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连接起动画的过去和未来:动画档案管理员山川道子谈自己的工作

Anitama讲道理 2018-10-23 08:47:30

封面来源:攻壳机动队


欢迎置顶Anitama订阅号~


日本动画光鲜绚烂的音像效果,离不开无数工作人员的心血和才干。除了作画、演出、制作进行这些我们已经十分熟悉的岗位之外,还有一群人,默默支撑着创作者们的工作。这些人并不直接参与一部部动画的制作,他们的名字也不会出现在片头片尾的演职员名单里。但正是因为他们的辛勤劳动,动画作为一门生意和一种艺术,才能一直存续发展至今。

今天我们要介绍的动画档案管理员山川道子,就是这些“幕后英雄们的幕后英雄”之一。档案管理,是收集、整理并提供制作好的动画镜头等资料的部门。日前,日本的女子美术大学的“听创作者讲述十年后的未来”专栏连载对山川道子进行了采访。


山川最初是作为一名制作进行,加入了动画公司(应当是Production I.G.)。然而工作了不到一年时间之后,公司成立了专门的宣传部门,早就觉得体力不支的山川便借机转换了岗位,在管理部门整理资料,对外进行宣传。

由于宣传部门刚刚成立,每每只有杂志社和报社提出要求的时候,山川才知道宣传需要准备哪些资料。所以她必须广泛听取别人的要求、思考别人需要的是什么。对她来说,所有人都是老师。而积累了一定经验之后,她就要事先告诉制作团队,要准备好什么东西,才方便进行宣传工作。

刚刚成立的宣传部只有两名员工,随着时间推移,工作人员的数量也在增加,员工之间也出现了分工。主要负责整理资料的山川,也就成为了专门的档案管理员。所以她来到今天的岗位上,完全是顺其自然。

2014年,公司编纂《攻壳机动队》的原画集。山川一个人难以胜任,所以提出增加人手,成立了档案管理团队,她作为团队的经理展开工作,感到十分开心,同时也觉得自己找到了今后工作的方向。她认为,自己适合的,不是固定人数和成员的团队,而是组建一支不管怎么更换成员都能保证一定的工作质量的团队。当《攻壳机动队》原画集完成交稿,工作成果得到肯定的时候,山川也感到非常地开心。毕竟这部作品地位非同小可,所以给山川带来的喜悦也就格外强烈。


山川小时候,母亲让她远离动画,把她养育大。然而就算大人让她“也差不多该长大成人了”,她却反其道而行,进入了动画公司工作以此为生。既然自己喜欢,又无法放手,不如在这条路上走到头。然而,在这之前,她只是作为爱好者在看动画而已。等到置身于看动画是理所当然的环境里,才知道其中的苦处。

从学校毕业后、进入职场之前,山川曾经在海外旅行,看到法国大道的两侧贴着电影的宣传海报。当时,她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有朝一日,要在这里贴上日本动画的海报。虽然这个梦想至今未能实现,不过也曾经在电影节上张贴过公司作品的海报。

在初高中的时代,山川因为想要让别人看到同学们绘画的才能,当上了动画部的部长,让原本只有15人的动画部增加到了70人。这种“想要向世界展现别人的才能”的动机,在她长大之后也没有改变,经过海外旅行的经历,反而规模变得更大:现在,她想要让全世界都认识这些人才的名字。

进入动画公司,山川发现自己比起制作作品,更适合宣传,就在这条道路上努力。只要自己准备好充足的素材,就可以让世人知道描绘作品的人的名字。这也成为了她工作的动力。对她来说,制作让媒体能够产生采访兴趣的档案并且交给媒体,就是档案管理这份工作的价值所在。

对于动画创作来说,像山川这样并不直接参与制作的人,在某种意义上同样必不可少。她认为,为了让创作者们可以发挥百分之百的能力,和创作无关的工作,最好还是由别人来承担。如果自己能够帮忙完成这些专业之外的工作,那当然乐于效劳。

虽然说起支撑动画制作现场的人,大家都会想到制作岗位,但是在制作岗位之外也有档案等其他相关工作,努力为观众送上作品。山川也希望能有更多人意识到这些人的重要性。


实际上,在十年前,动画业界的绝大多数人都觉得保存资料没什么必要。就算山川提出“画得这么好我们应该保存下来”,也会被别人说是徒增成本没有意义。然而在2011年,发生了东日本大地震,包括照片在内,很多资料毁于一旦。到了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还是需要保留下资料,记录下在这个世界上活过的人们。档案保管在业内的知名度得到了提升,山川再去问别人要资料的时候,大家也都会爽快地交给她了。如今,人们反而觉得没有档案不行了。这种观念,和十年前截然不同。

再放眼十年后的未来,山川认为,如今她的工作主要是“保留”下这些资料,到了十年后,是不是就要变成以“使用”资料为主了呢?她相信,十年后,YouTube也好,NicoVideo也好,图书馆也好,大家都会自然而然地运用留档的资料。再加上数字化的进展,就算身在地球另一端,也可以方便地查阅到这边的资料。如果可能的话,她希望这样的时代能够更早到来。

由于以前档案工作太不受重视,直到29岁的时候,山川都感受到一种绝望感,觉得自己是不是一辈子都拿一样的工资,站在一样的立场,处于一样的环境之中了。然而到了30岁,她的心态却一下子翻转,反过来一想,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到了。反正只要不太偏离公司想要的范围,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在不上班的日子里,只要是自己觉得和工作可能多少有所关联的地方,山川都会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对方会对动画制作公司感兴趣,又说不定对方会觉得自己也是保管资料的同道中人呢。就这样,山川用5年时间建立起了人脉。

不光是动画领域,在其他领域,大家也都对于资料的补充和运用怀有相同的烦恼。动画公司保存动画的分镜和原画,与图书馆保存纸质资料,用的都是一样的技术,所以可以彼此分享。山川之前埋下的种子,如今在各种地方发芽结果,给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在动画公司制作动画,等于是在创造他人未来的工作。(配图出自动画《宇宙兄弟》)

在本职工作之外,山川还从事太空探索事业的志愿者工作。就在接受采访的前一天,她还参与了一个项目,要将一个大包裹送上宇宙,放飞到木星的附近。即使这个包裹能够回到地球,也是三十年后的事。到那个时候,参加这个项目的研究人员想来已经全都不在人世了。这个项目要持续30年,所以必须得培养后继者。不管是将研究成果向全世界发表,还是培养后继者,都非常重要,必须同时开展。这和山川的本职工作也有相似之处。

动画档案管理,也必须打造能够将成果继承下来的环境和人。一部电影,就算经过100年,只要胶卷还保留着,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当时的影像。这也要得益于世代传承保管这些胶卷的人们。

山川说,从事太空探索的人,都很喜欢动画。很多人都是小时候看了动画和科幻小说,才立志要走上开发宇宙的道路。也就是说,在动画公司制作动画,等于是在创造他人未来的工作。这让她意识到了动画所背负的重大责任。在当今时代,几乎没有谁不曾受到过动画的影响。即使是从事动画以外的工作的人,选择现在的职业,或许也是受到儿时看的动画的潜移默化。

而再深入挖掘,她对学校教育也涌起了兴趣。孩子们都是在大人们创造的环境中长大成人的。而动画可以对此作出提示,让人们意识到这一点。目前,动画业界已经在小学教孩子们画画。但山川觉得在这方面也可以做得更多,例如用3D打印制作立体物体,让那些平时只能通过声音观赏世界的孩子们,也可以通过触摸和声音想象物体的动作和形象。触摸之后,还可以试着制作粘土,用3D扫描制作3D动画。

因为档案管理的工作,山川和美术馆、博物馆也都有联络。她希望未来可以创立起这样的设施,让不同的人可以用不同的角度来享受影像作品。


在采访的末尾,对于对动画业界感兴趣或者有志于此道的读者,山川也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山川说,动画业界的工作不只是画画,也有上色的人、摄影的人、剪辑的人、宣传的人、负责商品化的人等等。她希望大家也能够多多了解这些人,有所了解之后,再根据自己的兴趣范围和掌握的技术,从迈出一步就能做到的地方着手,进入动画界。

就算努力学习自己不擅长的绘画,总算挤进了动画业界,也有可能没有办法靠画画养活自己。如今有着多种多样的工作机会,可以以动画为中心,在周边的工作中建立起和业界的联系,以此为切入点入行;也不需要不拘泥于哪一家公司,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地方,都可以建立起联系,找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