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动画监督危天行:一个10年动画人的“告白”

娱乐产业 2021-02-21 08:34:40


文| 石原氏

 


“我想做一辈子的动画,以后肯定没钱,这样你还愿意嫁给我吗?”2014年,危胜锴向女友求婚时说。

 

第二天,两人草草举行了婚礼。场地、装饰都是公司同事帮忙布置的。

 

危胜锴在动漫圈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危天行”——创业公司广州大火鸟动画的老板,以及一名动画监督。

 

拒绝抛头露面的危天行

 

危天行每天工作到凌晨2、3点才回家,睡醒时,妻女早就工作和上学去了。“很少能陪他们,老婆和我结婚可能会有点后悔吧。”

 

这个曾经的宅男80后,已从业近10年,亲身经历了动画业从荒芜到“加速城镇化”过程的五味陈杂。

 

他遇到过志同道合的伙伴和仗义的投资人,但也被不少人坑骗过、公司一度濒临解散。最近,他导演的《实验品家庭》在中日同步播出,也碰了些钉子。


《实验品家庭》

 

“处在中国动画的这个时代很有英雄色彩,因为你是探险的先行者,会让后来者们少走弯路。这些故事也是讲给以后立志于做动画的朋友们,希望他们能记得热爱动画的那份心,路还长不要急,我们在穿越的,可是他妈的伟大航路。”

 

以下是危天行口述内容:

 

1

 

大概十年前,我刚从广州工业大学毕业,学校教的实战东西不多。我就花2万块——那时候真的是一大笔钱——报了一个动画培训班,结果也学不到什么。

 

我把自己反锁在家里的“密室”两年,天天画原稿,权当练笔、同时也供稿给别人换取收入。

 

十年前,危天行原创的小超人动漫形象

 

顺便也打了很久游戏,我是当时的公会会长。工会战还拿了几次全服第一。

 

现在想起来,我能这么“浪”也是拜我家境还可以所赐,父母没什么负担我才能有这个空间。

 

“出关”后投了几封简历,现在想起来当年真的很傻逼,简历的自我介绍是“我可是要成为动画王的男人”(改自《海贼王》男主路飞名言“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结果可能是原画能力还不错,竟然收到了几封Offer。当时什么都不懂,最高标准是“选离家近的”,没想到就入了第一个坑。

 

当时我们做了一部机甲动画《神龙拯救队之元气星魂》,我负责主要角色和机器人设计、变身合体必杀技的镜头,这部片子的播放量和影响力还不错。

 

2013年我和女友逛商场,《元气星魂》正式播出后,我和女朋友一起逛商场,看到电视正播着这部动画、柜子里摆着元气星魂的玩具。

 

《元气星魂》

 

当时有个小男孩,揪着妈妈的衣服不放,又哭又闹就想买那个玩具——那个玩具也是我们设计的。

 

虽然我觉得那部动画还有一千个一万个毛病。但当时真的绷不住泪崩了。我蹲在地上哭,女友被吓到,一个劲儿问我怎么了。

 

我是奶奶带大的,经常逛批发市场,见到喜欢的动漫玩具就走不动道。所以那一刻,感觉像是轮回,很奇妙。

 

但后来,老板就不好好玩了,他因为人情关系接了一部动画。制作成本只给了2万元一集,只有现在的五十分之一、工期又非常赶,但作为员工又只能硬着头皮做。

 

这部动画最后的结果自然很惨淡。公司最后因为这一部动画就一落千丈,之后连续8个月都发不出工资。

 

2

 

百无聊赖之际,很偶然地看到了一部叫做《超有病》的无厘头漫画,喜欢,特别喜欢,想把它变成动画。

 

正巧,刊载《超有病》的平台微漫画也在找动画团队,但当我们看见公告时比稿已经进入最终阶段了。

 

但我们不想放弃,连夜画了一版分镜给他。他们一看,就决定加入我们要再做一次比稿。


《超有病》

 

时间已经到了2013年底,我们几个人已经辞职,创办了大火鸟的前身烤鸡鸡动画,在我的婚房办公。为了顺利提交稿件,我们还跑到网吧上传资料。

 

网管问我们“你们传个文件,用得着来网吧吗?”我说,因为你这里网速快呀……

 

当然,我们凭实力赢了,虽然回过头来看很多东西都做的很烂……不过也侧面说明我们变强了吧。

 

后来因为一些讳莫如深的理由,这部动画最终只出了4集。我很替这部动画惋惜,因为它当时的播放量在各个平台轻松破了百万,一度与《十万个冷笑话》比肩,话题性很高。

 

希望大家去看看原作,梗超爆。

 

当时我们团队只有7个人,能把这部作品做出来我觉得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超有病》之后有段时间很难,为了生存,我们就老老实实的做一些老本行:帮别人做做PV呀、帮别人做一些美术、画画卡都有,也承包了元气系列第二和第三部的机器人设定和开发也是出自我们之手。

 

2013年,危天行制作的中国版奥特曼,他管它叫“大地之子”

 

其实仔细想想,那个时候还是做了不少东西的。

 

《超有病》上线后有很多投资机构注意到了我们,但行业崛起期鱼龙混杂,有些投资人确实坑爹。

 

有个投资人做公司尽调,要了我们所有员工的联系方式和办公地点。

 

然后就出了3倍工资,把员工挖走。员工跟你感情再好、再志同道合,但谁跟钱过不去?

 

我不气员工离开,我气的是“我靠还能这么玩的吗?”

 

3

 

刚创业时,我还遇到了某暗(梁钟文绰号,网络漫画出版社日更计划CEO),第一次见到他大概2013年初,在北京的一家女仆咖啡厅,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有够奇葩”,当时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但他一个CEO,在无数女仆的簇拥中,大谈动漫行业未来会多么厉害。那个画面任君想象。

 

但他说的,这两年逐渐成真了。

 

直到2015年左右,他牛逼哄哄地跟我讲,“我们一起做一部动画吧,我的作品都很好,你挑一部喜欢的一起做吧。”

 

我挑的是《实验品家庭》。这是一部日常漫画,日常题材一直都是日本业界的长项,在国内是块空白。

 

《实验品家庭》讲述的是生物改造人与科学家儿子的日常故事

 

我想趁这部动画拉练团队——真正意义上独立自主地做一部动画。某暗在动画行业也是十几年的老人,他懂漫改需要什么。

 

业界的现实是,国内的行业标准还不成熟,漫改的沟通协调非常困难。动画制作公司甚至接触不到原作者,这是不可想象的。

 

漫改动画并不是简单的漫画加工,它是在漫画基础上的再创作。小到分镜、演出以动画表现为核心的改动,大到剧情的取舍、梳理甚至原创剧情,都需要与原作者深入沟通,才能保证番剧的质量。

 

说这么多其实都是扯,做这部动漫仅仅因为我喜欢这部作品,不想给别人做啦。

 

我说的扯,是指做这部动画的原因很简单,以上这些深思熟虑我还是有的。

 

4

 

《实验品家庭》是首部尝试中日同步发行的动画,国内第一次尝试和国外同行同台竞技。

 

第一次肯定是挑战。

 

日本一直是中国动画人的“应许之地”,我们这些业界人也是看日漫长大的,谁不觉得日本的业界是传说?

 

他们有值得钦佩的地方,比如动画工业化高度发达,流程之严谨让人一开始很难适应。

 

比如,这次的音响我们是委托日本那边来做的,他们一旦定下音轨就绝对不再改。

 

《实验品家庭》第一话做出来后,有很多地方我们想要调整,于是我们向日本那边提出了更改需求,能不能配合一下动画的修改,但日本那边拒绝更改音轨。

 

危天行接受日本电视台访问

 

仔细一想,他们其实没错,日本动画工业化程度高,严谨惯了,而我们因为处在高速发展期,恰恰灵活惯了。

 

这也是为什么日本人经常问我,中国动画怎么有这么多复合型人才?他们会疑虑这种做法的专业性。

 

我通常告诉他们,这是我们这个阶段的历史性矛盾。

 

以上是正常的文化摩擦,但有些事情确实让人感到失望。

 

比如,因为我们是中国从业者,第一次“拜码头”嘛,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电视台要求播出档期提前;交片时间也比一般的日本公司提前等等;还有些外部合作团队的表现很不专业。

 

但是,我们可是一家专业的中国动画公司哦。就算不公平,我们还是凭实力应付了下来,当动画开播的时候,整个日本推特都沸腾了。

 

日本网友:“这是我看到过的中国动画中最好的一部”

 

《实验品家庭》覆盖了日本3个电视台,21家线上平台,那一刻真正地在全球最大的动画发源地,真实的发生着梦想般的场景,我们用自己的作品走出国门,而且打动了“应许之地”的子民。

 


网友的评价我们都会看,大家吐槽的问题我也都知道。


但工期太紧了。


声音部分被吐槽最多,所以我经常拉着声音公司讨论问题。


有一天特别逗,连续好几天没休息了,讨论时说了句“手好麻…头晕”就下楼去了。


他们问我咋了,见我没回信息,连着打了十几个电话……


我回过去“你们咋了?”


“哦,没事,就以为你挂了”,然后就继续讨论声音问题……


这就是个段子,但我们真的很用心得的在努力。


干原创动画难,不仅有客观因素。还有,它真的很需要学习和悟性。做了这么多年,我们才稍微开了点窍,到底什么叫“原创动画”。

 

拿之前我们做的《我的天劫女友》来说,这部动画画面尺度比较大,很多人都跟我们说,现在的孩子可喜欢这种了,你就按照“大尺度、搞笑、卖肉”的方向做。

 

可我认为动画的魅力在于打动人心的故事,于是在第8话的时候,私自决定花一集的篇幅去刻画人物经历、琢磨角色的情感。


《我的天劫女友》第8集

 

结果,第8话是第一季除第一话以外播放量最高的一集。要知道,一般的动画都是开播时播放量很高,然后逐渐下滑至一个平衡点。

 

观众用脚投的票,说明原创动画是对的道路,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6

 

大火鸟动画5岁了,感慨万千。

 

以上的故事只是我们经历的九牛一毛,但希望大家能理解一点:这不是“诉苦”,分享这些故事我也有担心,毕竟我是老板,想得比较多,担心大家会不会觉得这个团队不靠谱?

 

但我敢拍着胸脯讲,大火鸟是业内的一线团队。不论媒体如何吹嘘,现在业内有能力稳定制作2D番剧的公司不多,但我们是一家。


大火鸟动画原名“烤鸡鸡动画”,可这个名字办不了很多手续,危天行很喜欢原来的名字

 

我讲这些故事的目的,是想分享给未来进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一点经验——请做好成为“开拓者”的心理准备。

 

现在打开求职简历,也会看到有人写下“我是要成为动画王的男人”之类的话。

 

这也是种耐人寻味的轮回,就像看到懵懂时的自己。

 

如果想成为动画王,我们就得像草帽路飞一样穿越伟大航路——挑战少不了。

 

我喜欢“职业动画人”这个说法,如果大家有看过NHK(日本放送协会)拍的宫崎骏的纪录片,就会懂我的意思。

 

做动画,即便是那样的大师、即便有和日本一样发达的工业机制。他们依然是呕心沥血、困难不断的。

 

动画人,首先要有职业心态,热爱程度决定你的高度,可职业心态决定你能走多远。


大火鸟办公室里深夜赶稿的原画师

 

以前有人咨询我,我到底要不要做动画?我会拉住他别跳坑。那时候真的一片混沌,泥沙俱下的结果,就是你在努力也很难做出让人认可的作品,这是不可抗的。

 

但现在,时代变了,动画人的价值被重新发现了。如果你付出足够多,在如今的业界,你就能获得你想要的所有东西。

 

最后,对正在应聘动画公司的同学提个很管用的建议:写上自己想成为动画王的理想很好,但是简历后面一定要记得附上你们的作品(笑)。



【招聘(北京)】主编、记者、商务


欢迎踊跃投稿[后台回复 投稿]

一经采纳,将有600-1000元+奖励


年薪30万招聘执行主编、商务总监

20万招聘主笔

详情点此穿越



本文为娱乐产业原创内容,严禁转载!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请联系

微信:13051692528

       1028627745

        lxx19910307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