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大世界》上映6天票房仅226万,成人向动画该怎么突破?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2018-07-11 12:11:25

拿下第54届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的《大世界》上映后遇冷,如今几乎就快要从人们视线里消失了。虽然独特的画风令《大世界》脱颖而出,但这种粗粝的风格并不是所有观众都能接受的。自2015年《大圣归来》斩获近10亿票房之后,人们一度觉得非低幼向国产动画的春天要来了。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大圣归来》仿佛只是奇迹般的昙花一现,非低幼向国产动画依旧面临窘境:票房总也上不去……


文/白芸  编辑/杜蔚  来自/每日经济新闻


入围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又拿下第54届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大世界》(原名《好极了》)可以说是衔着金环上映的。


然而上映首日(1月12日),《大世界》排片占比仅2.3%,仅排6447场,而周五全国的总场次高达27.9万场。而现在,有排片的影院已经非常少,猫眼专业版预测总票房仅为267.9万元。


▲图据猫眼专业版


这部导演刘健一个人单枪匹马埋头创作3年多,由4万张手稿制作而成,风格独特的黑色荒诞犯罪故事动画,花了十个月才获许公映,现在却几乎就快要从人们视线里消失了。

一个人的小成本动画电影


周日午间,正是在《大世界》上映的第三天,也是电影院熙攘热闹的时候。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却遍寻各个影院竟都不见其踪影,最终只在东三环附近的一家老式影院找到排片。


“春天毕竟还是春天”,这是影片开场引用的托尔斯泰小说《复活》中的一句话。但讽刺的是,在这场发生在城乡结合部、因一包100万块钱引发的连环犯罪中,小张、瘦皮、刘叔,或是洝洝和男友、黄眼和老板娘,每一个去争抢金钱的人最终都失去了自己憧憬已久的春天,就像最后那场暴雨一样,冷冷的。这时开篇的这句话就显得苦涩、揶揄和讥讽。


▲《大世界》豆瓣评分分(豆瓣/图)


“首先它是一个群像,我们想让这个片子有一种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感觉,片子里的每个小人物都有自己向往的一个大世界,有的想去韩国,有的想送女儿出去留学,有的关心英国脱欧、美国大选。”制作人杨城对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如此描述道。


《大世界》展示的是一个和现实世界极度相似,却又怪诞游离的动画世界。街边破旧的小瓦房、俗艳的海报、涂画的墙壁、斑驳的广告牌都写实得如同现实的复刻,但是明明是在漆黑的夜晚,人物的衣服、绿植、粉色桃花、广告牌和建筑物边缘滚动的彩光都鲜艳得有些夺目,嚣张得有些不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怪诞又现实的动画世界,几乎是由导演刘健一个人花了3年多的时间一笔一划搭建起来的,他一人兼任编剧、原画、动画、人设、场景、剪辑等十几项工作。为了实现对影片的全权把控,他选择了动画电影的形式,并且选择独自一个人完成,他的工作高效而规律,“他每天就像上班那样,坐在电脑前画图,朝九晚五比较稳定。”


由于采用了这种特别的单人创作模式,《大世界》地成本得到有效控制。“还是一个小成本,但是有很多时间、创造力的东西在里面,也不是能像一般电影那样核算成本,我们还是按照一个低成本电影项目来操作的,百万以上千万以内吧,当时也考虑到商业风险比较小”。


上映6天,《大世界》战绩惨淡


既有多年的苦心创作,又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类型化的故事内核,再加上各类奖项傍身,拥有种种特质的《大世界》却只获得奇低的226万元票房,令人惊讶不已。


上映首日,《大世界》就面临多个劲敌:热门进口片《勇敢者游戏:决战丛林》,章子怡主演的热门片《无问西东》,票房如开挂的黑马片《前任3:再见前任》。在这种局面下,上映首日,《大世界》排片仅2.3%,仅排6447场,而周五全国的总场次高达27.9万场。虽然同是光线彩条屋负责宣发的片子,但比起《大护法》上映首日3.7万场13.2%的排片来说,差距还是很大。


▲截至1月17日16时许《大世界》票房元(CBO中国票房/图)


当初院线影片《冈仁波齐》《二十二》首日排片仅1.6%和1.5%,首日也不过3000余场,却硬是靠口碑和高上座率奇迹般逆袭,最终实现长线发行,双双票房过亿。


不过,这种奇迹并没有降临在《大世界》身上。虽然独特的画风令《大世界》脱颖而出,但这种粗粝的风格并不是所有观众都能接受的。比如因帧数较少、人物表情单一、报表式的配音被吐槽为PPT,正如一位豆瓣用户所言:“喜欢的觉得酷,不喜欢的觉得胡闹”。所以无论是7.2分的豆瓣评分还是7.4的猫眼评分,都不够亮眼,日渐下滑的上座率也表明影片对观众吸引力较低。而受制于宣发费用,《大世界》也显得宣发力度非常薄弱。


除了一支风格化推广曲、几支预告片、15张刘健亲自绘制的海报、5站高校路演以外,《大世界》没有更多铺天盖地的宣传物料。这些都导致上映一天后《大世界》的排片直线降至1%左右,就连官微都写道:“直面惨淡,不问结果,上映不易,坚持到底”。

对于这样的排片,杨城对每经影视记者直言,“是低于预期的”,“开始的预期应该是在5%以上吧,我们现在能做的都会去做,现在能做的也比较有限了”。


成人向动画仍需等待市场成熟


2015年《大圣归来》斩获近10亿票房之后,人们一度觉得非低幼向国产动画的春天要来了。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大圣归来》仿佛只是奇迹般的昙花一现。其后,非低幼向国产动画票房总也上不去。除了隔年的《大鱼海棠》达到5.6亿元票房、两部《十万个冷笑话》均斩获过亿票房之外,没有IP加持的原创动画《大护法》《精灵王座》《小门神》《阿唐奇遇》等都只有千万票房。


▲相比第一部《十万个冷笑话2》票房成绩并无太大突破(CBO中国票房/图)


但实际上,不只是《喜羊羊》《熊出没》这种低幼向动画系列赚钱,非低幼向动画电影在中国还是很有市场的,只不过钱都进了好莱坞的腰包。《疯狂动物城》拿下15亿元票房,最近大热的《寻梦环游记》也已经猛冲到12亿元票房。


但是,非低幼向优质动画依然需要有人来做,即使是尝试性的开拓。正像杨城所说的那样,“中国动画市场正在发展中,肯定是不成熟的,主要是这个市场不够大也不够丰富比较单调,我们推出这样一部动画电影,对这个市场也是一个拓展,让人们看到原来动画电影可以有各种各样的风格”。


“2020年前在中国市场我们有各种可能,大部分头部作品和优秀导演会在2020年之前产生,在2020年之后,像《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大世界》已经非常成熟了,那时候他们已经启动第二、第三部电影了。所以我觉得在2020~2025年一定会产生一批质量极其高的的作品,在票房上也有可能产生极具爆发力的作品,20亿、30亿都有可能。”谈到国产动画的未来,彩条屋总裁易巧相当乐观。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