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小学生索贿数万?他只是干了大人常干的事而已

飞碟说 2020-03-22 13:12:40


今天王子要我务必出稿子,但把新闻网站、微博热搜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找到有什么可写的,急得我抓耳挠腮,抽了好几支烟,还是没找到好的选题。

 

正当我听见王子的磨刀霍霍之声,感觉见不到2018年的太阳之时,出现在微博热搜上的一则新闻让我眼前一亮,其实新闻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但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在了今天下午的微博热搜上,可能就是为了救我的吧。

 

 

这条新闻讲的是安徽怀远县的一所小学,一个六年级的副班长,日常负责检查作业和监督背书,于是多年以来,以检查别人作业,学习进度为由,逼迫其他学生吃屎喝尿,收受其他学生“贿赂”几万元,一个女生给的最多,高达1万,其他人几千不等。

 

这还是小学生吗?和珅也就这样了吧?

  


几年前的时候,著名作家郑渊洁曾经说:小学生班干部制度是在培养“汉奸”。当时还引发了教育界与郑渊洁的一场撕逼。

 

郑渊洁的话当然有些极端了,不过也有一定的道理。郑渊洁的话,和今天看到的这则新闻,都让我想起我小学时代,学校的一个神秘组织——值周生。


如果让我说,我对值周生群体的定义是:由学校组织领导,专门用于迫害学生的,类似锦衣卫的特务组织。

 

其实无非就是学校从高年级的每个班抽出几个学生,给他们发个印有“值周生”字眼的红袖箍,让他们监督一些学生违纪现象,比如乱丢垃圾,打架和在学校门口小摊买东西什么的。如果被值周生抓到,就会给班级扣分,每周的流动红旗就没了。


 

其实这种制度当然是必要的,毕竟小学生都是孩子,是非观念并不成熟,有个体制监督他们,让他们在素质上获得更好的提升是好事。

 

但值周生制度的问题就出在:他们监督学生,谁来监督他们?因为只对老师负责,老师又懒得体察民情,就算有人检举,老师们也没工夫去调查原委。

 

所以值周生成了学校里一股翻云覆雨的势力。学生们一看到胳膊上佩戴红袖标的高年级学生,无不战战兢兢。

 

直接佩戴红袖箍还好,有些值周生会把红袖箍揣在兜里,直到把你抓个现行,才亮出红袖箍,跟TVB里的警察亮出警官证一样,威风得很。


 

有句话说,绝对的权力必会导致绝对的腐败。掌握流动红旗这种生杀大权的值周生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自然也出现了各种鱼肉乡里的行为。

 

他们会杀良冒功,到周末实在没有抓到什么违纪现象,就随意抓到个低年级学生,给罗织点罪名,记到本子上,给上级老师龙目预览。

 

他们会敲诈勒索,当时学校外面的小摊上流行一些热播动画片,比如灌篮高手、魔神英雄坛的画片,学校明令不让买小摊上的东西(其实这条规定也有些莫名其妙),但屡禁不止,而值周生抓到买画片的学生后,就经常会要挟学生把画片给他们,换来不被记名。

 

他们会公报私仇,如果你是别的班的,和这个值周生有私人恩怨,那你可能就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违纪名单上。


 

至于他们自己班级违纪了怎么办?开玩笑,哪有办自己人的。


我当然也有过祸从天上来的经历:四年级的有一天,我放学后出了校门,在门口的小摊上驻足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这时两个高年级的小子走到我面前,亮出了红袖箍,说检查红领巾、名签(名签是写了班级姓名等个人信息的一个小牌子,上学时必须佩带,否则就是违纪)。

 

我寻思反正我只是在小摊前看看,又没买,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就把名签和红领巾递了过去。

 

谁知道他们接了名签之后,有一个立刻拿出本子,一边写一边念念有词:四年三班,某某某,在小摊上买东西。

 

当时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我急忙分辨:我没买,不信你问摆摊这奶奶。

 

那二位把眼一瞪:我说你买了你就买了,哪TM那么多废话?

 

这不是栽赃陷害吗?虽然我那时候才四年级,但也不能容忍别人这么诬陷我啊!于是我和他们争执了起来。

 

那二位也都是讲道理的人,按在地上把我打了一顿。


 

如今再回想起这件事,我还记得后来他们说:我们把你们班这周的分扣没了!然后扬长而去,我则站在原地哭了,旁边一个个子很高的高年级小姐姐安慰我说:小弟弟别哭了。让我感到了些许温暖。

 

以至于我后来发现自己特别喜欢高个子的妹子时,都怀疑是不是那天下午的那句安慰,决定了我的择偶取向。

 

书归正传,列位想想,我所经历的值周生和新闻中的副班长是不是在性质上非常相似呢?

 

我相信他们最初都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在被安排到了值周生或者副班长的职务之后,他们慢慢发现,凭借手中的权力,他们可以一言九鼎,为所欲为,他们可以随意把谁记在违纪名单上,也可以随意指定谁的学习进程好坏,而那些活在他们“淫威”之下的学生们,要么敢怒不敢言,要么战战兢兢,把他们当大爷一样伺候着。

 

于是一来二去之后,他们就膨胀了,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手里的权力就是他们的尚方宝剑,而手下的那群学生,只能争相进贡,以避免被宝剑砍掉的风险。

 

区别就是当年我们穷,值周生最多勒索两张贴画,而如今的副班长则可以勒索数万巨款。

 

是副班长、值周生的职务让他们变坏了吗,当然不是,而是没有监督和制衡才让他们人性中的恶不断膨胀。


 

人类社会之所以设计出各种制度和法律,就是要遏制人性之恶,如果监督机制失灵的话,这种恶就会像脱缰野马一样飞驰起来。

 

不光是小孩子会学坏,大人同样如此。

 

大学里学生会的主席与其他成员本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根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却把手下的干事呼来喝去,而手下的干事也惟命是从。不少学生会的干部一副官僚做派,和同学打个篮球也跟省委书记下来视察一样。

 

一个公司或者企业的老板,与员工本就是平等的契约关系,你给钱,我给你工作,但是却把自己当成了员工的衣食父母,没事搞点感恩教育,或者写点诸如《年轻人,你凭什么不加班》这样四六不通的文章。而手下的员工也都噤若寒蝉,甚至被成功洗脑,互抽嘴巴都能感动的自己热泪盈眶。

 

某些基层的公务员,不过掌握了个给户口调动盖章的权力,就屌的不行,把需要调动户口的老百姓当孙子看。而有些百姓也似乎习惯了,觉得公务员就该如此。

 

至于官场,那例子就简直不胜枚举了。


 

之所以这样,无非就是主管学生会的老师并不在乎这些干部到底什么样子,只要学生会能正常运行就好,所以那些干部一个个牛逼哄哄得不行;企业老板们知道,虽然有《劳动法》,但到具体执行的时候起不到多少作用,所以他们才敢把员工不当人看,因为反正也不太会受到处罚。

 

欺负人的成本太低,等于鼓励人去欺负人。

 

在这种机制下,一部分人成了恶霸,作威作福,另一部分人成了奴才,让恶霸作威作福。而一旦其中某个奴才变成了恶霸之后,也会沿用恶霸的方式去鱼肉还没有变成恶霸的奴才。


 

当然了,我相信掌握权力者肯定不乏好人,但让我与其去把赌注放在掌握权力者的个人操守品德上,还不如去建立一个完备的制度,去制衡那些手握权柄的人,让他们无法为所欲为。

 

回到开头的新闻上,学校也是一个社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会讲政治。我们不妨想想:如果这位负责检查作业的副班长从上任之初,就有其他人监督他的行为,发现其出现违规行为,立刻对其进行处罚,他还会不会大胆到公然索贿,甚至虐待同学的地步?

 

所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其道理就在于此吧。





你这么没素质一定是中国人l朋克式养生

考研神押题背后l100座村庄就要人间蒸发

邹市明双眼多处骨折l中国最该拍的片子被泰国拍了





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节目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