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年度最感人动画,起风了也得试着活下去

深焦DeepFocus 2019-06-20 04:38:20




《西葫芦的生活》:

起风了也得试着活下去

文 | 肥内(台北)

编 | 岛。(武汉)



 友情提示:本文涉及剧透,请谨慎阅读。

《西葫芦的生活》将在本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记得种草哦~


《西葫芦的生活》的配乐Sophie Hunger(片中听到的那些吉他弹奏,想必都是出自她之手)在片末roll card放上自己唱的《风会带着我们》(Le ventnous portera),可以说是再适合不过,歌名本身已经有其暗示性——这些无助的小孩基本仅能依靠外力来推动他们;而歌词里头某些意象,如“你给的北极星消息还有航行的轨迹一瞬之间如天鹅绒”(Ton message à la Grande Ourse / Et la trajectoire de la course / Un instantané de velours”)也贴近影片内容(比如西葫芦会写的“图文信”,给黑蒙、卡蜜和西蒙分别带来过温暖,并成为情感最具体的运输物)。


而影片也开始于一片蓝天白云,带着些微的风声,开始了西葫芦如风般的生活。


谁也没料到这部短小精悍的动画片(总长66分钟)除了已经囊括了2016年安锡动画影展的最佳影片,并且顺利入围了2017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台湾的片商选择在情人节档上映本片,大概除了从另类角度配合“情人”外,或多或少也对它押了一下赌注;尽管影片最终没有拿下奥斯卡,但它的入围也确实起到一定的宣传作用。


事实上这部片有其先天讨喜的优势:首先是一部“手作感”很重的黏土停格动画,其次是影片并没有沉溺在题材本身很自然引导出来的悲戚气氛,反而以一种轻快、乐观且明亮的节奏推进情节,使得观众的眼泪,会是在一种先验感受(即对孤儿或各种家庭问题下的小孩之同情心)在得到了影片调性与故事设定的安慰下自然喷发。影片并不消费这个议题,但这点很可能跟影片赖以改编的绘本有关(但笔者无缘亲睹原著绘本,在此也仅能猜测),不过也可能跟编剧者有关。


导演Claude Barras是首执导筒,所以一般观众大概不会是针对他来的(当然,这里是假设观众都有“作者情结”;但大部分观众基本没有这层意识),他们很可能是冲着编剧Céline Sciamma,她之前备受瞩目的《假小子》(Tom Boy)同样以一种轻盈的语调,讲述了一位女孩在成长过程中,在性别认同上产生的一段插曲;尽管片子大抵引入了悬疑侦探片的气氛。


但真正令人讶异的是2016年她的另一部编剧作品《当我们17岁》(Quand on a 17 ans),竟也入微地深入描绘出两位17岁少年之间若有似无的情感(而其中一位男孩甚至也在另一位男孩的母亲之性幻想的世界中,这位母亲的丈夫长年待在军中,后来竟也“毫无悬念”地为国捐躯),没想到在驾驭孩童情感世界(尽管有原著作为基础)时,居然也是驾轻就熟!此姝前途不可限量。


总之,不论是《假小子》、《当我们17岁》或是有点想仿效科西胥(Abdellatif Kechiche)的《女孩帮》(Bande de filles)似乎都保证了她在剧作上的张力布置;但是令人动容的是:她并没有把这一点以一般人预期或想象的那样,用相对浮面的方式,放到《西葫芦的生命》来。


这种尝试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起码,在奥斯卡颁奖前夕,它已经在有法国奥斯卡之称的凯萨奖拿下了最佳动画影片和最佳编剧。


因此,就算毫无意外在收容所里头有个小霸王西蒙,但他并没有被写成极端坏的角色;相反,他带有强烈的正义感,正因为他的好奇心与这种正义感驱使,他阅读过所有小孩的简历,进而萌生了需要用强力来保护这些同伴的心理。


如此便能理解为何他要用高压的方式来面对新成员(先是西葫芦,后是卡蜜),一方面可以确保新成员在向他臣服的前提下,不会欺负旧伙伴,二方面也是他能藉此满足好奇心(所以他总要问人是怎么来到收容所的)。



同时,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积极性格,所以才会在卡蜜身陷危机中,急智地想到解救计划——关键道具出现的场面非常含蓄,甚至当它后来成为重要的工具时,观众还会惊讶这不起眼(甚至被主人嫌弃)的礼物,竟大大改变了卡蜜的命运。


他手上的手电筒,虽说最初是拿来捉弄西葫芦的工具,但是它本身自带的象征性,也同样被赋予在片中的这个道具上,所以带着它的西蒙,也肩负起探照、指路的任务。



事实上,西蒙的坚强背后是令人感伤的:我们从孩子们的“心情表”(metro des enfants)上名字的顺序可以猜到,西蒙大概是这个群体中最早来到收容所的,亦即,不管途中有多少孩子(同伴)来来去去,他始终见证了这些人的离去。


卡蜜或许是随风而去来,先是父母的特殊情况,又是整个社保机制的协助,但这些助力随后还包括了情感因素(同伴们的革命情怀以及黑蒙的古道热肠),以及坚定的意志(西蒙的助人意志与黑蒙的领养决心)。



因而,戏剧性冲突全来自孩童们那些神情,这也是为何人物的造型是如此地夸大了头部,因为在这些孩子们单纯或稚幼的心灵或许并不容下过多的思维,心灵小剧场远不如木讷神情来得令人疼惜;恰恰相反,他们越是没有心机,才越能得到观众们的认同与爱怜。


所以影片以爱莉丝为典范,来表达出即使他们要“藏”,也只能是隐藏“外在”(她的左眼有一道伤痕,因此她始终用浏海遮住左眼;是卡蜜的来到,才帮她掀起了浏海,又在同伴陷入危机的时候,她自己又放下了浏海),象征冒险的爱丽丝之名却放在最封闭且停滞不前的角色身上,无疑也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而这一切都肇因于大人世界的失序,孩童总是无辜的,自然无须承受起扭曲且复杂的戏剧性发动机这样的任务。


再以创作角度来说,为了摄取大头,尤其是近景或特写,则非得牺牲掉背景,这么一来,当观众专注在孩子们的神情时,制作团队也可以因为排除了背景而节省操作背景动态的功夫;但更重要的是,画框因为以孩子的面容为主体,更加强调了孩子除了自己以外,无法兼顾外在世界的这个本质。


我们毕竟知道这部片是在有限的人力与资金(800万美金),长期的制作过程(7年)中创生的。



但即使单纯的故事、场景与人物,细节还是非常丰富,这些细节往往寓于“物”上,进而透过物的体系来象征了更多的言外之意,并保证了一种高度的集中性。


比如西葫芦原本房间内各种画作,体现出他对父亲的欲求,这位父亲被装扮成超人的形象,画在风筝上面,象征了他对于一位从天而降、能保护他的父亲是有多么渴望,这个前提是,他有一个镇日消沉且对他暴力相待的母亲。


风筝的背面画的是鸡,西葫芦表示母亲说鸡是父亲最爱的东西,这个鸡在母亲的转述中大概有另一层含意(而片中再把这种性的暗示转化到孩子们之间关于做爱的黄色笑话;最终竟衍生出似乎在Céline Sciamma的作品中习惯出现的“新生”结局,比如《假小子》的收尾,而新生儿对这群被抛弃的孩子来说,则又具有新的意义:作为某种投射,是串起彼此间的情感中介),而“鸡”恰是法语中对警察的俚语,基本上已经提前预示了未来有个警察(黑蒙)当了西葫芦的父亲。



这也是为何,当墙上装扮成超人的父亲涂鸦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背景“正好”伴随着警笛声出现。也因为风筝需要风才能飞,风的意象于是充满全片,风筝道具也成为几次关键情节的触媒,并因此强化了风与这群孩子们的关系。而风筝也成为物的一个提喻:我们都知道玩具或物品对于小孩(其实对大人亦然)能起的移情作用,但在片中没有篇幅去处理每一个小孩的情况(尽管都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带到他们手上或身上的此类印记),只能就西葫芦来顺便影射出其他同伴的状况,所以除了风筝,片中也强调了啤酒罐对西葫芦的重要性(它象征了母亲;大抵上,从性的角度来说,也有某种程度上的隐喻)。


事实上,西葫芦拒绝人们用他的本名Icare(即那位装了蜡翅飞向太阳而坠落的伊卡鲁斯),坚决要以他母亲叫唤他的西葫芦当作自己的名字,可见他对于自由或冒险的欲求,远不及亲情。


基于几点相似,观影过程中,我不断联想到《单车少年》(Le gamin au vélo),这部片不仅也同样处理了收容所的题材(想必这个议题在法国算是满严重的问题),且也透过物(单车)来象征男孩的情感投射,只是在达内兄弟(Jean-Pierre Dardenne与Luc Dardenne)那里这是非常严肃的现实问题,而在Claude Barras和Céline Sciamma这里,则得以用更温馨与温柔的方式,表现为一则关于爱的寓言。



歌词翻译参考自“幕迷影评”

http://www.movier.tw/post.php?SID=124135#sthash.eaxsloJg.dpuf



-FIN-




融会贯通电影、文学、音乐、哲学、绘画、历史……

一部无法明确定义的作品

一次色彩斑斓的人文艺术之旅


深焦9折现货包邮 扫码即可购买

点我查看《电影史》详解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选


最坏的一天在哥伦布城中爱乐之城(1)|姜戈

猜火车巧巧编舟记好女人笨鸟

爱乐之城(2)|金刚狼3Elmarlamar好极了

希望的另一面在路上爱乐之城(3)

海边的曼彻斯特中邪刺客信条夜行动物

爱乐之城(4)|你自己与你所有毕业会考


欢迎为深焦口碑榜投票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