》被拖了三年才公映,虽然两人的才华得到了认可,但处女作都敢拍三年,这样的性子是任何大制片厂都招架不住的。


1971年,高、宫两人离开了东映。接下来,两人或合作、或独立创作,各自都大放光芒。高畑勋制作了平均收视率高达20%的TV动画《阿尔卑斯山的少女》(又译《海蒂》《飘零燕》,1974),而宫崎骏也在1979年制作出了受到好评的长篇处女作《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



《阿尔卑斯山的少女》,1974

但高畑的问题是,“没有哪个制片人能连着帮高畑做两部作品”(其实宫崎骏也面临着这个问题),可谓是做一部高畑跨一个公司。


这种情况直到高畑制片、宫崎导演的《风之谷》(1984)再次瓦解其制作公司,由铃木敏夫专门为高畑勋和宫崎骏建立起了吉卜力工作室之后才得到改善。从此高畑总算找到了愿意迁就他的人,有了稳定的工作地点。


但高畑的拖延症,并没有随着吉卜力的建立而有所收敛。


《萤火虫之墓》制作期间,高畑因为进度问题和制片人彻底闹僵。最终,《萤火虫之墓》以“未完成状态”赶上公映,画面有两处出现空白(即便观众以为那是设计好的)。到了一个半月后的第二轮公映,完整的全片才制作完成。


《萤火虫之墓》和《龙猫》(1988)打包同日上映,两片的票房收入合计不到6亿日元,惨淡的数字让铃木苦笑道:“真是史上最差票房纪录。”


不过影片一经上映倒是好评不断。即使是动画的形式,却仿佛再现了神户轰炸,“真实”的战争场面和残酷的求生故事让无数观众潸然泪下,罗杰•伊伯特称之为“最伟大的战争电影之一”。


高畑勋的才华再次被肯定,他又一次刷新了人们对动画的见解,证明了动画也可以成为讨论严肃话题的载体。


《萤》DVD收录的花絮


宫崎骏的《魔女宅急便》(1989)完成后,当时的吉卜力除了高畑勋的《岁月的童话》(1991)没有其他的企划案,而这企划还是宫崎骏提出来的。


眼看夏季公映要赶不上了,企划兼制片的宫崎骏禁不住怒吼道:“我不会让这部电影击溃吉卜力!所以,我希望高畑先生能彻底改变作画方式!”


《岁月的童话》的人物设计与常规动画不同的一点便是面部肌肉的塑造。因为高畑想要追求“爽朗大笑”的效果,于是面部的线条不得不细微处理,少一条显硬,多一条又显老。自然,这是费时的。



妙子脸

以及,后来在谈及《岁月的童话》的背景制作时,来自美术监督男鹿和雄的肺腑之言:

 

美术监督男鹿和雄

可没想到之后高畑跟画师们一个一个打招呼说:“没事,就像之前那样画就行。”在宫崎发怒之后竟纹丝不动,日程拖延也毫不畏惧,画师们着实被高畑的强硬给吓住了。



《岁月的童话》,1991

铃木敏夫从《魔女宅急便》开始注重电影的宣传和发行,在更系统、正规的模式下,《岁月的童话》成为了当年的票房冠军,最终票房达31.8亿日元。


之后高畑的《百变狸猫》(1994)、《我的邻居山田君》(1999)同样也是一拖再拖,他就从来没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应该完成的工作。到了《辉夜姬物语》(2013),这份拖延更是变本加厉。



拖延8年的《辉夜姬物语》



《辉夜姬物语》

《辉夜姬物语》的企划早在2005年就提出来了。但当时的高畑坚持己见,倔强地说“我不打算再制作电影”。自2006年起西村义明担任责任人后,情况才开始有所改变。


西村义明最初的工作,只是劝说。之前几位劝说者,在高畑面前全都无功而返。而勤奋的西村,则是亲自拜访高畑家,几乎每天干着12小时的劝说工作,希望高畑能“回心转意”。


劝说成功后的三四年里,高畑开始慢吞吞地创作剧本。好不容易等他终于完成了,却万万想不到其原稿竟长达三个半小时。在铃木明确指出“这样的时长是没法画出来的”,又经过长时间的劝说(又是劝说)后,高畑最终才妥协到两个半小时。



此时已经是2012年12月

《辉夜姬物语》的分镜创作一直非常缓慢,一方面是由于分镜必须经过高畑勋草图设计、田边修(本片人物造型与作画设计)加以绘制两道工序,一方面则源于一段时间内高畑对高潮部分分镜的一筹莫展。


早于《起风了》三年就开始创作的《辉夜姬》,却最终比《起风了》晚四个月才上映。


制作成本为50亿日元的《辉夜姬物语》,最终票房为24.7亿。这是高畑自《我的邻居山田君》之后的又一次票房失利——看来拖延症也有玩脱的时候。



《我的邻居山田君》,1999


不过《辉夜姬物语》的口碑却一路走高:提名日本奥斯卡最佳动画;电影旬报年度十佳位居第四(《起风了》第七);提名安妮奖最佳动画、导演、音乐;还提名了87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



高畑勋与《辉夜姬》制片人西村义明在第87届奥斯卡现场

《辉夜姬物语》实现了吉卜力自《千与千寻》(2001)后的又一个艺术巅峰(可惜也是最后一次了);而高畑勋可谓再次刷新了动画的定义。


一部避开所有商业元素、采用非常规作画方式、讲述古代物语的长达137分钟(为吉卜力最长)的颇具中国水墨画神韵的动画长片,与当今商业导向的主流动画界是如此格格不入,仿佛莲之出污泥,显得格外精致而纯净。


《辉夜姬物语》是一位七旬老人八年磨砺的心血之作,它注定是不属于热闹的电影院的。但时间会证明它的价值,它势必会成为动画史乃至电影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甚至,它已经成为了)。


从最初《太阳王子》的政治诉求,到《萤火虫之墓》的战争展现,再到《辉夜姬物语》的独一无二,高畑勋能屡屡突破动画的界限,与他的拖延不无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多亏了他的拖延,因为这背后,是他超凡的严谨与细心。




他爱拖延,只有完美主义者才能创造完美作品


高畑勋慢,是因为他过分细心;他容易得罪人,是因为他总想有所突破;你不知道他,只是因为他不愿过于抛头露面。


高畑勋是一位傲娇又可爱的创作者,他的强迫症让铃木君赴汤蹈火,他的顽固病让宫崎骏又爱又恨,但他的作品,每次都能说服每一个人:所有工作,一切都值。


正如《辉夜姬》制片人西村义明所说,“没有高畑勋就没有后来的宫崎骏,更不会有吉卜力工作室”。


长期遭受“冷遇”的高畑勋,实际上是吉卜力不可或缺的存在(建立工作室的提案都是由高畑提出,虽然之后他又傲娇地没有入社),更是动画界乃至电影界一位真正的大师。



高畑勋制作《辉夜姬物语》933天的传说!





2003年,吉卜力主办的《热风》杂志邀请年近70的高畑勋写一份自己的赏画心得。他用了五年的时间,回忆了自高中时期以来留存在他记忆中的名画,讲述他是如何与它们相遇、它们带给他的启示,以及这些名画背后的故事。于是他从伦勃朗聊到杜米埃,从梵高说到塞尚,说起来那些读者一看见就会觉得“好有趣啊”的作品,随性放松,有着“很毒的眼光”,谈论画作的笔法细节,又马上变身为一个顶级细节控。

 

这份高畑勋的赏画报告,让吉卜力的粉丝们发现,一位动画导演要完成想象中的作品,心中会有一个多么丰富的艺术世界,正如它的名字,就叫《一幅画开启的世界》。




 
“当你快速作画时,满是激情;让你小心翼翼完成作品之时,也是激情殆尽之时。”
——高畑勋

前辈一路走好!


动态二维码

长按关注我们的订阅号



学习各类插画课程:水彩、彩铅、丙烯、油画;学习人物、动物、风景、创意理念等;网络授课,几十门插画课程,超低价超专业培训,点击阅读原,圆你的插画梦!


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