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国产网络动画评荐】动画简史篇

清霄余思录 2019-05-23 18:24:55


北京时间2018328日,我总算在死线的无情鞭笞下结束了揪心的开题答辩。本来早做好了出门踏青的准备,但一瞧窗外刺眼的阳光和手机上显示的28度气温,我又只能老老实实地宅在寝室里,嘀咕着杭城的春天总是来得如此猛烈和突然。

 

美国东部时间2018328日,B站在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的钟声。这一中国互联网的二次元文化大本营,终于攀上了被市场和资本所认可的高峰。有了大把红票子和绿票子的簇拥,包括国产网络动画在内的与B站联动的一系列文创产业,似乎又迎来了阳光灿烂的春天。

 

但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春天来临之前,漫长的寒冬着实冷得彻骨。

 




国产动画一到店,所有国家的动画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国产动画,你今年又亏钱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批两条支持政策,要一份发展基金。”便排出三千动画小时数。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粗制滥造来骗补助了!”国产动画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的《高铁侠》模仿了《铁胆火车侠》,被告了官司!”国产动画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模仿不能算罪……模仿!……艺术家的事,能算罪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后发优势”,什么“初级阶段”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左为铁胆火车侠,右为高铁侠


国产动画的境况,前些年大抵如此。要想知道国产动画何故至于此,就得翻开历史书,粗浅地理一理它的发展脉络。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动画作为电影艺术的一部分而存在,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制作富有中国特色的动画。当时的全国动画中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既有万家四兄弟这样的大师坐镇,又有源源不断的熟练工人辛勤付出,自然产出了诸如《大闹天宫》、《天书奇谈》、《没头脑和不高兴》这样的经典巨作。而对比那时候国际上的其他对手,除了美国迪士尼和米高梅等引领行业标杆的动画电影巨擘(我们所熟悉的《猫和老鼠》大多数剧集产生于二战前后,《白雪公主》更是1937年就已问世),日本的电视动画才从手冢治虫《阿童木》的成功中摸索着路子,苏东阵营唯一拿得出手的不过是捷克斯洛伐克的《鼹鼠的故事》,老欧洲则在战后阵痛的实验动画中徘徊不前。对手大多不堪,国产动画的早熟自然就显得鹤立鸡群了;出去参加动画奖项角逐,哪次不是满载而归。

 

大圣之后,归来还得五十年


上美厂的荣光一直照耀到八十年代。这一时期,单纯的一部电影已经难以容纳日趋复杂的动画故事,我们所耳熟能详的《黑猫警长》、《邋遢大王奇遇记》、《葫芦兄弟》、《舒克和贝塔》等系列动画片,都是在这十年里诞生的。然而,相较于文革前第一个高峰的上美作品,整个八十年代第二个高峰的新国产动画,虽然题材更加丰富多样了,但在画面表现上并没有十分明显的突破;虽然每年产出的动画作品更多了,但盈利方式却仍然十分有限;虽然大家都还习惯于去影院看动画,但是电视机已经在时髦的先富家庭中普及。这一捉襟见肘的窘迫状况,让国产动画在与同时期蒸蒸日上的日本动画同行和借日美合拍之力重新振作的美国动画相互竞争时,显得日益后劲不足。毕竟光从集数上看,只有13集的《葫芦兄弟》哪怕一天放一集,顶多也就播出13天;而114集(还不包括ova32集)的圣斗士星矢和98集的变形金刚,哪怕一天连播两三集,争取收视一个月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九十年代,日本引进动画对中国动画的震撼和改变是无与伦比的。在上一个十年的蜕变成熟后,日本电视动画无论是在题材剧情上还是人物设定上,都已经达到了一个炉火纯青、驾轻就熟的阶段。先有《少年JUMP》领衔的庞大漫画产业为动画改编奠定了坚实的素材基础,后有经济腾飞后崛起的有闲阶层主导的消费市场为动画销售提供了广阔的前景,九十年代说是日本动画的黄金时代也不为过。《灌篮高手》《美少女战士》《魔卡少女樱》《数码宝贝》《神奇宝贝》《名侦探柯南》……无数我们今天仍然耳熟能详的名字,就是在那个璀璨辉煌的时代相继问世的。

 

相较之下,国产动画的九十年代就是巴别塔倒塌后的黑暗时代。在初尝引进动画的甜头之后,九十年代蜂起的地方卫视和子频道纷纷大量进口译制外国动画片,这让本就产量不高的上美厂国产动画举步维艰。伴随着国企改制和计件计酬制度的推广,上美厂数万员工的吃饭问题成了一个大问题,许多员工或自谋出路,或被新成立的动画公司(如中央电视台动画部)成群结队地挖墙脚。雪上加霜的是,在经历了日漫美型人设和宏大叙事洗礼后,九十年代的国内观众们已经对国产动画老套的作画风格和寓教于乐的剧情理念厌倦不已。因此,纵然诸多国内动画制作公司在这个十年后半段相继推出《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小糊涂神》、《小神仙与小仙女》等电视动画的试水之作,并且上美厂倾全厂之力攒出电视动画《西游记》和动画电影《宝莲灯》两大巨作,但国产动画的颓势尽显,已经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反而是《海尔兄弟》、《蓝猫淘气三千问》之类的作品,尝试探索跨界合作和衍生品开发等营收领域,勉勉强强为国产动画续上了一口气。

 

笔者小时候看过的香烟品牌大红鹰的动画

如今互联网上已经找不到任何画面,仅有渣画质图CD封面一张


新世纪并没有带来新气象,国产动画已经走到了举步维艰的境地。上影厂作为老牌动画圣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世纪之交吐出了《封神演义传奇》《我为歌狂》等长篇动画后,仍然以每年5-10部电视动画的制作量,贡献着国产动画的基本盘。虽然其中每年也会有值得一看的作品,如《东东》《大耳朵图图》《大英雄狄青》,但也仅仅是值得一看而已。这一时期,中央电视台动画部接过上美厂艰苦攻关的火炬,推出了诸如《哪吒传奇》《小鲤鱼历险记》等国产电视动画精品,给我们90后的童年增添了一抹难忘的色彩。同一时期,海峡对岸的“国产”动画也有突破,继1998年声名大噪的《魔法阿嬷》后,2003年的《梁山伯与祝英》选择走上与《宝莲灯》一样的迪士尼道路,而《麦兜故事》则开创了本岛最负盛名的萌物品牌。再把目光投向港岛,2008年出品的《风云决》,一举打破了《宝莲灯》保持了近10年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

 

为了生存,中外合拍片也成了一时的风尚。中法合拍的《马丁的早晨》、《中华小子》,中韩合拍的《瑶玲啊瑶玲》,台日合拍的《魔豆传奇》,制作水平虽然仍旧比不上日本动画,但和大多数纯国产的烂片想比,也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瑶铃可是童年女神


不幸的是,无论两岸三地的动画工作者再怎么努力,从今天的视角看来,这一时期的国产动画不过是回光返照的强弩之末。而互联网的急速普及和发展,则成了压垮国产动画行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新世纪的日本动画继承了黄金时代的遗产,依旧引领着世界动画的时尚风向标。只不过,传统上日本动画只能通过两种方式进入中国:中方电视台引进译制和(盗版为主的)碟片贩卖。但当中国官方文化机构为了保护本国产业而开始限制日本动画进口时,互联网的兴起完全刷新了人们的认知,无数更新鲜更精美的日本动画通过网络在中国大地上肆意传播,如同巨鲸卷起的漩涡般将中国青少年动画受众深深吸引,顺便摧枯拉朽地毁灭了中国传统动画产业。中国动画观众第一次与世界动画之巅如此接近,第一次能够根据自己的需求尽情挑选符合自己口味的动画,而非守着电视来者不拒。电视,这一传统的家庭娱乐中心,最先被年轻一代所抛弃,而他们在飞奔向电脑的途中,不经意间将还在转型中的国产动画踩得粉碎。昔日的骄傲上美厂,在2005年到2013年间连一部动画都未做过。

 

然而看了《高达SEED》我的女神就变了


在巨变中苟延残喘的国产动画公司,像是一条条岸上窒息的鱼,在绝望中蹦跶着。这时候哪怕是一个污浊的小水坑,都能让他们蜂拥而至。这个水坑还是存在的,那就是互联网大普及前期,在电子设备的价格相对昂贵、社会风气普遍仇网的时代,尚未有资格随意上网的幼儿群体们所形成的低龄动画市场,吸氧羊、能出没之流,正是这个小水坑的王者。

 

所以大家不要怪提起国产动画只有羊和熊,有能力做人的动画公司早就凉了,活下来的公司做日式动画又不会做,就是做这种小动物,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做日式动画又不会做,就是做这种小动物,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可小水坑毕竟是小水坑,只要太阳一露头,迟早有干涸的那一天。伴随着电子设备的进一步白菜化,小学生也能抱着手机平板看外国动画;而最早一批看动画的孩子也逐渐为人父母,他们对孩子看动画那是更加地宽容,一上高铁飞机,小朋友们不是看《爱冒险的朵拉》,就是和《小猪佩奇》一起哼哼。吸氧羊和能出没的背影,伴随着收视率的腰斩渐行渐远。

 

羊和熊虽然不讨喜,但毕竟也是国产动画硕果仅存的种子。当它们都在沉默中走向灭亡,那国产动画的后继者又有何人呢?整整数年时间,国产动画领域仿佛是个肃杀的死水潭,让过往行人和资本避之不及;纵然有不甘者投下石子,不过是让这个水潭泛起更多先驱者逝去的悲凉罢了。甚至可以说,国产动画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到来之前,已经死了。

 

国产动画死了。

 

但在那副衰朽的躯体之中,仍然存着一团愤懑的火;在那枯槁的筋脉之中,让然流淌着一股不屈的念。它像所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少年热血漫主角一样,需要一种新的力量来重生和爆发。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种力量,正是互联网。

 

在焚尽了一切国产电视动画失败的尝试后,国产网络动画以一种纯粹而干净的姿态,降诞在这块对动画绝望的土地上。

 

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