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豆瓣9.5,很久没有这样震撼的动画了

奇遇电影 2019-01-28 16:14:13



「野狗」决定不打假拳,不巧,却碰上了最可怕的对手。


向他迎面走来的,是机甲拳击赛Megalo Box的冠军勇利。银白色机甲紧紧依附着他钢铁般的双臂,腹部棱角分明的八块肌肉,似乎比甲胄还要坚硬。


「别开玩笑了!」


台下,教练南部大吼一声,杀上台来。


作为老拳师,他明白今天的赢率几乎为零。可劝降的客气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自己的徒弟亲手打的飞了出去。


如「野狗」所说,「情况有了剧变」。今天的他,不仅要使出全力打拳,还要打赢。


当然,拖着旧伤累累的身躯和老旧的机甲,「野狗」也知道自己并没有战胜勇利的实力,只不过,退路已断,他必须重新相信那个「曾经自信的自己」。


弯腰,举拳,迈开步法。开战前一秒的赛场人声鼎沸,但没有一个人为「野狗」助威。


勇利问他,「是时候说出你的名字了,你也不想在墓碑上写下擂台名吧。」


他听罢一声冷笑,咬着牙答道:


「野狗没有...那种东西!」


逼近沸点的挑衅,背景大屏幕上写着他的擂台名和唯一的代号,JNK·DOG,野狗

这是《Megalo Box》的第一话,《Buy or Die》。


据不完全统计,我已经看了至少五遍,还是意犹未尽。


在此之前,没人能想到这匹黑马会从四月强大的新番阵营里突围。


然而《MegaloBox》在上线几天之后,就拿到了B站三千多人的承包,风头甚至盖过了隔壁的大IP《女神异闻录》与《东京食尸鬼》。


意外吗?不存在的。


MEGALO BOX 

メガロボクス (2018)

导演: 森山洋

编剧: 真边克彦 / 小嶋健作

主演: 细谷佳正 / 斋藤志郎 / 安元洋贵

 森奈奈子 / 村濑迪与 / 木下浩之

*共12集,B站连载中


豆 瓣9.5

B 站9.9


平心而论,《Megalo Box》的作画、音乐、人设、动作,都只能用顶尖来形容。


此外,它还打破套路,在第一镜里,就让「野狗」驾驶摩托从悬崖边跃下,把连载常用的展开和铺陈甩了个干干净净。


20世纪过后,几乎没有动画能给人这样的震撼了。


追本溯源,《Megalo Box》的成功,继承的恰恰是上世纪的巅峰之作——《明日之丈》


七十年代在《Megazine》上连载的拳击漫画《明日之丈》,港译《铁拳浪子》


2018年,是《明日之丈》连载完结的第50个年头。70年代的原作者高森朝雄早已去世,与他合作的漫画家千叶彻弥也年近八十,疾病缠身。


《明日之丈》漫画家千叶彻弥


他们的衰老,代表一个时代在一部动漫流行又褪色的过程中转过身,但眼下,《Megalo Box》用复刻原作的方式证明,叛逆的血还没凉,「迷恋过去」或「当下挣扎」的人,依然只能「选择明天」。


毕竟,这就是「明日之丈」的含义。


TMS Entertainment与3×Cube共同制作的《Meggalo Box》是纪念《明日之丈》连载50周年的企划


001


《Megalo Box》复刻自《明日之丈》,保留了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


第一话里,头发蓬乱的「野狗」,对应原作中飞机头的矢吹丈,前者继续以极大的代价坚持后者「操全世界」的人格。


即使场景换到近未来,「野狗」矢吹丈依然居无定所,只能用拳头挣钱。


在地下拳场,每一次打假拳挨揍,是他的收入;无数次倒地后又爬起,则是他的尊严。


只要还能站起,输,就不代表失败。


——这就是《明日之丈》的逻辑。


矢吹丈的教练丹下段平,还曾经故意修改拳击规则,让阿丈反复遭受对手毒打,直到性命垂危。


必须有数不清的鲜血和无数的受击作为祭品,才能练成我要教你的拳法」。段平把残酷的事实告诉十几岁的阿丈:想赢,就得先「接受无限次的击倒才行」。


那是50年前。刚接触拳击的矢吹丈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等到50年后,他变为「野狗」,无畏迎战冠军「勇利」,才算明白了拳击真正的意义。


丹下段平对矢吹丈的提点,阿丈还很轻狂,听不明白


《Megalo Box》里的南部大叔,就是原作中的丹下段平,二人都带着眼罩,唯一的不同是由全凸变为半凸,戴上帽子几乎发现不了


002


「拳拳到肉才是男人的浪漫」,但拳击场内外从不缺少女性的身影。


《Megalo Box》里最重大的赛事Megalonia,就由白都企业的女继承者白都有希子一手操办。


第一话里,她对冠军勇利畅想未来。


凌厉眼神和野心明显复制于《明日之丈》的白木叶子。后者是矢吹丈最鄙视的「有钱人」,却也是最了解拳手内心的人。


动画中的白木叶子和阿丈


叶子与矢吹丈和勇利的原型力石彻,都有某种独特的羁绊。


拳手不善辞令,感情输出往往需要这么一位女性的疏解。所以叶子在特种少年院(少年监狱)里对力石彻许下承诺,要帮他「重回拳场」,在最后的赛场外,又不顾他人反对,坚持鼓励矢吹丈战斗到死。


正因此,矢吹丈把拳套交给了她,而不是纪子(矢吹丈第一次喜欢的女孩)。叶子作为最懂阿丈的人,「有幸」见证了「生命燃尽,只剩雪白余灰」的结局。


《明日之丈》这一幕是漫画史上最感人的结局之一,后来也被人无数次效仿,包括《银魂》


003


我有我自己的理想,我会以生命的热诚去换取我的理想,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我的青春就是在鲜红的血里面尽情地燃烧,让自己的生命最后化为雪白的灰烬!


仔细玩味矢吹丈这段贯穿全篇的名言,你会发现热血之外,更多的是虚无。


作为拳手,阿丈的燃烧不是为了点亮或温暖,而是为了雪白的灰烬。


这就像他从小流浪,无所寄托,即使迷上拳击,也没想过改变命运,而是要战胜一个又一个假想敌。


一众敌手中,力石彻是矢吹丈的最终目标。他苦练拳击,盼来和力石的一战。没想到对方走下擂台就晕倒死亡。阿丈彻底迷失。


虽然力石死于阿丈之手,算是圆了他的心愿,但一切都来得太过顺利了。矢吹丈恍然大悟,没有耗尽生命的胜利,也就没了价值。


此后,他只能向荒野挥拳,放任怒气落入虚空。


力石彻(右)与矢吹丈(左)的交战,前者为了迎战,过分减重,状态不佳,促成了死亡


原作里,高森朝雄这一笔写的实在太犀利了。


他起底自己年少时的叛逆不羁,塑造了真实可信的矢吹丈与力石彻,却又出人意料地跳脱出来,用主人公的死亡和迷失,把60、70年代日本青年对体制权利的意淫式反抗扒的一干二净。


寺山修司(《死者田园祭》导演)首先发现了力石彻之死两种含义:「一种是矢吹丈在计分表上记载的被KO的失败,一种是所谓的『明日』的死亡。」


他还就此写了一篇杂文,《是谁杀死了力石》


力石并不是死了,而是迷失了,这难道不是几乎可憎地还原了70年代的时代感情吗......侧耳倾听间,听到的不是抗议的喊声,更不是矢吹丈‘咻咻’的拳击声。听到的只有二月天的风声罢了。


1970年,寺山甚至发起了一场力石彻的葬礼,在《明日之丈》的出版方讲谈社的礼堂内举行。读者闻风,从全国各地赶来,纷纷为不存在的死者默哀。


现场气氛之悲凉,近似国难。


《明日之丈》1970年的动画片头曲,正是寺山修司作词


可是,人们如此难过,为的难道只是力石彻或矢吹丈吗?


「明日」的死亡,不也让一代人看清了眼前的荒野?


时代的悲哀至此再也无法隐藏。二战后出生的团块世代,无路可退,只能徒然向前。


004


行け 荒野を

(去吧 向荒野进发)

おいら ボクサー

(我是拳击手)

夕日が ギラギラ 男の夢は

(夕阳闪闪发亮 男人的梦)


在《明日之丈》动画版的片头曲里,不爱表态的寺山修司留下了这样的歌词,意图少见的明了。


其中,「荒野」「拳击」「梦」,比喻着70年代的「时代感情」。它们启发寺山写出了人生中唯一一部小说,《啊,荒野》


去年,这部遗作被改编成电影,以上下两篇的大尺幅,塑造了拳击手「新宿新次」与「推子健二」。

电影《啊,荒野》前后篇


片中两人一个竭力击打,一个反复倒下,同样复刻了矢吹丈与力石彻的「明日死亡」。


菅田将晖饰演的新次(左)和梁益准饰演的健二(右),两人本事同一家拳馆的好友,后来成为对手,是团块时代迷茫感的两面呈现


2011年《明日之丈》也改编了电影,山下智久饰演矢吹丈,可惜影片评价一般,论传神度远不及《啊,荒野》


「死亡」,「灰烬」,「荒野」。


这些历史情操,似乎让脱胎于《明日之丈》的《Megalo Box》积重难返。


但又何必去「返」呢?新版与原作之间,毕竟隔着50年的距离。


团块时代之后,宽松时代登场,当下的日本青年已经不太可能干出劫机去朝鲜的「革命壮举」(日本赤军1970年劫持「淀号」飞机去朝鲜呼吁世界革命)。Megalonia需要新的世界观。


而且,在第一话的开头,不遵循原作的伏笔已经埋下了。


骑着摩托开往悬崖的「野狗」在坠地之前定格,画外音里,主人公说,「我还没有做出选择。」


坠落前的最高点


「野狗」的犹豫,相比矢吹丈的坚定,很可能是《Megalo Box》对原作的最关键改动。


他一出场就是老拳手,饱经风霜,少言寡语,没理由像年幼的阿丈那样,把自己的「明日」寄托在前辈(勇利)身上。


更何况,「野狗」先天不具备「名字这种东西」。


这让他得以摆脱「丈」的执念,去往近未来,解决不同于70年代的新问题。


「野狗」的破铜烂铁


005


「野狗」所在的拳场,有科技,有机甲,不再是段平口中,「肉与骨」的纯粹厮杀。


在那里,生物化学和电子元件的,几乎能弥补人体的一切弱点。只要有财力,任何人都可能在机械装置的加持下搏一桶金。


请注意:这已经不是科幻动画的想象了,而是竞技体育的大势所趋。穷人与富人的差距,被技术革命越拉越大。赛博朋克英雄,呼之欲出。


必然的,「野狗」来了。他穿着老旧的机甲,骑着破烂的摩托,全身上下唯一的武器,只有拳头,也只能是拳头。


沉默的「野狗」,新时代的矢吹丈少了浮躁


也许是因为体现了肉体健美和人类本能,拳击在日本异常流行。


岛国除了有大量业余爱好者活跃在健身房和拳馆,还有一万六千个注册拳手,是菲律宾的两倍,中国的18倍。


就在去年,来自日本的不知名拳手木村翔,爆冷击败了世界级拳王邹市明,夺走了本可能属于中国人的WBO蝇量级拳王金腰带。


我看过那场比赛的转播,还记得场下净是为中国观众为邹市明呐喊助威的声音。


一旁无人支持的木村翔只是埋头冲击,用不合理的体力挑战十二回合的拉锯。


木村翔(左)与邹市明的对决,赛前他说,「邹市明很有明星相,击败他我才有可能改变命运」


那一天的木村翔几乎就是「野狗」矢吹丈。


家境贫寒,年幼丧母,高中辍学打工,不被舆论看好......漫画的经典人设在木村身上都能一一找到对照。


当年有记者发现,为WBO赶赴上海的木村翔,连仅带的一双橙色的运动鞋都破了口子。在迎战邹市明之前,他用过的针线包还打开着,没来得及合上。


木村翔的一穷二白令人心疼,但他并不完全是孤军奋战。


《明日之丈》《第一神拳》《拳皇》《街头霸王》......日本的拳击文化,是包括木村翔在内所有日本拳手共同的靠山。这让他们知道,即使自己今天输了,拳击精神也不会断。


「还有明天」。


而邹市明,哪怕在今年的拳赛中打赢了,雪耻了,也很难奢望这样的未来。


痛失金腰带的邹市明


还记得去年,36岁的他输掉比赛后,一度爆哭,「我练了22年的拳击,就是为了等今天,等我打不动了,等我输掉比赛了,还有人来支持中国拳击!」


他说了「今天」,却没提「明天」。


也许他不敢,也许他不知道,属于我们的「明日之丈」,到底在何方。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