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今年最牛的十位女性都在这里了

1905电影网 2020-05-21 10:28:12

在人的一生里,总会有那么几位重要的女性。

 

在刚刚落下帷幕的第90届奥斯卡中,女性电影更是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三块广告牌》《水形物语》《华盛顿邮报》《伯德小姐》《我,花样女王》《魅影缝匠》等影片就分别从不同的视角,刻画了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女性角色。


 

表演类奖项的竞争更是异常激烈。莎莉·霍金斯、西尔莎·罗南、“小丑女”玛格特·罗比、“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她们无一不展现了足以封后的精湛演技,展现了或温柔或坚韧,或勇敢或善良的女性光辉。她们将自己融入角色本身,也使得观众被她们所塑造的人物深深吸引。

 

下面,让小编带你通过本届奥斯卡影片,看看那些在我们生命中占据重要位置的女性们。



    母亲    


母亲,是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我们与她以脐带相连开始,就注定了此生不可分割的关系。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中,艾里奥送走奥利弗,一个人在车站心痛到无法自已。这时他唯一想到的,就是打电话让母亲来接他。失去爱人的痛苦,仿佛成了世界上最委屈的事情,而这委屈只有妈妈才能抚平。



摸摸头,甜茶不哭了

 

母亲就是如此温柔的存在啊。

 

然而,无论是最佳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三块广告牌》),还是最佳女配角提名的劳里·梅特卡夫(《伯德小姐》)和得主艾莉森·珍妮(《我,花样女王》),今年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的“母亲们”,竟然都有着颠覆传统印象的强悍。



最佳影片的有力候补之一,《三块广告牌》就围绕着一个痛失女儿的愤怒母亲展开。影片中,科恩嫂饰演的母亲米尔德里德与遭奸杀的叛逆女儿,仅在闪回中有一场短短的对手戏。然而这场对手戏中,母女两人的关系依旧是剑拔弩张,以至于在女儿出门前,她赌气般地说出:“我也希望你在路上被强奸。”

 

一语成谶。



可是女儿的死没能得到应有的伸张。接着,米尔德里德做出了一系列“出格”的事情:花重金租下广告牌以控诉警方的无所作为,杠上社会各色人物,甚至放火去烧警察局。她明明知道威洛比局长多么地受人爱戴,这本就是一场与所有人作对的艰难战斗。



对周遭人强硬,对自己更是狠绝。科恩嫂塑造的这个形象比起“母亲”,甚至更像是一个刀枪不入的女战士。然而在她刀枪不入的铠甲下,隐藏的却是一个母亲的心碎。

 

 

通过拖鞋上的两只兔子对话说着“我要折磨死这群混蛋”那一幕非常可爱。广告牌被烧毁也没能打压她,让她一直坚持下去的,从来都是对女儿的爱。

 

 

改编自真实事件的《我,花样女王》讲述了托尼娅·哈丁从小在母亲严苛的培养下,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完成“三周半”的天才花滑选手的故事。94年挪威冬奥会前夕,正在准备国选的托尼娅却陷入“买凶伤人”、打伤竞争对手的丑闻。

 

 

已经许久不曾联系的母亲忽然来到托尼娅的家中探望她。这一次,母亲没有再打压和嘲讽托尼娅,而是破天荒地对她说出“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我为你感到骄傲”这般温情的话语。


在托尼娅正感动地拥抱母亲时,她却在母亲口袋里发现了为了洗白丑闻而准备的录音机。

 

 

“我没有在家给你做过苹果布朗宁,我让你成了冠军,还知道你会因此恨我。这就是一个母亲做出的牺牲。”

 

这是托尼娅在花滑比赛中屡遭挫折,渴望从母亲那里寻求一丝自信时,母亲给她的回答。无情的打击究竟让她本人心灰意冷还是化悲愤为力量,我们不得而知。

 


  

从花滑奇才到因丑闻而落得终身禁赛的下场,托尼娅的悲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成也母亲,败也母亲。

 

 

相比上述电影,青春题材电影《伯德小姐》中女主角与母亲的关系似乎更能让我们找到共鸣。母亲总是别扭地与我们意见相左、啰嗦着要求我们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而最刀子嘴豆腐心地担心着我们的却也是她。

 


许多人被《伯德小姐》中的这段台词戳中。

 

不赞同女儿去纽约读大学的母亲倔强着不去送女儿,却在中途后悔,匆忙赶往机场、失声痛哭……

  

 

她们希望我们好,却用错了表达方式;她们总是强悍大于温情,但这并不代表她们不爱自己的孩子。


    闺蜜    


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曾说,《水形物语》的故事有很多层次,在爱情之外还交织着冷战、友谊等多重内核。莎莉·霍金斯饰演的哑女艾丽莎与奥克塔维亚·斯宾塞饰演的同事塞尔达之间的友情,无疑是影片中的一抹亮色。


 

女性之间友情的表达方式很简单,替你保守秘密、不分青红皂白的维护,有时甚至简单到仅仅是“让你插队”。


 塞尔达每天上班打卡时让迟到的艾丽莎插队

 

影片从一开始,导演就将塞尔达塑造成了一个“炫夫狂魔”。虽然提及丈夫的话语都带着嫌弃的口气,但观众们足以知道三句话不离丈夫的塞尔达究竟多爱自己的丈夫。


在这样的铺垫下,塞尔达在电影中第一次骂了丈夫,原因是,在政府官员的威胁下丈夫说出了艾丽莎救走两栖人的秘密。丈夫背叛了自己的朋友,而即使她再爱丈夫,塞尔达也会站在朋友这边。


  

她们总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闹翻,却又莫名其妙毫无理由地和好。她们之间的关系无坚不摧,不需要谎言和讨好。


就像《伯德小姐》中西尔莎·罗南饰演的“伯德小姐”和她的好朋友——比妮·费尔德斯坦饰演的朱丽,纵使小吵小闹不断,彼此却依然是最懂对方的人。

 

 

电影《佛罗里达乐园》只提名了最佳男配角(威廉·达福)一个奖项,主角也启用了籍籍无名的新人。影片用梦幻的紫色描绘了一段小女孩们的友情。



由于女儿恶作剧向别人家的车吐口水,哈莉母女俩结识了汽车旅馆的新邻居,女儿穆妮也因此结识了新朋友——与她性情截然不同的乖乖女简希。不过两个人并没有因为秉性不同而产生分歧,简希似乎也乐于在穆妮的指挥下跟她学“坏”。

 

 

然而属于佛罗里达“乐园”的夏天总是短暂,由于年轻母亲哈莉的失格,穆妮不得不被送到社区福利院。当穆妮将被社区福利院的人带走,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跑去好朋友简希家跟她告别。


  

小女孩儿演得太灵了,有网友评价这段是“教科书式的哭戏”

 

穆妮哭得声嘶力竭,说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小孩子的承诺总是很轻,也很重。对于一切都满不在乎的穆妮,除了母亲,朋友大概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了。


    爱人    


提到爱情故事,就很难绕开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陀螺导演的《水形物语》。

  

做着最平庸无聊的清扫工作的哑女艾丽莎,却有着最色彩丰富的内心世界,她喜欢看电影、会在走廊自顾自地跳起舞来,她还试着与两栖人沟通,然后“疯狂”地爱上了“他”。

 

 

艾丽莎的友善与接近让两栖人敞开心房,艾丽莎教“他”吃鸡蛋、听音乐,在朝夕相处中,两人变得心灵相通。


一个是因不能说话而鲜少与人交流的哑女,一个是本来就不属于人类社会的两栖人,两个孤独的个体走到一起,给人一种“孤独终会拥抱孤独”的欣慰感。

 

 

然而畏惧两栖人未知力量的政府决定将两栖人杀死。于是艾丽莎怀着与她的外表不符的满腔孤勇,下定决心要救出“他”。爱人之情使柔弱的女性变得坚强勇敢。

 

与《水形物语》中的跨物种浪漫爱情童话不同,刘易斯主演的《魅影缝匠》中,爱情更像是一场角力。

 

 

如同艾莉森·珍妮在《我,花样女王》中说过的:每一段感情中都有一个园丁,一个花朵。园丁与花朵,指代感情的付出与索取。

 

《魅影缝匠》中,刘易斯饰演的著名设计师Reynolds与年轻的女服务生Alma一开始就存在着地位上的差距,两人的关系时而是设计师与模特,时而是恋人,时而又像主仆。



完美主义的设计师一直主导、试图改变着年轻女孩,在这段关系中,显然女孩就是辛勤耕耘的园丁,设计师则是接受雨露的花朵。

 

然而设计师并不缺少园丁,年轻的女孩却只有这一只花朵。女孩开始变得不甘心,她不甘心像之前的女孩一般被弃之如敝履,她也渴望得到设计师的爱与依赖。



于是她学习分辨有毒的蘑菇,将其做成食物让设计师服下,再看他一点点加深对自己的依赖、饮鸩止渴。

 

在爱的博弈中,谁不想做花朵呢?《魅影缝匠》中Alma挽留爱的方式颇受争议,可是一切的初衷不也是爱吗?



    缪斯    


缪斯(Muses),原是希腊神话中主司艺术与科学的九位女神的总称,现在又比喻使艺术创作者产生灵感的灵感来源。

 

 

创作者与缪斯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这种情感有时会与爱慕之情同时产生,却又凌驾于纯粹的爱慕之情。在《魅影缝匠》中,对于Reynolds来说,Alma就是他掺杂着爱慕与依恋的缪斯。

 

 

当那人出现,便如同点燃了生命之光,无需多言,只消一眼便知一直在寻找的人是她。哪怕对方只是个相貌平平的女招待。缪斯,就是有这种魔力。

 


作为爱人,Reynolds与Alma有诸多的不合;而作为艺术家与缪斯,他们却是天生一对。他懂得欣赏她略有缺陷的身材,穿上Reynolds设计的裙子,Alma变得完美而自信,而她也懂得珍视他的每个作品。


一切都是刚刚好,仿佛钥匙找到了合适的锯齿。只不过,这样的关系不同于母亲、朋友和爱人。缪斯,只可遇,而不可求。


 

电影中的这些女性角色着实让人着迷,但也别忘了你身边可爱的女性们。


她们的温柔,润物细无声;她们的坚韧,磐石无转移。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祝所有美丽又可爱的女生、女人、女神们,节日快乐!


福利时间

小电君为女神们准备了动画《妈妈咪鸭》的电影兑换券,后台回复“福利”,按规则参与就有机会获得哦~


女神们,请为自己鼓掌点赞!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