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

华为P10变身孔乙己,当然是原谅他

鲜老师 2018-10-30 14:30:25


兲朝智能手机集市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贴牌代工,从五花八门的作坊那里买来的零件,到街边的店铺里组装。组装的店铺,以前制作一些山寨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和放mp3,电池容量给力,喇叭嗓门大,特别适合放凤凰传奇的歌,每每路过都被“我在仰望月亮之上”吵昏了头,----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每个机型都塞着一个廉价耳机,-----也有洋货诺记和摩托,高端大气上档次,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诺记和摩托的店铺,老板岁数大了,有一年双双亡故,就关店了。现在是一些后起之秀什么三傻、爵士、粗粮、神族、蓝绿等。定位高端的有爵士,名曰爵士人生,还有三傻,曰人傻钱多速来。不过大多数还是卖给中低端市场的便宜货,美其名曰互联网手机。


我从穷学生起,就在集市口的店里做学徒了。店老板看我丑,样子又傻,不会花言巧语,怕伺候不了高端的旗舰,就去互联网手机那儿帮忙。这些千元机们,很好相处,但唠唠叨叨纠缠不清的也不少。他们要亲眼看着手机的包装盒未拆封,下载一些检测软件查询硬件参数,还要看配件是否原装有没有被掉包。在这严重监督之下,换一些原装配件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店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好我勤快肯干活又嘴严,老板才留下我,便改为贴膜的无聊工作。


我从此便整天站到角落里,专管自己的工作。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是很单调。店主一副我欠了他钱的样子,主顾也不友善,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华为P10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记得。


华为P10是西装革履却又来互联网手机这边的唯一旗舰。他身材高大;有着华为特有的长下巴。穿的是白衬衫,不耐脏,听说是为了省钱把疏油层故意省掉了。他对人说话总是华为多么厉害,民族品牌,教人不明所以。他以前叫华为P9,别人从最近华为新出的产品华为P10给他取了新的名字。华为P10一到店,所有看手机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华为P10,你又偷工减料了!”华为P10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亲眼见你把闪存偷工减料,EMMC和UFS混着用。”华为P10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闪存速度不一样不能算偷工减料……爵士人生,要读写速度这么快做什么?爱国的事,能算偷工减料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人像摄影大师”,什么“徕卡三镜头”、“18个月不卡顿”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华为P10以前也是真旗舰,但终于牛皮吹太大,又爱坑蒙骗;于是越过越身价低,终于沦落到互联网手机的行列了。幸而嘴炮厉害,便雇了水军,又因为是华为的水军,所以是海军。可惜他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喜欢道德绑架。发了一些贴,又会和其他手机在网上对骂起来。如是几次,大家都屏蔽了他。华为P10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博眼球的事,贴一些用华为P10的美女照片。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没有做过标题党也没有饥饿营销;虽然他偶尔赊账贴膜,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


华为P10试用了一些互联网手机,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华为P10你真的是旗舰手机吗?”华为P10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接着说道,“怎么余承东在新浪微博上说,不需要高配置也能有好体验,余承东被愤怒群众刷爆了网页呢。”华为P10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民族品牌、友商造谣中伤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店主是绝不责备的。而且店主见了华为P10,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华为P10知道自己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学生们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用过智能手机吗?”我略略一点头。他说,“用过,......,我便考你一考。怎么用手机拍摄高质量的图片?”我想,自诩是旗舰,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华为P10等了好久,很恳切地说道,“不知道吧?......我交给你,记着!会拍照片很重要,将来给姑娘们拍照时用得上。”我心想,自己是个穷学生,哪来的姑娘需要我拍照,而且给姑娘们拍照也是直接用单反;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地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打开手机里的拍照app就行了?”华为P10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立刻打开了拍照的功能,兴奋地点头说,“对呀对呀!......P9还可以拍闪电,你知道吗?”我更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华为P10刚想示范拍照,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旁边的小学生听得笑声,也敢热闹,围住了华为P10。他便给他们拍照,还带了美颜效果。小学生们照完,仍然不散,眼睛望着华为P10。华为P10着了慌,赶紧摆摆手,弯下腰说道,“没电了,我已经没电了。”亮屏又一看,摇头说,“多乎哉?不多也。”于是一群小学生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华为P10是这样的让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店主正在慢慢地结账,忽然说,“华为P10长久没有来了。还欠一张贴膜的钱呢!”我才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互联网手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脸被打破了,破了相。”“哦!”“他总仍旧是键盘侠。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跟果粉们争辩了起来。邪教的教徒,能说道理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认罪书,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破了相。”“破了相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店主也不再问,仍然满满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地开着暖气。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听得一个声音,“贴一张膜。”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华为P10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的脸已经碎了,用胶带绑着,套在一个塑胶套里。见了我,又说道,“贴一张膜。”店主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华为P10,你还欠上一张钢化膜的钱呢!”华为P10很颓唐地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吧。这一回是现钱,要上好的无指纹钢化膜。”店主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华为P10,你又坑蒙骗键盘侠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键盘侠,怎么会脸都碎了?”华为P10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店主,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店主都笑了。我找出淘宝买的1块钱包邮膜给他贴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几个硬币,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华为P10。到了年关,店主对账时说,“华为P10还欠一张钢化膜!”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华为P10还欠一张钢化膜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华为P10的确已经退市了。



脑洞直达宇宙的动画《瑞克和莫蒂》出第三季了,内附全集视频



往期文章

高铁涨价:铁路私有的前奏? | 社会主义高铁,资本主义航空与不知道什么主义的高速公路

真善美的达康书记是不是一名好官?背后的心酸你知道吗

博士毕业,也还是文盲             多么希望有个老师指点我

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  苏有朋成功拍成了都市情感剧

我的良师益友老王         未成年勿看,手把手教你日本AV,别以为你了解日本AV(成人视频)

听说南京叫徽京,安徽和安徽人的历史告诉你为何如此

Copyright © 国产动画音乐分享组@2017