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蓝天动画总监尼克·布鲁诺:我曾被无数动画公司拒之门外

动画手册 2020-11-30 13:09:53



动画手册《好莱坞动画大咖音频专栏》第一季已完结。最后这期文章耗时两周时间终于出炉,看似一个简单的专访,其背后是很多人辛苦付出的结果。


专栏上线初衷是希望好莱坞动画前辈们的经历能积极正面影响到你,他们的所思所想能带给你一些启发,激励你在追梦的道路上不断前行。如果你花时间看完往期大咖专访,你会惊讶的发现,他们也走过弯路,他们也遇到过瓶颈期;正因如此,前辈们已经给我们指引了正确方向,大家共勉~


往期回顾:第一期嘉宾是皮克斯资深动画师艾里逊·拉特兰,第二期嘉宾是《小王子》导演马克·奥斯本,第三期是《公牛历险记》蓝天七位女动画师;第四期是从新加坡赴美追梦的动画师梅尔文·谭;本期嘉宾是蓝天工作室动画总监尼克·布鲁诺,快来听听他的故事吧。本文首发于动画手册,未经授权谢绝转载。由 Carle 采访,inin 翻译。


尼克·布鲁诺

蓝天动画总监


我比较好奇你是在哪里长大的?


尼克我在纽约州的莫西干湖镇长大,那是纽约的西北部的一个小镇。我上学的地方在一个非常靠近城郊,每天过着平凡的生活,毕竟我们是在纽约州, 并不会很闭塞,所以生活的还不错,有很多开眼界的机会。



是什么让你走上了动画这条路?


尼克我小的时候就喜欢画漫画,我父亲觉得我画的很多都很有趣,他喜欢把我的画贴在冰箱上,或者放在他的办公室。我从小就比较喜欢那种搞怪幽默的东西,比如我会画我姐姐坐在一块石头上,然后突然就爆炸了,还是用一种特别搞怪可笑的方式爆炸。还有就是我比较喜欢制造惊喜博得众人的眼球,我会听到大家对我作品的评价。只要我随便画点什么搞笑的东西,大家看到后会笑啊,拍手叫绝啊,我从他们的反馈中得到了很多的满足感。


后来我上高中的时候,我也喜欢画些比较搞怪的东西,比如老师如何如何扭曲搞笑的坐在那里,然后把学生踢出教室等等,当然你在学校画这种题材很可能让你惹上麻烦。可以说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对动画这个念头开始有点萌芽。


另一方面,我爸爸喜欢看很多很酷的电影,其中有些电影我妈并不是感兴趣, 所以我爸就叫我一起看。其实那个时候有好多电影都不是我这个年纪应该看的,比如《铁血战士》之类的,所以我爸爸会先让我看一下幕后花絮,比如这种血腥暴力场面是如何做成的,然后告诉我,这些都不是真的,以确保我之后看了电影之后不会做什么噩梦。



这让我想起来我小时候看到一个 MV 吓得没法入睡,我爸妈就会让我看了制作幕后花絮,这样我就不会害怕了。


尼克对对,很有效的。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特别痴迷于看这些幕后花絮。有一次我就记得和我爸爸一起在电影院看《终结者2: 谋杀》,我就看见幕后花絮里面有两个 CG 角色特别的酷。


看完电影后,我就对我爸说,我真希望自己将来也可以做这么酷的东西,进入动画电影圈。当时我爸听了,特别简短的回复我:“去做吧!”我当时就惊了,我觉得对我来说这事太不可能,因为你想做动画电影就要融入这个圈子,然而我当时并不知道该怎么加入这个圈子。


当我爸说为什么不去做呢?我就开始想“对呀,我为什么不去做呢?”然后我就开始试图寻找可以实现我梦想的途径,而且那个时候在我们那个小镇,所有人对自己的未来都没什么概念,大家都是这样去读书,当然我们那里也有一些普通艺术学校,就是教你怎么画油画,版画,做印刷什么的,其实我那个时候没有任何艺术基础,对我来说开始学画画已经太晚了。


但我还是去了解了一些艺术学校,我印象最深的就我跟父母去参观纽约大学,在纽约大学我被那些艺术学生给惊到了,因为我毕竟不是典型的艺术学生,我很平凡,没事喜欢骑单车,运动,在树林里放屁(这里是个梗,具体请接着往下看),我不写生也不听音乐。


我那时候不想去学艺术,我只想去一个普通的大学,享受典型的大学生活。这听上去像是一个不成熟的决定。我承认,后来我去了一个大学招生会场,看到一所学校叫麻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他们的摊位上有展示一些 CG 动画,你知道那时候可是 1997 年,并没有什么学校能够真正提供那样的课程,我就想去了解下这所学校。 


当我去到阿默斯特分校,我发现那才是真正的大学。在一个小镇上,非常辽阔的校园,正常的人们,我觉得这才是我要去的学校。


后来我就去了那里读大学了,当我读到一学期,我就琢磨着我什么时候才能上 CG 课。最后我发现 CG 课要到大学生涯的最后一个学年才可以修,虽然内心很不爽,想想毕竟我在这个学校过的挺开心的,交到了很多好朋友,也真正意义上接触了很多专业艺术课程比如雕塑、油画、插画等等,要知道在此之前,我只是胡乱画画的。


随着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又不能上 CG 课,我就开始琢磨着拍点什么东西,于是我选了好多跟电影相关的选修课,还向系主任竞投一些作品想法。


于是,我和朋友决定拍一个松鼠试图吃坚果的微电影的想法,拍摄初期还挺顺利,越到后面,越觉得痛苦和迷茫,完全没有头绪。恰巧那个时候《冰川时代》的预告出来了,看了预告我就震惊了!那是我见过有史以来见过的最酷的 CG 动画!



当我看到《冰川时代》我就是特别喜欢那种风格,还有那种幽默感,更何况蓝天工作室(Blue Sky Studio)距离我家很近,近到犹如自家后院, 我甚至不用专门去加州开启动画职业生涯。


你知道的,我是东海岸人,对西海岸冲浪慢生活完全没法适应。所以,我想去蓝天工作室。当我毕业的时候,其实我在学校里已经获得了很多名气和认可,我甚至有个人的毕业展。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对我信心满满,觉得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工作。


要知道作为一个优秀的毕业生,所有师生都对你寄予厚望,你自己也信心满满,我当时的状态就是那样,我觉得我的作品集可以秒杀一切!于是,我把作品简历发到所有公司,我说的所有,毫不夸张讲,是每一个我能找到的动画工作室,结果就是,我连一个回复都没有收到,哪怕是一封拒信。


我就纳闷了,一直到后来我开始整天整天的挨家挨户的访问,什么设计公司,绘图公司,美术小店,甚至是印刷店我都去过。一来尝试找份工作,二来多认识点人,至少可以融入这个圈子,收到一些反馈,捕捉点信息。那段时间,我的确和很多人交谈过,他们人也都很好,但到最后回头看来,我还是收获甚微,我意识到我是差的有多远了。


我还记得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即便当时我还称不上有什么职业。那天我回家接到一个电话,也是我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带来电显示,是我特别喜欢尊敬的的公司,所以我深呼一口气,接了电话,电话那边说:“Hi,你是尼克·布鲁诺嘛?”我说:“是啊!”他说:“嗯。我们收到了你的作品集,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申请我们公司?”


然后我就很认真的回答说,我很喜欢动画,想要做动画,很喜欢你们公司等等。然后他说:“所以你想要当一个动画师是吧?”我说:“是的”我就想着不是明摆着吗?他说道:“真的?”我:“嗯?”注意以下是原话:“尼克,你真他妈的很逊!” 我当时就懵了,整个人瘫在地上,都不知道要怎么回复。我想他可能是在测试我,于是说到:“好吧,可能我不是最好的,我至少想学点,想变好。”


我只是想极力挽回,但其实我并不知道他就是想说点难听的,而不是刺激鼓励我,他越说越过分,我很气愤,很想回击,但是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至少要从他那里获取一些有用的反馈,结果我什么也没得到。


到后来有一个坐在他旁边的人忍不住了,拿过电话,跟我道了歉。我才知道那个人之所以对我这么差,是因为他觉得毕业生对他是一种威胁,他之前因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很优秀取代了他的位子让他没能得到工作。 这就是他为什么对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学生很不客气的原因,他把气全部撒在我身上,但是后来接过电话的那个人很好,他给了我很多建议,并祝我好运。


挂掉电话后,我就瘫坐在那,我之所以说那是我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刻,是因为我当时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辨别不清什么才是好的什么事不好的,毕竟从我认识以及信任的人周围收到好多好的评价,我感觉到自己离那个圈子很近了,有那么一扇窗子看上去正在向我打开,然而这个人就这么给我一击,突然那扇窗户就砰的一下关住了 。我开始寻思着要不要放弃还是继续坚持下去...


那时我在家里工作,作息就像真的上班族一样,我每天 8 点就开始工作直到睡觉前,并且只在午饭休息。我把房间家具给改装成了一个工作台,配置了两台显示器,一台显示器上是《冰川时代》的镜头,另一台显示器上是我自己做的东西,我在家疯狂反复复制学习模仿《冰川时代》的每一个镜头,查阅各种我能查阅到的书,有的时候甚至疯狂到只练习最基本的球类运动动画,从速度到弧度每一个细节。 有的时候我会花几个月的时间去钻研一个动作。


也正是那个时候,网络社交也慢慢开始流行,我在很多 CG 论坛上和别人交流。同时我还尝试让自己被发现,这很重要。尤其是对于一个学生来讲,你有才是一回事,你让别人看见你的才华是另外一件事,所以你需要做的是如何让别人注意到你。所以那个时候,我需要让自己出名,推销自己。


11 秒俱乐部


那时候有个动画论坛叫 10 秒钟俱乐部,现在改为 11 秒了。那里会发布很多人的动画作品,我也发作品,争取让很多人看到我,也趁机认识多些朋友,当时有个用户叫 Jeff Gabor 做了很赞很诡异的动画,是一个蜥蜴在吸雪茄,还有 Paul Downs,Mark C. Harris 也出了很多优秀的作品,他们最后都成了我的朋友。


在最开始,我会看他们的作品,不停的临摹他们的作品,这并不会让我觉得可耻。当然,我也不会把临摹的东西放在我自己的作品集里。虽然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到了后期我又进入了瓶颈期,我真的很需要一些新的内容和知识,我就又决定去上学了。


我需要更多的人脉,比如一个业内导师,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我想如果我要进入影视动画圈,我就得认识一个能帮到我的人。好玩的是,我最后到了纽约大学去读研究生了。


我和女友(现在是我老婆)一起在看学校,她当时在麻州教学,她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但是她也愿意跟随我到任何地方,所以当时我们就一起参观了好多学校。


我记得,我们去访问了一个在纽约大学的朋友,说实在的,我们很喜欢纽约大学的环境,那天我们留宿在朋友家,他正在做作业, 我们看着他画图便陷入沉思,我一想到女友即将离开她热爱的工作,为了我来这个地方追求我的梦想, 将来很可能也想这样无聊的盯着我画图,这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更何况她的牺牲是因为我的梦想有了转折,我希望她也幸福,毕竟她也是我梦想的一部分,我不想她牺牲太大,所以我们最终选择了异地恋。


对我们来说异地恋很辛苦,我们还要奔波往返纽约和麻州,所以我必须更努力的工作。我很快的融入了研究生的生活,就像上大学时一样,生活很枯燥,大家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毕竟很多人未必最后都能顺利毕业。


还好我们系里还是有一两个很棒的老师,其中有一个导师在蓝天工作室任职,他教授一门课叫 MAYA 基础知识。他的讲课方式非常有趣,他让我知道了做一个项目可以有 N 多种实现方法,我开始痴迷于 MAYA。从那时起,我就特别着重学习动画相关的课程,我甚至会忽略其他课程。


MAYA 界面


说起来纽约大学还有另外一个超级大的优势——访问艺术家讲座。学校会请很多很多业内艺术家来做交流演讲,你会接触到很多优秀的圈内人士。这里特别要提到 Andrew Gordon,他的皮克斯团队做过海底总动员,那次演讲特别棒,对我来说有收获很大。还有一个叫 Mike Walling 的演讲人,他特别接地气,他在蓝天工作。


Andrew Gordon(中间)


Andrew 更像是带有宣传性质的演讲,Mike 的演讲就像大家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他什么都会告诉你,毫无掩饰,会让你特别喜欢他,我当时就在想,我一定要跟他聊上两句。



他是那种很平易近人的人。


尼克没错!我后来趁他上厕所的时候,跳出来跟他说,我想让你看看我的作品。他就很欣然的答应了,他并不像一般人那样跟我客套两句说:“你做的很棒啊”什么的,然后他看了我的作品,给了我很多建议。


就在那短短 5 分钟,我觉得我的收获比任何时候都多!后来我们一起走出去,他告诉我,他要赶地铁,还问我要不要顺路一起,然后我们继续走在大街上,当时灯光和雪花交融在一起,我看着他,在幻想他什么时候会亲吻我(进入动画剧情模式ing)


哈哈哈,开个玩笑。那一路他给我讲了是如何加入动画这个圈子的,听上去我们经历很类似的样子,起步时都比较艰辛。最后我们一路聊到了地铁站,他说他得走了,我再次谢过了他。


Mike Walling


刚好我爸爸也在那里等我,他要载我回家,他知道那天有个 Blue Sky 的人演讲。有意思的是,你小时侯跟爸爸说想要当动画师,结果你长大后,你爸正在见证你努力的那一刻。后来我爸还远远的给我竖了个大拇指。他问我,想不想让 Mike 做我的导师,我说好,他就给了我联系方式。想想这一切非常不可思议,我小时候说想要做动画,我爸爸说 why not,然后我就真的这么做了。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我联系了 Mike,他真的带给了我质的飞跃,我们交流很多,他让我真正了解到什么是动画,他会不断地否定我的方案,让我去寻找各种有趣的备选方案,让我做各种滑稽的动作去模拟,他会根据我很多作品的细节给我建议,“不,不够滑稽”,“不,再夸张一点”…


那段时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但是我深知这是我想要的。我那时候非常忙,我在跟 Mike 学习的同时,还要准备毕业。Mike 最牛掰的是,他并不是来跟我交朋友的,而是当我的老师,给我真正的指导,那种感觉就是你要尊重他,有时候你会爱死他,有时候你真的想掐死他,有时候你还想扇自己,就是经常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但是这整个过程中,你都是在学习成长的,我认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师生关系。


在我跟 Mike 学习的这段日子,我还得到了人生意义上正式的第一份工作,我在 Mike 手下当实习生,那份工作是在 Brand New School 一个位于纽约市中心的广告公司,所以我一边上班,一边学习,一边被 Mike 虐。如今他在皮克斯工作。


他教会我努力工作,如何安排好时间。直到有一天,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 Blue Sky 在筹备《冰川时代2》需要一些动画师,问我感不感兴趣。我说:“你认真的嘛?”他说:“当然!”我说:“那太好了!”他说:“我可没说你一定会被录取,但我想让你试一试,推你一把”。


但那时候,距离我毕业还有一个学期,我不知道如果我得到了那份工作我还是否能毕业,不过我想我到时候一定有办法,所以我去了 Blue Sky。我到了那里,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动画界的超级大神!面试我的人当时有 Mike Thurmeier,Galen Chu,Dave Torres(后来去了皮克斯),Aaron Hartline(也去了皮克斯)。


Aaron Hartline(中间)


面试刚开始还不错,我们聊的很开心。后来我给他们看了我的作品集,他们觉得我应聘动画师还欠了那么一点点,我清晰的记得 Galen Chu 说虽然我有些不错的点子,但是我却做的还不够,没准过一两年我可以胜任,说白了还是没什么希望。


Galen Chu


当我走出 Blue Sky 的时候,我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出局了。我就开车去麻州找我女朋友。到了麻州,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让我回给 Blue Sky,结果他们竟然说我被录取了!我特别惊讶也很开心,我立马打给 Mike 感谢他。


接下来,就发生了前面我说的那次烂透了的诡异经历。我告诉电话那头我被录取了,接电话的哥们说你确定?我说对呀,我打给 Blue Sky 了,Blue Sky 也说我被录取了,这不可能是恶作剧,他说要跟 Mike 确认一下。Mike 说我没有被录取。事后我才知道,那的确是个乌龙,我当时并没有被录取。


我并不知道 Blue Sky 的运作机制是怎样的,后来他们的 HR 给我的解释是,Blue Sky 是一个很小的动画工作室,当我被录取的时候不是里面第 32 个就是第 33 个动画师,在通常情况下,他们都是熟人推荐,会直接面试那些他们确定要的人。


我是被 Mike 推荐的,Mike 当时跟 Thurmeier 也就是总导演是朋友,Thurmeier 看在朋友份上就给了我一个面试机会, 但是 HR 会以为那是总导演推荐的人,肯定是确定了的,所以就给我发了 offer。


虽然是个乌龙,公司最后还是决定录取我了,因为他们内部开了个会议,虽然我不够优秀,但是我差的也不是很远,他们愿意录取我,到最后给我一个测试,看我是否能留下来。


他们给了我一个考验阶段,也就是六周试用期内的表现,决定着他们是否愿意留下我。当时负责审核我的是 Galen,他从面试我的时候了解我一些,同时我还跟着 Mike 工作。但是因为那次那个乌龙,我到公司以后给人的感觉我并不是靠实力进来的,但是我同时也觉得这个公司并不会放弃我。


接下来的六个星期,我特别明显的感觉到我根本不属于这里!每个人都是那么的优秀,我动画水平连他们一半都不及!有一天,Dave Torres(后来去了皮克斯)把我拉到一边说,嘿兄弟,你真的不行,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喜欢你,都想要帮助你。他人很好,给了我很多好的建议,我也非常非常努力的工作,但能力就是不行,我没法变得跟他们一样优秀。然而事情竟然有了转折,还多亏了 Mike 和 Thurmeier。


猛犸象曼尼(左)


话说我当时负责一个镜头,是 Sid(冰川时代角色希德)被 Manny(猛犸象曼尼)甩到一个树墩边,刚好旁边一个角色放了个屁,这个屁通过树墩的窟窿眼直接喷到 Sid 脸上。所以你看,我的人生转折点都跟屁有缘(笑)。


希德和迪亚哥


话说回来,我当时的水平还是赶不上其他人,这个镜头是我和 Scott Carroll 一起配合完成的。他会先把放屁的动作和效果(一阵风的样子)设计出来,然后我想办法衔接这一幕。这明明是一个很自然简单的镜头,我就是想不出实现它的办法。


有一天,Thurmeier 看见了我特别沮丧,把我叫到一边说,兄弟你是怎么了,你还好吧?他就拿起一个板子和一支笔跟我一起讨论这个镜头。我告诉他,我试图按照他的意思去设计这个镜头,但我就是想不出来怎么实现它。


他说:“你知道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镜头都是改动过的,你看到的现在的东西,是之前不存在的,是临时改变的,也就是说,所有的想法都是经过无数遍的尝试和修改的。而你,却是在努力实现一个导演已经定下来的镜头,别人都在努力想新点子,你是要去实现导演的要求,而不是完成导演吩咐的工作,你并没有提出什么新点子啊!”


我们看回那个镜头,他说:“如果是你,你想怎么做?”我说:“如果一个屁像一阵风这样就看上去就不会很恶心,我想把它变得恶心点,你知道我喜欢罗杰兔子那种风格,如果是罗杰兔子,我就会让这个屁直接崩到它脸上,形成一波波浪的样子!”


罗杰兔子


他迅速画了个草图,说:“是像这样吗?”我说:“对呀!就是这样!”他说:“那就照这个做。”我说:“可是 Sid 并不能做出这样的动作啊!”他说:“那你就想办法让它实现!”


好在我会建模,我就立马去建模设计动作。Hans Dastrup 说过,你会建模,你就会动画。但是对我来说,做这个时间就像无底洞,那天很晚了,我的同事 Pete Paquette 看见我,问我干嘛呢,我就给他说了我的设计,他眼睛一亮,说到:“可以啊!兄弟!” 


你知道的,Pete Paquette 是恶搞方面的奇才,他以设计超贱的动画闻名。如果有他的帮助,我的“屁”可以上升到一个质的飞跃。他说:“你知道吗,如果这只动物屁喷在 Sid 脸上后,它还会闻一闻,舔一舔,”说着他自己还表演了那样的动作,“没错!”我采用了他的建议,那天我一个人在公司非常兴奋地工作到了凌晨 3 点。



第二天,我把这个给大家看,所有人都笑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Carroll 在笑,Thurmeier 在椅子上扭过来头跟我说:“太棒了,伙计!”从那开始,我开始越来越自信了,尝试了好多新想法。


每次我拿到一个镜头,我就会想了解导演的想法,我就会去想各种点子,夸张的动作。那是我非常成长的一段时间,虽然我尝试了好多,也失败了好多,每次我想到很多不可能实现的动作,我都会努力想办法把不可能变得可能,让我越挫越勇越磨越强。


但是真正把我推向成功的是我们公司团队密切的合作。Mike 是我的老师,带我入行,Thurmeier 让我打破固有想法,尝试新的概念,跟同事聊天,收集想法,慷慨分享想法。


当我把做好的镜头放上去的时候,我并不能说,这完全归功于我,整个团队的互相帮忙协作是对我职业生涯的一个大大提升。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不可能有今天这个位置。



我有零零碎碎听过你们的一些花絮,这次我真正完整的听完这个故事,真的很神奇。所以你觉得是谁教给你的东西最多呢?Mike 吗?


尼克很明显 Mike 是带我入门的那一个,他对我帮助实在是太大了!当我来到公司以后,Melvin Tan 是我在这里遇到过最棒的导师和朋友。因为我们面对面坐着,他教我如何像动画人一样思考,怎么实现想法,分享想法。不要一次说出太多想法,每次你要表达的时候,也要有所收放,毕竟很多想法也只有在第一听见的时候会比较新鲜。


当然他跟我分享了很多他的经验,他也是我特别想打败的竞争对手。我很喜欢他,他每次做出来的东西都特别不可思议,我每次都在想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就是一个能完美完成工作从不抱怨的人!他简直太有才了!


你知道大师一般的艺术家并不多,你经常会遇到那种孩子气的艺术家们,就是那些经常在工作岗位上抱怨种种的人,最后也得不到什么进步。


但是像 Melvin 这样,还有 Jeff Gabor 他们平时很安静,做出来的东西确不可思议,你会觉得他们怎么做出这么棒的东西。还有 Mark C.Harries,Leif Jeffers,Wes Mandell,Pete Paquette,Paul Down,Scott Carroll,Aaron Hartline,Juan Carlos Navarro,这些人不但优秀,还很低调平易近人,他们会坐下来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跟你讨论镜头,超级友善。你会觉得他们是在真心帮你,让你进步,以上就是我说的对我有很大帮助的人们。



还有一个问题,你最喜欢的动画片段是?


尼克我最喜欢的动画片段是《鼠谭秘奇》,里面的 Brisby 小姐为了从笼子里逃出来,把自己的手臂割破了的那一段。其实那个时候我对动画并没有很狂热,但是那个镜头就会促使我想要反复观看,我觉得那一段画面对我来说特别真实。让我觉得神奇的不是她划破手臂,而是怎么把手放进盛满药水的容器里,并且她是如何憋气的。那个画面让我觉得身临其境,跟着角色一起想要憋气。



说起来我还挺蠢的,尽管动画里她叫 Brisby 小姐,我还是会认为这是一只小公鼠。你知道的,我小时候就很蠢,我那时候分不清男女。所以后来当我开始做动画的时候,我会回过头反复研究那个画面,那个镜头一直萦绕在我脑海。



有什么片段是让你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尼克我是一个比较偏爱卡通风的动画人,我所有的灵感和风格都来自兔八哥,从设计到动作到时间节奏,尤其是时间,对我来说时间和动作就是一切,就是动画的精髓。我知道像业界很多动画师都比较追求真实流畅的动作。


兔八哥


但是对我来说动画始终是艺术,你需要在动画中表现出现实生活中所不能表现的东西,这就要求你需要去创新,需要去夸张,去做现实中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动物园里一个猴子在吸烟,像一些现实生活中不会发生的事情,很拟人化的,这让会让你的故事变的很生动有趣。



现在你已经是动画总监了,《史努比:花生大电影》是你第一次当动画总监的电影还是别的?


尼克我是从《冰川时代4》开始当上动画总监的。那是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我非常想领导动画部门,刚好那个时候,Blue Sky 也在特殊时期,比较困难。像 Jeff,Melvin,Scott,Pete 和我,我们当时都很想为团队做点什么,那时候刚好需要一个动画总监,我就走去 Thurmeier 办公室,告诉他我想要这个职位,我想当团队的主导,我想要把团队打造的很有创造力。


在我之前的动画总监,把我们的团队打造的像大家庭一样。这毕竟是场生意,大家是来干活的,所以最困难的部分就是你如何平衡员工之间的关系,让它在保持像大家庭的同时,又能保持经济上的效益。


我当动画总监的时候,是没有时间去做具体的动画设计的,我不知道其他工作室是怎样的,但是我的职位更像是一个角色设计师,我要定很多东西,比如角色形象,性格,我会经常跟导演合作,保证创意在前。我会设计形象,故事板,把所有开头的创意工作完成。我必须得让我的动画角色放出响亮的屁(好点子)。



那你当时是怎么跟 Thurmeier 毛遂自荐的?这会让你回想起刚毕业的时候,那种手握王牌的自信吗?还是说其实你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你也并没有完全准备好,但是你就是想去尝试一下?你当时很自信还是并不是很自信?


尼克对的!我当时并没准备好做动画总监,但是我知道一定可以克服困难,我会努力工作,使自己达到想要的水平,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工作风格。我的事业基本上就是靠这样走过来的。


我记得当初跟 Leif Jeffers 说我想去大学教动画,他说我不觉得你准备好了教动画。好吧,其实我的确没有,但是我们最后还是去了,通过在纽约大学教书,我学到了很多,同时也更了解了自己。


不过我们的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任何人对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开始就准备好的,像是你并没有准备好当父母,但是有一天,你的孩子出生了,你自然而然成了父母,我们只需要在机会来临的时候,抓住机会,好好做事,好好学习,好好做人,你总会找到方法,胜任任何事。



那么下一步你的打算是什么?当导演吗?


尼克对我来说,我并不一定想要去当导演。当导演看上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目前我不想导演任何片子,当导演需要整合很多资源,具备很多综合能力,而我就是一个特别搞怪的动画人。比如,其实我想要教大家关于屁(好点子)的一切~


招募  我们想把世界一流的意识、技巧和业界制作者的所思所想,整理成高级干货全部无私的分享出去,来做一个启迪,让读者能够从文章中渐渐寻到个人的成长方向。对的,我们希望推送的每一篇文章有分量、有价值。最后谈重点,动画手册正在招募翻译,如果您的英文非常好,想接触世界顶尖的动画资料,请邮件 AnimKit@gmail.com




本文首发于动画手册,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欢迎置顶公众号,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支持我们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