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补习班——从80后到00后,三代人都走不出的“童年阴影”

Vista看天下 2019-06-10 22:10:22


上到六年级后,小杰成了家里“最忙碌的人”。


每天放学,他刚出教室,就要再踏进老师办的课后辅导班,直到在老师家做完作业才能回家。周末也像赶场一样:上午9点半到11点半,跆拳道;下午2点到3点半,英语。


这样辗转奔波于不同课外班的学生不止小杰一人。


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上课外辅导的学生达1.37亿人次。另据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2017年的最新调查,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学生的课外补习总参与率为47.2%。课外补习已经成为中国中小学生学业负担的重要来源之一。


2月26日,教育部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决定联合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随后,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也在今年“两会”的首场“部长通道”上公开表示,要通过立法等形式,对“野蛮生长”的课后补习班乱象加强治理。


在今年“两会”的首场“部长通道”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回答记者提问。(网络图)


事实上,课外班在全国各地层出不穷,屡禁不止,几乎成了教育部门年年喊打的目标。早在2013年,教育部就祭出“解聘”狠招——对于在课堂上故意不完成教育教学任务,课堂内容课外补,向所教学生收取补课费的,要依据教师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解聘。


然而,课外班依然疯狂。


孩子:不补课成异类


周六早上8点刚过,小杰的母亲李飞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儿子。


从上幼儿园起,李飞在孩子的教育上就毫不“手软”,她不光给小杰选择了当地最好的双语幼儿园,还一口气报了英语、绘画两个辅导班,还请了家教教钢琴。“当时看到别人的小孩都在学,就报了好几个班。反正孩子多学一些东西总不是坏事儿。”


课外补习已经成为中国中小学生学业负担的重要来源之一。(网络图)


自那以后,小杰的童年一直在各种课外班中度过,书法、钢琴、篮球、英语、绘画、跆拳道,什么都学过。


看着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的小杰,李飞有时也会和丈夫“吐槽”:“孩子太累了”。但她转念一想,“参加课外班总比把时间拿去玩游戏好吧”。


根据《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已经成长为一个体量巨大的市场,2016年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


和李飞一样,万莉也给女儿瑶瑶报了英语培训班。


瑶瑶今年五岁半,正在读幼儿园。在万莉看来,孩子的语感需要从小培养,语言类的东西越早学越好。除了线下培训班,她还在某在线英语学习平台上给瑶瑶购买了两万多元的课程。线下培训班每周上一次,每次一个半小时;线上每周上两到三次,每次半个小时左右。


此外,瑶瑶还在学习模特和画画。一年算下来,光是在课外班上的支出,就将近五万元。


课外辅导机构学而思的课堂。(网络图)


曾在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好未来”工作过的李璐告诉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很多家长会在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报一些艺术类的课外班;等到孩子读三年级了,就开始让孩子上一些学术类的课外班,“三年级之后,小升初的压力就开始凸显了。如果你是家长,其实非常能理解这种安排。”


此前,上海一位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母亲曾自曝……


责任编辑:杨溪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